返回

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堕落种马篇》清秀文静的种马文男主被大反(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宅屋排行榜

第一章:

    叶辰是《猎艳人生》小说里的男主角,这是一部非常有名的种马小说,讲述的是一个相貌平平又矮又傻的懦弱废柴,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变得坚强,收尽天下美人的故事。

    叶辰名字起得随意,人生却很辉煌,他有无数男人艳羡的桃花运,有传说中明媒正娶的九个老婆,大老婆是他重生前的梦中情人,自己的上司,温柔的御姐总裁。

    二老婆是被男主英雄救美后就无法自拔爱上他的萝莉。

    三老婆是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活泼可爱的妹子,也莫名其妙地爱上了男主,反正跟没见过男人一样疯狂迷恋男主。

    四老婆是诸葛家的后人,聪明机敏,却也因为一些机缘巧合爱上了男主。

    五老婆是夜总会的老板,被男主救过以后也爱上男主。

    六老婆是暗杀杀手,跟男主发生关系后,也爱上了男主。

    七老婆……八老婆……九老婆……反正小说才进行了一半,就有超过二十多个妹子爱上了男主,其中还不乏为男主而死的女性炮灰。

    而男主虽然很受妹子喜欢,却是所有男性的公敌。

    反正只要是多帅多俊的男人,在小说里统统是猥琐小人,不是觊觎男主老婆的美貌,就是嫉妒男主的桃花运,不是搞破坏,就是想给男主戴绿帽子。

    可男主多强大啊,就算只有一米七出头,却也能单挑一米九的壮汉,对于那些可笑的花花公子似的菜鸟男配更是随便秒杀。

    更何况在小说三分之一的时候,男主就已经拥有了外挂空间系统,可以在空间里种地,练武,甚至空间里还有个白发苍苍的武林隐士,绝世高手来指导男主。

    这部小说在x点的人气非常非常高,累计收货过几千万的推荐票,几百万的收藏数,累计几个亿的点击量,在无数少男心中有着绝对的崇高地位。

    直到某一天,阅站出现了问题,维护三天后,小说剧情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说第三百五十章,是作者的更新章节,数万人嗷嗷待哺,可点开以后却吓破了无数宅男的胆。

    此时的剧情是,嫉妒男主已久的大反派黎夜正在现场直播,而直播的内容竟是强奸男主角。

    叶辰手脚被死死地绑在地上的锁扣上,一双细白的腿分的大开,他只有一米七出头,在高大魁梧的反派面前,弱的像一只小母鸡,他被迫撅着屁股,露出他奇怪的,因为淫药注射,彻底变异的女性下体。

    “你……你想干什么……”叶辰的声音柔弱恐惧,带泪的脸颊紧贴着地面,眼看着赤身裸体,宽肩窄臀,强壮威猛的黎夜垂着硕大的鸡巴走到他身边,叶辰闻到了那熟悉浓重的气味,屈辱地闭上眼睛。

    但黎夜恶意地捏住他的鼻子,叶辰知道他想做什么,死死闭紧嘴巴,可不一会便喘不过气的张开嘴唇,被黎夜硕大的鸡巴塞进嘴里,肆无忌惮地冲撞抽插。

    “唔……不……呜呜……”

    男人一边抽插他湿软的嘴巴,一边抚摸他柔软的短发,其实叶辰长得很一般,最多只能称为清秀,可此时喊着粗黑的巨屌,眼角湿红的模样,竟然说不出的淫荡可怜。

    黎夜猛插了几下,便抽出大鸡巴,那根完全勃起的紫黑色巨屌已经膨胀到几乎有三十公分,昏暗的灯光下,巨蟒般的大屌泛着金属般的光泽,上面狰狞的青筋就像蟒蛇的血管一样一跳一跳,看上去狰狞吓人极了。

    直播的观众纷纷称赞男人的大鸡巴,还说叶辰根本不配做男人。

    叶辰哭着惊恐地睁开眼睛,看到男人走到他的身后,带着哭腔地哀求,“不……你不可以碰我……不要……”

    黎夜像是看一只母狗一样看着他,冷笑道,“今天你必须受孕,你是属于黎家的,你的肚子也要怀上黎家的种。”

    “不……不可以……”叶辰无助地哭着,漂亮的眼眸里泛起惊恐和哀求的泪光,可黎夜哪里会怜惜他,他双手狠狠分开肉臀,看着那因为春药早就汁水泛滥的女性肉穴,那湿润娇嫩的唇肉微微张开,红肿含露的耻缝宛如羞泣般一张一合,连里面湿嫩的屄肉都能看见。

    黎夜将他硕大滚烫的龟头顶在那湿软的屄口,对着直播的摄像机道,“我要操进他的屄里了,你们看仔细了。”

    叶辰这才想起还在现场直播,羞得拼命挣扎,可手腕被铁环死死扣住,就算磨出血痕也挣脱不出来。

    而上万人正在这里色情的直播间看着叶辰受辱。

    “不……不要……”

    男人硕大坚硬的龟头正缓缓地挤开阴道,将粉嫩的耻部往两边残忍挤开,连阴唇都操到翻卷,而叶辰紧致的阴道却将男人硕大可怕的巨物死死包裹住,随着大鸡巴的挺入,紧紧地收缩蠕动,仿佛在用力吮吸一般。

    “妈的,真是只母狗!”

    叶辰羞得满脸泪花,雪白的大腿根本受不住地抽搐着。

    黎夜将弹屏可视听化,顿时就听到各种污言秽语的声音。

    “哇,你看他的屄肉都挤进去了。”

    “没想到这个双性人这么骚。”

    叶辰听着那些人的侮辱声,羞得泪眼婆娑,突然被男人的大鸡巴狠狠撞开,身子一抖,从脚心到大腿抽筋似的抽搐。

    “呜……好大……不要……呜呜呜……不……”

    而此时,黎夜硕大的接近三十厘米的巨屌近乎全部塞满叶辰的阴道,龟头将宫颈撑得全开,叶辰手指死死抓着地面,指甲都流出血来,湿漉漉的淫水从交合处不住溢出,将大鸡巴浸湿地油亮一片。

    黎夜毫无怜惜地插入,又抽出,再狠狠插入,一边操干叶辰,一边哑声赞叹着,“妈的,真是个尤物,里面又紧又烫,水也很多,简直是天生给男人玩的小母狗!”

    “呜……不……我不是……”叶辰凄楚哭泣,瘦弱的小腹鼓起又憋下去,撑出一根巨屌的形状,那吃药的奶子更是红肿充血,上面凝结着一滴又一滴汗珠。

    黎夜粗暴地干他,大鸡巴啪啪啪地奋力猛顶,干的骚屄里噗嗤噗嗤狂响,叶辰仰着脖子失声尖叫,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男人硕大的龟头已经撬开宫颈,狠撞进他柔软的子宫里。

    “不……啊……”可怜的叶辰除了哭叫毫无抵抗的办法,任由男人粗暴地侵犯他,男人油光水滑的巨屌在那充血的骚阴唇间有节奏的进出,时不时大睾丸也狠撞糜烂的屄口,似乎还嫌不够大力,男人还掰开那对屁股,一次比一次重地狠撞臀瓣,发出砰砰砰的连续巨响!

    “啊……不……好重……呜啊……轻一些……求你了……不要……”叶辰被操的浑身乱抖,还求背后侵犯他的男人。

    黎夜也是干的浑身肌肉绷紧,健硕的身躯布满汗液,虽然他被骚屄吸得很爽,可神情冷酷,面露嘲讽,就算是做爱,眼中也只有满满的恶意。

    “想轻点?好啊,说你是让男人玩的母狗,天生就是下贱的性奴。”

    叶辰屈辱地咬紧嘴唇,泪眼凄迷,他哭着摇头,却在下一刻被黎夜重重地狠撞屁股,啪得一声巨响,操的叶辰立刻哀叫出声,“不要……啊……我说……呜呜……我是……我是性奴……呜呜呜……”

    对于叶辰屈服哭泣,男人却不为所动,甚至抽打他屁股的狠狠抽插,一边操一边哑声道,“说错了,你不光是性奴,还是老子的母狗!”

    “呜呜呜……我是……不……我不是……呜呜……”

    “贱货,还敢顶嘴!”黎夜看他反抗,更是报复性的狂插狠干,大鸡巴耸动到极致,硕大的睾丸也啪啪啪的狂拍阴户,干的屄口汁水狂喷,骚屁股也被拍击的淤红肿胀。

    “啊啊啊啊……太猛了……呜啊啊啊啊啊啊……不……”可怜的叶辰被干的连叫都叫不出声,凄惨无助地摆头尖叫。

    “妈的!爽不爽,当初灭我们黎家全族时,你可不是这幅样子!”

    “呜呜呜……我没有……呜呜呜……我不知道……”

    “不知道?”黎夜咬牙切齿地猛干,操的身下的骚货一次次挺腰乱颤,大屁股撞出各种畸形的肉波,下面的小鸡巴也流出精水,随着男人的一下一下爆操,全身痉挛抖动,泪眼翻白,几乎要被大鸡巴男人活活干死。

    而黎夜也是箭在弦上,浑身肌肉虬结绷紧。这骚婊子的屄越来越紧,屄水也越来越多,将整个甬道都弄得湿滑一片,大鸡巴的抽插越发顺畅。男人低吼着加快速度,全身肌肉都呈现油光水滑的赤色。

    被爆操的叶辰哭着趴在地上,他脸颊潮红,咬破的唇间伸出一片粉嫩的舌尖,嘴角流出津液。

    “呜……呜啊……不……”

    男人操的速度越来越快,彼此的交合处撞击出白浊的泡沫,他攥紧叶辰的腰肢,胯下发狠猛顶,操的叶辰的大腿不住下滑,最后啪得一声摔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让男人予取予求,迎合着大鸡巴的狂猛撞击。

    “这婊子好厉害,这么粗的大鸡巴都能全吃进去!”

    “淫水也一直喷,这双性人比妓女还骚。”

    叶辰似乎听到有人在说他,羞得埋住脸蛋,却被男人粗鲁地揪起头发,一边被爆操,一边将哭红的脸颊袒露出来。

    “呜呜……不……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臭婊子!”黎夜咬牙切齿地猛捅,直接将大龟头捅开宫腔,叶辰凄艳尖叫着,汗湿的身躯簌簌发抖,阴道不自然的收缩越来越强,似乎快要高潮了。

    “不……不行了……呜呜呜……我不行了……”

    “骚婊子,夹得那么紧,看老子干松你的烂逼!”黎夜粗吼着,骨节分明的大手猛掰开臀瓣,像是掰开烂熟的蜜桃,硕大的鸡巴狠狠捣入,插得叶辰全身激颤,整个人仿佛脱水的白鱼一般激烈缠扭,手指死死抓着地面,两腿更是簌簌发抖,媚肉疯狂搅紧,夹得男人猛哼一声,埋在骚屄里的巨屌又涨大数圈,撑得叶辰的子宫和阴道都快爆了一般。

    “不……要坏了……要坏了啊啊啊啊啊……”随着一身凄艳尖叫,身子一阵前仰后跌的抽搐,随后竟啪得摔回地上,宫腔喷流出大量的骚水,竟被大鸡巴男人操到了高潮。

    黎夜知道他潮吹了,嘲讽地抽出大鸡巴,看着那一收一缩,疯狂喷水的屄口,将镜头对准哪里。

    而对于叶辰而言,这是屈辱到极致的高潮,他清秀的面容微微扭曲,两道泪水不住流出,凄凄惨惨,无助地软在地上抽搐。

    黎夜沉默地注视着他,过了许久将锁在地上的铁环解开。

    叶辰哭着想要爬起来,却被高大的男人从正面抱起,以更加羞人的姿势面对着黑黝黝的摄像机。

    直播观看的人能很清晰地看见那湿漉漉喷水的艳红色屄口,那骚屄已经被撑得大开,还来不及收缩,里面滴水的媚肉都能看见。

    于是弹屏的污言秽语更多了,还有的说让黎家少主让这婊子直播接客。

    叶辰听着弹屏的声音,屈辱的几乎崩溃,他泪眼婆娑地被男人抬起大腿,那根硕大的鸡巴再次对准屄口。

    叶辰软绵绵地摇头哭泣,随后男人猛地松手,顷刻间叶辰身子下滑,只听砰得一声巨响,骚屄重重地吞入男人巨屌,直插子宫,干得叶辰凄声惨叫,全身都病态地抽搐起来。

    “不错,烂逼更紧了。”黎夜凑近他耳朵低声道,宽大的手掌拖住他的屁股,大鸡巴疯狂地开始向上猛顶,顶的叶辰白皙瘦弱的身子在空中上下起伏,一跳一跳,被药剂喂肿的小奶子也打着圈的乱晃,形状淫乱又稚嫩,那修长的大腿更是绷的笔直,脚丫蜷缩,将所有的全部都展示在摄像机面前,看上去风骚极了。

    而被男人抱着,等于自己体重加上对方爆操的力道,所以大鸡巴插得非常深,那三十厘米粗,手腕粗的紫黑色巨屌,很难相信能全部塞进那刚开发的紧致小屄里。

    可叶辰确实将男人的大鸡巴全部吞入,而且每一次操干都是全根抽出,再全根干进去,操的可怜的屄口撑成个椭圆形的大嘴,屄肉外翻的啪啪狂响。

    “不……啊啊……不要……啊啊啊啊……”

    “臭婊子,被大鸡巴操的爽不爽?有没有干到你的骚处?”

    叶辰哭着摇头,“没有……不……啊啊啊……饶了我吧……呜啊啊啊……饶了我吧……”

    干瘪无趣的叫床,让黎夜更添厌恶,他将叶辰的大腿架到最高,越发粗暴地狠厉抽插,最后在骚婊子再次高潮时,将他整个痉挛的身子按在硕大的鸡巴上,巨屌狂埋子宫,睾丸顶着屄口,充血外翻的屄口对准摄像头,便再也不拔出来了。

    叶辰哭得凄惨又屈辱,当着数万观众的面,被男人狠狠的插满子宫,只见男人硕大的睾丸一收一缩,坚硬的巨屌也一涨一收,好似将什么东西猛烈的住一般,叶辰的肚子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鼓胀,可以想象男人射入量有多猛。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啊……”

    哭叫过后,叶辰宛如失去魂魄般的瘫在男人怀里,等男人啵地抽出大屌,只有少部分的精水溢出,绝大部分精种都埋在子宫深处,死死锁在里面等待与卵子交合。

    “呜呜……不……不……”

    弹屏里都说,流出这么点精液,绝对能搞怀孕了,原来双性人av也这么刺激。

    黎夜将受精完成的叶辰放开,叶辰无力地摔在地上,他身子死死蜷缩着,清秀的脸上带着点点泪光,绝望难堪地闭着眼睛。

    而黎夜却冷酷地看着这一切,这个曾经将他们全族灭门的人,现在柔弱的像个婊子。

    许久,身旁的管家走过来,给黎夜披上衣服,恭敬道,“少爷,这个人该如何处置?”

    黎夜看着虚弱哭泣的叶辰,嘴角勾起一个笑,“把他关起来,直到他怀孕为止。”

    他就不信,叶辰还能如前世那般,杀他全族,灭他满门。

    叶辰被安置在一个阴冷的地下室里,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这一切,他只是个平凡的青年,没钱没权没身高没相貌,性格还特别懦弱,可是黎氏的少爷似乎对他恨之入骨,不光将他身体改造成双性,每日注射催情药剂,还当众直播强奸他,将他奸污成这样。

    管家丢给他一卷录像带,说学好伺候男人,少爷说不定会放你自由。

    叶辰哭着播放录像,里面全是男人与男人做爱的视频。

    在一片污言秽语声中,他绝望地蜷缩在被子里,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将会如何。

    蛋:

    叶辰,种马文的男主角,模样清秀,性格懦弱文静(后来变的坚强冷酷),传说有n个老婆,却因为一次意外的黑客入侵,站剧情大变,就像重新开始一样,叶辰没有救下黑帮老大的女儿,而是被黎氏医药公司的人抓走改造身体,并且惨遭死对头黎夜的强奸。

    黎夜,种马文的大反派,男主角猎艳路上最大的绊脚石,长相高大英俊,却被作者安排自动降智,喜欢男主角的大老婆,男主的情敌,却因为一句嘲讽,遭到爆发失控的男主灭门,临死前意外穿越回男主未成长之前,决心报仇雪恨。

    第二章:

    等再一次出现在直播间是在五天之后了。

    直播的主角还是那个双性青年,今天的他穿了一身黑色连体网状紧身衣,不过这个连体衣根本无法归类在衣服里,它不具备任何遮羞功能,穿在青年身上,简直比不穿还要刺激,那黑丝的淫乱的包裹住他白皙诱人的胴体,透明的网状将三点全部露出,看上去骚极了。

    “不错,这很适合你,清纯的脸蛋,淫乱的身体,难怪黎少会碰你。”

    叶辰羞耻地低下头,跪着的膝盖微微颤抖着,他的身子已经彻底变了,骚穴因为药剂作用,变得充血肿大,他的奶子也微微鼓起,艳红的乳尖从洞里钻出来,淫荡的挺翘着,这时,老管家在他白皙的脖颈上扣上一个颈环,再接上狗链,随后将链子交给男人。

    黎夜居高临下地俯视他,突然猛地拉扯锁链,叶辰一踉跄,狼狈地摔在地上。

    “呜……”

    “像母狗一样趴着。”

    叶辰屈辱地乖乖爬好,被调教了好几日,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习惯男人的命令。

    当手脚着地时,那微鼓的小奶子自动下垂,在网状的黑色里磨来磨去,奶头不知是不是开始充血,比刚才还要大一些,堪堪挤出网洞。而他细瘦的腰腹延伸到那滚圆的屁股,肥美的屄口被黑丝绷紧,他全身被这件淫荡的网衣紧紧包裹,配上那清秀带泪的脸蛋,简直让人血脉喷张。

    很快,直播间里就不断发出急色的辱骂声。

    “好骚的婊子,我都等了好几天了!”

    “黎少爷快点操他,他奶奶的,看的我鸡巴都硬了。”

    叶辰羞耻地又开始哭泣,他很懦弱,似乎跟重生前的叶辰完全不一样,黎夜眼中的叶辰装逼又嚣张,身边围了一堆为他出头的女人,而相貌平平的他却能心安理得的享受美女们的照应。

    黎夜承认他嫉妒,一切的行为都是源于同性间的妒忌。

    可是现在,他对于叶辰,居然充满了欲望。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高大的男人大马金刀地坐着,他穿着材质考究的西装,西裤紧绷着健硕的大腿,他的裤子拉链拉开,一根粗壮到可怕的巨物直挺胯间,那雄物几乎有三十厘米长,粗的仿佛一只巨蟒,狰狞可怕着耸立着。

    而叶辰,在摄像头下,居然含泪靠近男人大鸡巴,他嘴唇缓缓贴近散发着浓重气息的巨屌,僵持片刻,眼泪落下,却在黎夜冷酷的注视下,啜泣着贴近男人的龟头,随后竟然伸出骚舌,生涩又淫荡地舔弄着。

    可黎夜却不满意,“全部吞下去。”

    叶辰身子一抖,小心地将硕大的龟头含在嘴里,随后男人猛地一顶,将不断膨胀的巨物硬顶进口中,塞得骚母狗呜呜哭泣,似乎才插进四分之一就顶上喉咙。

    “唔唔……不……唔……”

    叶辰嘴巴被滚烫粗肥的巨屌塞得满满的,他呜咽着呻吟,几乎说不出话来。

    不过男人似乎并不满意,他直起高壮的身躯,大手按住他的脑袋,低头凝视他屈辱带泪的脸蛋。

    叶辰根本不敢直视他,穿着网状黑丝的身子不住颤抖,当嘴巴被猛地插入的肉柱撑开到最大时,他的眼睛里涌出新的泪花,“不……唔唔……”

    男人却冷酷地按住他的脑袋,雄腰用力猛顶,胯下那根硕大粗长的鸡巴便一寸寸挤入叶辰的喉咙,蛮横地享受着他紧致喉管的夹弄。

    强大的巨物入侵,让叶辰根本无法控制地剧烈痉挛,大量的津液从嘴角流出,顺着下巴流满他白皙的胸脯,这一幕凄惨又淫荡,看的那些直播的人纷纷叫好,还说这婊子的喉咙跟屄一样能装。

    而黎夜更是粗暴地将整根大鸡巴狠狠地塞入他的红唇,直到叶辰憋得通红的脸颊紧紧贴着男人的大睾丸时,他的身子蓦的一阵哆嗦,随后小腹痉挛着,竟窒息般的干呕出声。

    “不……唔唔……”

    男人不顾他痛苦的反抗,继续邪佞粗暴地前后耸动,硕大的龟头爆操喉咙,干的叶辰满脸泪水,嘴里不断流出口水,等干了足足十几分钟,操的叶辰窒息般的翻着白眼,才猛地抽出鸡巴。

    而当那根三十公分的硕大鸡巴,从口腔里猛地抽出时,叶辰仿佛死去般的失神倒去,干呕着瘫软在地上。

    他清秀的脸上满是泪水,睫毛濡湿,呕个不停,可他却什么都吐不出来,等他哭了一会,却被男人粗暴地强拽起来。

    叶辰穿着黑丝的身子,东倒西歪地软在男人怀里,泪眼里满是绝望。

    黎夜的捏着他的下巴,似乎在欣赏他的痛苦,叶辰闭上眼睛,却被男人阴狠的威胁。

    “睁眼。”

    叶辰哭着睁开眼睑,那褐色的明亮瞳孔里纯质却悲凉。

    男人望着他,直接分开他的大腿,另一手握着那粗大硬挺的鸡巴,龟头对准那早就濡湿泛滥的粉嫩屄口,随后猛地挺腰,那根三十公分油光水滑的巨屌就噗嗤一声,狠狠挤入叶辰的屄里。

    “啊……不……”叶辰疼痛尖叫。

    男人的大手立刻搓揉他白皙滚圆的屁股,那腹肌有力地紧绷着,腰杆利落踢动,开始迅猛急速地狂插,那硕大的粗黑巨物就在叶辰的白臀间进进出出,在柔软的阴道进行着色情狂暴地活塞运动!

    “骚货,你里面又湿又紧,是不是想被操很久了?”

    “呜……不……我没有……啊……”

    黎夜粗鲁地一阵狂耸,干的叶辰失身尖叫,此时他就穿着网状黑丝地坐在男人胯间,身子上下颠动,大腿被迫架在两边的把手上,腿根淫荡绷紧,承受着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冲击和操干!

    “啊……不……呜呜……好大……呜啊啊……”

    “骚婊子!”黎夜发狠地掰开他的臀瓣,随机那大鸡巴猛地一抬,只听噗嗤一声,整根巨屌又狠狠的插入一半。

    叶辰被操的尖叫出声,嘴唇都咬出血痕,他拼命强忍体内巨物的肆虐,可脸颊却不断染上红晕,那湿软的阴道更是紧紧夹住大屌,随着每一次的抽插操干,分泌出湿漉漉的淫水。

    黎夜知道这婊子身体敏感,于是越发狂猛的猛挺爆干,啪啪啪啪啪啪的有节奏的操屄声不断响起,不一会叶辰便迸发出同一节奏的淫荡哭叫,一声一声清晰地传进直播间里。

    “我就知道这婊子够骚,被几万人看着还能发情!”

    “看的我也想干一发了,我还没干过双性人呢!”

    叶辰听着那些污秽言语,羞耻绝望地落下泪水,可不一会,那啜泣的哭声又变成了淫荡的尖叫,回荡在房间里。

    黎夜也是被这婊子迷得不行,那柔弱带泪的脸颊,那濡湿颤抖的睫毛,深埋在黑丝里的白皙肌肤,还有那不断跳动的小奶子,每一处地方都在勾引着男人。

    黎夜猛地将他屁股上的黑丝全部撕开,抓住那雪白滚圆的屁股一阵搓揉。

    叶辰淫荡地哭个不停,身子越颠越快,挺立的硕大鸡巴更是砰砰砰地一阵狂插,插得那骚宫颈都分开,露出里面淫荡柔软的宫腔。

    叶辰被男人操了不知多少次,子宫更是被操到烂熟,一接触到男人的大龟头便淫荡地死死缠住,阴道的屄肉更是搅紧巨屌,随着暴突青筋的跳动,跟着一抖一抖,湿淋淋地狂涌骚水。

    而黎夜更是被夹得双利,大手粗鲁的抚摸他的后背,在叶辰羞耻回头时,猛地撕开黑丝,将他白皙汗湿的后背袒露在摄像机前。

    叶辰羞耻地哭泣摇头,大腿却随着操干越分越开,几乎形成个m形,那交合处外翻红肿的屄口也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众人眼前。

    黎夜突然拽住狗链,用力一拉,叶辰便哭着摔进男人怀里,胸前挺翘的奶子紧贴着男人的西服,男人粗重的呼吸也贴着他脸颊发出。

    俩人贴的很紧,或许在上一世都没有这么近过,黎夜冷冷地审视着他,突然按住他细腰地猛地上顶,只听噗嗤巨响,男人整根硕大的鸡巴一下子撑满那湿软动情的阴道里,大龟头和半截肉柱居然狠狠的撞开宫颈,一下子插入骚屄深处的娇嫩子宫里。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只见叶辰牙齿紧咬嘴唇,泪眼翻白,曲线紧绷的后背蓦的后仰,屁股死命地下压,紧贴着男人健硕的腰腹,那雪白的屁股猛地簌簌发抖,随后爆发出一声凄艳的尖叫,竟在大鸡巴深插子宫的瞬间,直接带上了高潮。

    而在骚母狗抽搐发抖时,硕大的鸡巴依旧全根没入那喷水的屄里,等叶辰稍微过来,哭着瘫软在鸡巴上,男人的大手胡乱搓揉他的屁股,突然啪得狠抽一记,粗哑地命令道,“别偷懒,自己动起来,好好套弄老子的鸡巴!”

    “呜……”

    叶辰无力悲戚地继续耸动,那手臂环住男人的脖颈,费劲地上下套弄,那雪白的屁股撞击着男人的胯下,主动用他早就湿成一片的骚屄套弄着大鸡巴。

    “呜……啊……呜呜……”

    叶辰垂着头,淫荡风骚的哭喘着,那汗湿的腰肢上下起伏的越发顺畅,仿佛已经适应了子宫被大鸡巴狠插的感觉,而每次那白屁股微微抬起,便吐出那粗大的巨屌,每一次下沉,又猛烈吞入,让男人那硕大的龟头狠狠插入他娇嫩的子宫,直播看不见的地方,叶辰的肚子鼓起又凹下,似乎连肚皮都要被大屌戳开。叶辰疼痛淫荡地哭泣着,雪白的屁股一下一下淫贱地拍打着男人的胯间,异常响亮啪啪啪声不绝如缕。

    整个直播间都变得火热而充斥欲望,那些人看着叶辰挨操的模样撸管,有的还将外翻的骚屄特写照下来,留做收藏。

    而叶辰似乎也忘了自己正暴露在所有人之下,只顾着一次次吞吐巨屌,身子抖得越来越激烈,整个人仿佛充气娃娃似的在男人身上乱颠乱颤。

    “呜……啊……好大……呜呜……”

    “骚母狗,妈的!夹得真紧!看老子今天不干死你!”

    黎夜双目赤红地低吼着,一双大手死死钳住叶辰的细腰,同时他蓦的绷紧全身,鼓胀的肌肉都撑起西服,看上去越发强壮可怕,而他粗大坚硬的巨屌更是一下比一下猛地顶入,狂风暴雨般的在那湿软紧致的淫荡中猛插狂捣!

    “啊……啊啊!……好深!……不要了……呜啊啊……啊啊啊啊!……”

    骚婊子叫得越来越惨,他那白皙结实的屁股高高撅起,肥美湿烂的屄口更是毫无遮拦,随着每一下利落的爆操,都下贱无比的淫水狂喷,那三十公分的吓人巨屌一下一下没入那春潮泛滥的肉屄,每一记操干都撞出砰砰巨响,而噗嗤噗嗤的抽插声更是越来越大,每一下都榨出冒着白泡的糜烂淫水。

    “呜啊啊啊啊!……不可以呜呜呜……不要!……好深啊啊啊啊!救命……呜啊啊啊啊!……要坏了……呜呜呜……骚穴要坏了!……”

    而看的凄艳尖叫的可怜婊子,黎夜似乎操的越发兴起,双手死死攥住那丰腴的屁股,腰杆送的的越发强猛,他的动作与其说是做爱,不如再粗暴无比的惩罚一个人,那胳膊和大腿的肌肉硬如石头,胯下的大鸡巴更是如同打桩机一般,在众人面前,一次比一次凶狠猛烈地插入骚屄深处,在啪啪啪啪啪的激烈巨响声中,叶辰的屁股都撞得赤红一片。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要了!……饶了我吧!……呜啊啊啊啊!……”

    男人的喘息也变得又沉又粗,“骚货,喜不喜欢我当众操你,把你当母狗一样操!”

    叶辰羞耻哭叫,可汗湿破烂的黑丝身子却像骑马一样在男人怀里放浪颠动,眼看着那细瘦的腰肢一下一下地乱扭乱颤,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骚水噗噗飞溅,大屁股越颤越欢,这婊子已经被操的春情泛滥,迷乱动情,两只胳膊不受控制地搂紧男人的脖子,仿佛一个接客的婊子似的浪叫连连,“啊啊啊啊……要死了!……呜呜……里面好疼!……要插烂了!……呜啊啊啊啊!……要坏了!”

    “骚货,老子就是把你插烂!让你以后只能做卖屄的婊子!”男人咬牙切齿地低吼,突然间,他的大手死死钳住叶辰的屁股,透过西服的健壮腹肌一下一下紧紧狠撞叶辰柔软雪白的臀肉,那粗长的仿佛能顶穿小腹的紫黑鸡巴全部没入那湿软的宫腔里,随着叶辰一阵一阵地痉挛抽搐,竟在这骚婊子高潮的瞬间,马眼大开,瞬间就喷射出又多又浓的滚烫精种!

    而男人怀里的骚货翻着白眼的死命尖叫,手臂和大腿绷的死紧,连带着塞满阴道的大鸡巴也搅得生疼,黎夜低吼着让他放松,随后更加猛烈地往屄里狂射精液,射得叶辰白臀乱颤,淫水狂喷,再次被射上了性爱的极乐巅峰。

    而被塞满的宫腔再次被浓浆灌满,叶辰被烫的一抖一抖,他淫荡又下贱地哭叫着好烫,便彻底失魂地跌在男人身上,连被大鸡巴插满子宫都不在乎了……

    直播间的众人又是一阵亢奋狼嚎,他们从没见过这么骚的双性人,好几次被男人内射都爽到潮吹,随着男人硕大鸡巴的再一次抽出,大龟头从黏腻红肿的屄口带出一汩汩白浆,但流出几股便很快没了,估计大部分又被锁在宫腔里。

    这骚婊子的体质似乎特别容易受孕,连精液都流不出来,此时白皙的小腹涨的鼓鼓的,叶辰屈辱地啜泣着,浑身汗湿糜红地颤抖着,许久,才哭着哀求,“呜呜……求您……求您放过我吧……”

    黎夜却冷酷地望着他,命令他把大腿岔开,让直播间里的所有人看见他被人操烂的骚屄。

    叶辰哭着摇头,却还是被男人推到镜头前,叶辰泪眼婆娑地望着镜头,许久,竟遵循命令地岔开大腿,仿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