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5章、第006章、第007章、第008章、第00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05章 飞雪夫人

    “好一座飞雪楼!好一个百里飞雪!好你的武无敌!”

    看着眼前的精致小楼,也不知怎的?武天骄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怒火“腾”地上来了,目露寒光,咬牙切齿,咬得咯咯直响,俊美的容貌扭曲的变了形,甚是狰狞,宛如一头择人而噬的魔兽。

    此刻,武天骄心中说不出的耻辱感!如果说,百里飞雪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也就罢了,却偏偏勾搭上了自己的老子,无耻之极,岂有此理!在来京城之前,武天骄就猜想过百里家退婚的各种理由,猜想到百里飞雪可能有了相爱的男人?或者不愿意和武家的庶子厮守一生?反悔退婚?但万万没有想到百里飞雪会和自己的父王搞在一起,勾搭成奸,没想到自己的父王,堂堂的武皇武无敌,会不顾身份,自甘坠落,竟然不惜花费巨资,用月白玉盖楼来讨好儿媳,无耻啊!好一对奸夫淫妇,狗男女!

    武天骄气冲牛斗,若不是顾忌到武无敌武功太高,几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强压心头的怒火,忍了又忍,好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想了想,有点明白昨晚上护卫队长王横说的话了,原来晋阳王府上的护卫越来越少,下人一减再减,敢情武无敌是为了省钱,减少开支,省下来的钱都是用在建造飞雪楼了,好大的手笔,古有金屋藏娇,武无敌倒好,咋说好呢?是玉屋藏娇还是玉屋藏媳。

    武天骄暗暗咬牙,心中冷哼:“武无敌,看来你从来就没有把我武天骄当成你的儿子,你既然没有当我是你儿子,那从今天开始,我武天骄也不当你是我的父王,你无耻,为老不修,搞自己的儿媳,那以后你也休想管我和姑姑以及红霜姐姐之间的事!”

    如果说,以前武天骄和武赛英、武红霜她们发生那种禁忌的乱伦关系,心里面多少有点恐惧和不安,阴影笼罩,生怕东窗事发,但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那层顾忌,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做老子的都干出出格的荒唐淫事,那做儿子再怎么荒唐也是理所当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时值清晨,飞雪楼前的院子里,几个下人们正在忙活着,清理铲除地上的积雪,看到一位白衣少年走来,手上的动作都不由缓了下来,走廊上,一位样貌甚美的红衣侍女看到来了人,忙迎了上来,这位红衣侍女十分的陌生,武天骄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武天骄,打量了他一会,问道:“你是什么人?找谁?”

    “我来找飞雪小姐······啊!不!我是来找飞雪夫人的!”

    武天骄咬着牙,强忍着怒气,尽量平静地说。

    红衣侍女听他说“飞雪小姐”一会又改口叫“飞雪夫人”不禁脸色一变,讶异地再次打量了他两眼,道:“我家小姐向来不轻易见客,尤其是陌生男子,若是不知道你是谁,我家小姐是不会见你的!”

    “武无敌,你好啊!占有了百里飞雪,还不让她见别的男子,看来你是把她收为禁脔了!”

    武天骄心中大骂,面无表情,淡然道:“在下武天骄,曾是你家小姐的未婚夫,算不算是陌生男子?”

    “武天骄!”

    红衣侍女脱口惊呼,神色大变,脚下踉跄地退了两步,盯着武天骄凝视了一会,脱口道:“你等一等,我去通报小姐!”

    说罢,转身飞奔入内,进了飞雪楼。

    这时,院中三个正在铲雪的下人们慢慢的靠近到了一起,窃窃私语,不时地朝武天骄投来了怪异的目光,指指点点,他们交谈的话虽轻,但武天骄却听得清楚。

    “原来那就是三公子,长的好生俊俏,像小姐似的!”

    “他回来干什么?跟王爷抢女人吗?”

    “嘘——小声点,王爷听到了了不得,这位三公子也真是的,失踪了三年,现在才回来,难怪飞雪小姐看不上他,转而爱上了王爷!”

    “王爷有权有势,哪个女人见了不动心,换成我是女人,也只会选嫁给王爷,不会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野种······”“野种!”

    听到这两个刺耳的字眼,武天骄脸上的肌肉一阵抽缩,脸色铁青,再也忍耐不住,向那几个下人瞪去,语冷如冰:“你们干你们的活,少在那里嚼舌根,本公子即是野种,也比你们这些下人来得高贵,你们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敢议论主子的事!”

    啊——三个下人没有想到武天骄竟听见他们说的话,全吓得一哆嗦,棉人色,神色间说不出的恐惧,一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飕——蓦然,一阵破空之声响起,飞雪楼的二楼上飞下了一团白光,白光来得极是飞快,旋转着飞向了三位下人,掠过了他们的脖子,刹那间,院中响起了三声惨叫,三位下人倒地而亡,鲜血飞洒,洒红了地上的积雪,殷红夺目,只见那道白光在院中飞舞了一圈,回到了二楼,落在了一位白衣丽人的手上,现出了一柄弧形弯月般的短刀。

    说迟到,那时快,这不过是一瞬之间的事情,武天骄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便听到了惨叫声,三位下人身死,不禁心头凛然,凝视着楼上倚靠着栏杆的白衣丽人,微微皱眉。他虽然恼怒那三个下人的偷偷议论,却也没想要他们的命,没想到白衣丽人突现,出手狠绝,追魂夺命,转眼便要了他们的命,忒是毒辣。

    “三个狗奴才,目无主子,以下犯上,该死!”

    白衣丽人冷冷的道,刷的一声,将手中的短刀归入了腰间的鞘里,身影一动,如同一朵白云般飘起,越过了栏杆,落下楼来,轻飘飘地落在了武天骄跟前五尺之远,身轻如燕,悄无声息,显露出了一手绝高的无上轻功。

    好轻功!武天骄见了心中不由得赞叹了一句,凝视着白衣丽人,心头没来由的微微颤抖,三年未见,此时再见到她时,她已没了少女的青涩之感,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魅力四射,是那么的端丽冠绝,艳美绝伦。

    白衣丽人不是别人,正是百里飞雪。

    百里飞雪打量了武天骄一会,最后目光停留在手上抱着的长盒上,蛾眉微蹙,淡然道:“你都知道了?”

    这话听起来没头没脑,但彼此都明白,心照不宣,武天骄微笑道:“是啊!天骄什么都知道了,特地来将此物还给飞雪夫人,从今往后,飞雪夫人便是天骄的长辈,除此,天骄不敢有他念!”

    说着,一躬身,将长盒递了过去。

    百里飞雪大感意外,没想到武天骄如此的好说话,如此的平静,如此的识趣,一时不由得怔住了,竟没有伸手去接。

    武天骄等了一会,见百里飞雪没有动静,不禁皱眉,问道:“难道飞雪夫人不想收回此物吗?”

    闻言,百里飞雪回过了神,伸手接过了长盒,道:“你的东西······我也还与你!”

    说着,一手托着长盒,另一手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块玉佩,递给了武天骄,此玉佩,正是当年两人订婚之日,相互交换的信物。

    武天骄撇了玉佩一眼,并未伸手去接,淡然道:“飞雪夫人还是留着吧,我武天骄虽穷,身份低微,一无是处,但送出的东西从来不收回,就当是我武天骄孝敬小娘的!”

    说罢,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走了。

    百里飞雪怔立当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身子微微的一阵颤抖,尤其是武天骄最后说的那句话如同刀子一般扎痛了她的心,看着武天骄的身影渐渐远去,消失回廊上,幽幽地叹出了一口气,自语地说:“你嘴上没说,心里却是在埋怨我,不是我对不起你,是你失踪了那么久,音讯全无,你自己也知道身份耽,一无是处,配不上我百里飞雪!”

    自语了一会儿,百里飞雪瞅着手上的玉佩,一阵为难,回过身见到了旁边不远侍立着的侍女红袖,叫道:“袖儿,你过来!”

    红袖便是那位红衣侍女,她可是从小侍候百里飞雪的贴身侍女,三年前,百里飞雪住进晋阳王府,她也随着来到了晋阳王府,伴随至今,闻言到了近前道:“小姐!您有何吩咐?”

    百里飞雪将玉佩抛给了她,道:“这玉佩送给你了!”

    啊!红袖吃了一惊,道:“小姐!这······可是那三公子送与您的······”话说到此,觉得不对顿住了,改口道:“您怎能送给奴婢呢?”

    “他不要,我当然送给你了!”

    百里飞雪冷冷的道:“像这样的玉佩,我瞧着也是扎眼,你把它拿去当铺典当了,换几个钱花花!”

    “是!”

    红袖答应一声,目送着小姐进入了飞雪楼,微微蹙眉,自语地说:“武三公子长的可比王爷俊俏多了,他的东西小姐你不要,我要!”

    说着,两手捂着玉佩,想起武三公子那俊美的容貌,脸色一红,眼中流露出了一抹的迷醉之色。

    百里飞雪捧着长盒回到了二楼卧室,室内的温度与外秘然不同,温暖如春,整栋楼都是月白玉砌成,冬暖夏凉,十分宜人。

    “他走了!”

    卧室中响起了一个深沉的声音,西侧靠墙的茶几座位上就坐着一位中年男子,一身锦衣,相貌俊雅,神色漠然,似乎心驰远处,正在想甚么事情。他不是别人,赫然是武无敌。

    百里飞雪将长盒置于茶几上,委身坐到了武无敌大腿上,双手搂着他脖子,嫣然笑道:“是啊!他走了,王爷!他非常的识趣,知道乖乖的将重情剑还给妾身,现在妾身和他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完完全全的属于王爷您的了!”

    武无敌嗯的一声,左手搂着她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右手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嘿嘿笑道:“你个迷死人的小妖精,昨晚上喂得你不够,是不是又想要了?”

    “王爷您坏死了!”

    百里飞雪撒娇地道:“净来取笑妾身,王爷您那么厉害,妾身一人可招架不住,您觉得红袖怎样?要不妾身让她一起来侍候您?”

    “好啊!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妨让她一起来,本王照单全收!”

    武无敌笑着说,随即一皱眉头,摇头道:“不过现在可不行,本王有事要忙,不能陪你,红袖吗等晚上再说,本王要去见见天骄,问问他这三年来都去了哪儿!”

    “王爷!那天骄······妾身感觉得到,他表面上看似平静,心里面实是恨透了妾身,他住在王府,妾身和他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若是碰见了,大为不好!”

    百里飞雪娇气地道。

    武无敌不置可否,颔首道:“想来他心里一定也是在埋怨我这个父王,嗯!他年岁已经不小了,快到十六了,就要成年了,赶明儿,本王给他安排一份差事,再给他购置一座宅院,让他住到外面去,这样,他就不会打扰到我的小心肝、小宝贝了!”

    说着,凑嘴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说不出的亲昵。

    “王爷!妾身倒觉得,您要给武天骄安排差事,不妨把他安排到外地去,离的京城越远越好,最好是边陲之地。”

    百里飞雪道。

    武无敌微微一怔,旋即明白过来了,摇了摇头,将她放到了一边,站了起来,叹气道:“本王也是有此意,只是······暂且让他留在京城吧,他对本王可是大有用处!”

    “大有用处!”

    闻听此言,百里飞雪甚感诧异,迷惑不解,问道:“什么用处?”

    武无敌微微摇头,道:“这事你以后就知道了,唉——”

    说着,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出了卧室,凝视着武无敌的伟岸背影,百里飞雪脑中犹自琢磨着他的那句话,呐呐自语:“大有用处?一个庶子,能有什么用处······”庭院中,护卫队长王横正指挥着几名护卫搬运院中的尸体,看到王爷从楼里出来忙迎了上来,躬身道:“王爷!”

    武无敌嗯了一声,目光淡然地扫了院中的尸体一眼,波澜不惊,快步向林外行去,王横见状忙跟了上去。

    出了树林,武无敌走了一阵,到了一座木桥上,脚步渐渐放缓,头也不回,问后面的王横:“事情调查的如何了?”

    第006章 久别重逢

    王横闻言忙跟上几步,道:“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三公子在柳河镇遇袭,根据罗少峰将军传回来的消息,确是二公子和罗云海兄妹勾结黑风盗贼,意图杀害三公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