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5章、第016章、第017章、第018章、第01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15章 怒火

    “反骨仔!你还真反了!”

    武无敌咆哮如雷,再也禁不住心中的狂怒,右手一抬,又是一巴掌扇向了武天骄,欲将他的左脸颊也打肿了,然而,这一回武天骄已然有了防备,头一缩,身一矮,使出了一个掠影飘移,脚下后退,横挪飘移三尺,极快地躲了开去,顷刻间,武无敌一掌落空,不由得一怔,心神凛然,脱口道:“移形换影!”

    武天骄哼的一声,凛然道:“武无敌,我已经说了,你不再是我老子,我也不再是你儿子,你再打我,我可要不客气了,纵使你天下无敌,我也要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说着,目露凶光,衣衫无风自鼓,浑身关节爆米花般啪啪作响,已然运起了“天鼎神功”心想:“纵是你武功天下无敌,我也要与你拼个同归于尽!”

    武天骄自忖不是武无敌的对手,动起手来是以卵击石,必死无疑,但他有天鼎神功在身,其变异的真气至淫至阳,邪异无比,即是武无敌杀了他,他也有把握在临死之前,将天鼎真气打入武无敌的体内,让武无敌尝尝欲火焚身的滋味,当年阴司鬼王就是不慎中了他的天鼎神功,以致阴沟时翻船,落得个老枪折断,死的凄惨。一旦天鼎真气打入武无敌体内,融为一体,纵是武无敌有通天本领,也休想逼出,将会煎受欲火的煎熬,无穷无尽地发泄,即使没有精尽人亡,也将形骨消瘦,功力修为也将大损,那他再也不是什么天下第一了,这便是天鼎神功的厉害之处。

    武无敌没想到武天骄真敢动手,接触到他眼中的凶狠厉芒,不知怎的?心神一凛,心底没来由的一颤,冒起了一阵寒意,不寒而栗,竟然在武天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端危险的气息,这种危险的气息他已经近十年没有感受到了?直觉上,自己若再动手,对方便会以死相拼,玉石俱焚。但他武功盖世,生平又怕得谁了?

    武无敌眼中掠过了一丝杀机,心道:“这反骨仔是个祸害,此时已然让人感到危险,再不除了他,留着他一旦羽翼长成,得知了身世,那我武家将遭受毁灭之灾!”

    想到此,杀机更盛,正待动手,大厅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好热闹!老子打儿子,以大欺小,以老欺少,本夫人算是开了眼戒!”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得厅中一静,大家纷纷侧目而视,只见一位雍容华贵的素衣美妇走进了大厅,不是别人,赫然是宣华夫人,在她的身后跟着两个女儿,武玄霜和武青霜,武青霜怀里抱着弟弟武天豹。

    “王妃娘娘!”

    看到宣华夫人到来,萧宏远夫妇忙起身相迎。武无敌神色一变,身上的杀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走上前去,不悦地道:“你来干什么?”

    “来看大将军打儿子啊!”

    宣华夫人笑吟吟地道:“都说武无敌英雄了得,武功天下无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对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也下那么重的手,好生佩服!”

    武无敌的脸顿时成了紫酱色,狠狠地瞪了武天骄一眼,对宣华夫人道:“此等的反骨仔,你护着他,小心自食其果!”

    说着,一甩衣袖,悻悻地出了大厅,扬长而去。

    看到武无敌离去,萧宏远夫妇等人也不好再留,告辞离去。转眼间,大厅中只剩下了宣华夫人母女等人。

    宣华夫人凝视着武天骄一会,又看了看女儿武青霜抱着的儿子武天豹,蛾眉紧蹙,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怪异之色,缓步到了武天骄跟前,低声道:“你好大胆,敢与你父王动手,我若不来,你已经没命了!”

    武天骄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后怕不已,直觉得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看到宣华夫人,心头茫然,疑惑不解,问道:“您为什么要救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你?”

    宣华夫人黯然道:“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也不愿意看着你死,孩子!你父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违背,你今后最好谨言慎行,莫要冲撞了他,不然,我只能救你一次,下次谁也救不了你!”

    “他···为什么要杀我?”

    武天骄问道。

    “这个要问你自己!”

    宣华夫人深沉地道:“你摸摸自己的后脑!”

    “后脑!”

    武天骄诧异,右手摸向后脑,迷茫地道:“我后脑怎么了?”

    “你后脑上是不是凸起了一块?”

    宣华夫人道。

    武天骄闻言一怔,细摸之下,果然,后脑凸出的好大一块,更是疑惑,问道:“我后脑上凸起了一块又怎么了?就因为凸起了一块,他武无敌就要杀我?”

    唉——宣华夫人叹气道:“孩子!看来你是真不知道,三年前,你来到晋阳王府,当天晚上,我和你父王便去了你房中,你父王检查了你的骨骼,说你骨骼瘦弱,不是练武之材,后来摸到你后脑勺的时候,发现你···孩子!你后脑那凸起的一块是反骨,反骨你懂吗?”

    “反骨!”

    武天骄闻言茫然,摇了摇头,道:“什么是反骨?”

    “反骨便是叛逆,天生反叛!”

    宣华夫人道:“现在你明白你父王为何对你如此了,本来你住在王府,只要不学武,老老实实的呆着,平安地过着,你父王便不会担心你将来会掀起什么风浪,也就不会对你怎样,没想到你突然失踪了三年,回来时已经有了一身的武功,你父王对你能放心吗?”

    武天骄似懂非懂,摇了摇头,皱眉道:“虎毒尚不食子,若说我长着一副反骨,武无敌便要杀了我,这···让我不敢相信,天下间,没有如此狠心的父亲!”

    “他当然不是你的父亲!”

    宣华夫人心道,不过这话却不能说出来,淡然道:“今后你最好在王府里住下来,老老实实地呆着,尽量少外出,少与人来往,嗯!更不要妄想着逃离京城,在京城,你父王或许不会杀你,一旦离开了京城,他真的会杀了你!”

    “我来摸摸!”

    武玄霜心中好奇,到了武天骄身后,来摸他的后脑,摸了一会,叫道:“真的有反骨!好大一块!”

    闻言,武青霜也是好奇,跟着过来摸,这让武天骄很是尴尬,心说:“让你们摸来摸去,当我是艺术品还是古董!”

    当即避开了武青霜,慌忙地逃离了大厅。

    “反骨!反骨···”武天骄一手摸着后脑,浑浑噩噩地在回廊上走着,脑中想着宣华夫人的话,呐呐自语:“原来我天生一副反骨,叛逆、反叛,我叛了谁?又反了谁···”不知不觉中,武天骄已然到了重华殿竹林,香儿一直在殿门口等候着,看到他到来提着个灯笼迎了上来,道:“公子!您回来了,萧家小姐和铁小姐她们走了!”

    “走了!”

    武天骄轻哦一声,正要说话,香儿倏地瞪大了眼睛,惊叫道:“公子!您的脸怎么了?谁那么狠心打您?”

    武天骄一摸右脸颊,感觉已然没那么疼了,也没那么肿了,微微一笑,道:“没事!香儿!公子挨得这一巴掌挨得好啊!挨得值,这一巴掌彻底的把公子我给打醒了!哈哈···”说着,自嘲地笑了笑,眼中掠过了一抹的阴狠之色,一闪而逝。

    香儿掏出了一块手帕,来给他小心的擦脸,柔声道:“公子!都肿成那样了,您还笑得出来!待会奴婢给您煮个鸡蛋敷一敷!”

    一边说,一边轻柔地敷捂着,眼中尽是温柔之色,说不出的怜惜。

    两人名为主仆,香儿的年岁要比武天骄大上几岁,这一番颇有姐姐照顾弟弟之情。

    此时,武红霜从殿中走了出来,看到香儿和武天骄站在一起,顿时醋劲大发,大为恼怒,蹭蹭···快步地走了过来,不由分说,武天骄还未明白怎么一回事?武红霜一把将他拉到了一边,一抬手,啪!顺手给了香儿一个耳光,出手甚重,耳光清脆响亮,娇骂道:“你个贱婢!烂蹄子,骚狐狸,好生大胆,竟敢勾引主子!”

    香儿挨了一耳光,半边脸顿时火辣辣的疼痛,心中惊骇,顾不得疼痛,慌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叫道:“六小姐饶命!六小姐饶命!奴婢不敢,奴婢绝无此意···”武天骄看到香儿挨打,受此无妄之灾,眼前的这一幕,像极了武无敌打他的情景,心中的怒火腾地上来,霎时间失了理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抬手,啪!给了武红霜一巴掌,打得武红霜倒退了两步,晕头转向,半响才回过神来,瞧着武天骄傻傻的愣住了,一时不敢相信他会打她,懵了。

    香儿跪在地上,也是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瞧着这一幕,傻眼了,天哪!公子竟然打了六小姐!这···香儿一阵的天旋地转,觉得天要塌了!

    在晋阳王府,甚至在京城,武红霜可谓是天之骄女,不逊于金枝玉叶、皇家公主,在香儿的记忆中,从未见过六小姐挨过打,甚至连呵斥的话也未见有人对她嚷嚷过,除了听说她的前夫打过她一次外,再也未听说过她挨了谁的打,今天公子竟然大胆地打她,而且打得如此之重,只见六小姐的半边脸已红了起来,浮现出了几道痕印,肿了。

    武红霜一脸的错愕,好半响,才反应了过来,哇——倏地大声地哭了出来,指着武天骄叫道:“你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低贱的婢女打我?”

    武天骄满脸煞气,阴沉沉地道:“我就打你,怎么了?香儿是我的侍女,不是你的侍女,你敢打她,有没有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他在大厅里挨了武无敌一记耳光,心中一股怨气正自无处发泄,武红霜非常不幸,正好撞在了枪口上,于是便将一股子的怨气撒到了她身上,大有武无敌打我,我就打你女儿的意味,当然,也正好借此机会教训教训武红霜这位娇娇女,让她以后长点记性,别动不动就吃醋,撒娇耍泼。

    武家小姐个个身娇肉贵,养尊处优,尤其是宣华夫人所出的三个女儿,从小到大,那真是宠的不得了,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半点呵斥的话都没有,以至于武红霜第一次嫁人,夫家受不了,不知轻重地打了她一巴掌,结果一巴掌打出了祸事,她那夫家全家人死了光光,从此武家小姐名声大振,如雷贯耳,令人闻之色变,闻风丧胆,退避三舍。到现在,武家十五个小姐也只嫁出去了四个,余下的没人敢要,除了几个出家做了修士,个个成了老姑娘,嫁不出去。

    武红霜没有想到武天骄会为了一个婢女打她,又是伤心,又是气极,也没听出武天骄最后那句话占了她便宜,气恼之下,仪态尽失,不顾一切地扑向了武天骄,哭叫道:“你个死没良心的,负心汉,我打死你,打死你···”叫骂中,一对粉拳雨点般地落向武天骄,她虽是娇娇女,但自幼也学了一点武功,武道五级,手上的力道也是不弱,但对于天武七层的武天骄来说,武红霜的这顿打等于给他挠痒痒,看到她大失常态,死没良心的,负心汉的乱叫,不由心慌了,暗叫糟糕!武无敌本有杀他之心,这话若是传到武无敌耳中,那还得了。

    想到此,武天骄有点急了,为了堵住武红霜的嘴,当即戮出一指,点了她的哑穴,瞬时之间,武红霜没了声音,捂着喉咙惊骇莫名。武天骄见此拉着她直奔重华殿后面的竹林,武红霜却是不管不顾,对他拳打脚踢,发了疯一样。

    武天骄不理会武红霜的踢打,强行拉着她进了竹林,到了前王妃的陵墓后面,将她按倒在了雪地上,双手动作不断,粗暴地脱她衣服,很快地,武红霜便全身了,一丝不挂,露出了成熟惹火的玉体。

    武红霜骨肉丰盈,玉体酥软如棉,胸前的双丸细腻,硕大丰鼓,惹人暇思,玉腿修长,双腿间直掩那要命之地。

    此时,武红霜已然安静下来了,又惊又羞,却又兴奋,没想到武天骄如此大胆,这个时候干那种事。

    武天骄已是低头吻上了武红霜的润唇,用舌尖啟开她的贝齿探入她口内,捉住香舌尽情地吸吮起来。武红霜不由自主地搂住了他脖颈,宛转相就,热绵缠吻。

    好半响,武天骄才离开武红霜的红唇,戮指解了她的哑穴,柔声道:“好姐姐!你现在还恼我吗?”

    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抓住了她胸前那对细腻,硕大丰鼓的双丸,尽情地揉搓起来,手感相当之好。

    武红霜骚媚入骨,骨子里淫荡无比,这会儿给武天骄一阵,满腹的怨气烟消云散,浑然忘到了九霄云外,天气虽然天寒地冻,身下的雪冰冷一片,她周身却是火热无比,情欲如潮!

    武天骄在武红霜胸前雪滑的玉峰上玩弄良久,然后从她的玉峰上滑到了腹上,来到了她的双腿间,将她的双腿分得大开,一双手在那地方细细地活动着,又扣又抠,不消片刻,在武天骄的挑逗下,武红霜已然呼吸急促,下面的水流了出来,淋得武天骄手指湿漉漉的。

    武天骄举起了手,放到了武红霜面前,笑道:“你看,你好骚喔!湿湿的!你简直骚透了!”

    武红霜看了羞臊欲死,面色酡红,娇艳欲滴,眼中水蒙蒙的一片,春情如炽。

    看样子差不多了,武天骄解开了裤带,褪下裤子,露出了粗长粗大的擎天巨物,对准了武红霜那里,用力的向前一挺,只听滋的一声,已是一刺到底。

    武红霜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张大了嘴,急促地吸气,双腿般不由自主地勾上了武天骄,眼角渗出了泪水,那是兴奋的泪水···武天骄看着流泪的武红霜,心中异常的满足,心中痛骂:“武无敌,你敢打我,老子打你不过,我就搞你女儿,奸你女儿,你有多少女儿,我就奸你多少女儿!”

    心中一边骂,身体一边迫不急待地挺动了起来,看着自己不断进入武红霜那处,心中极为的得意,口中不自觉地喊了出来:“干你女儿!干你女儿!干死你女儿···”武天骄一边喊,一边的猛顶猛抽,只觉得武红霜那里面紧窄滑腻黏稠,自己一抽动,就感觉有一般挤压力直透背脊,舒爽非常,可见她虽嫁了人,却异少,那地方干起来紧窄的很,确实是一个尤物,不由更加爽快地动作起来。

    一会儿,武红霜见自己双腿被武天骄分开,只见他那正快速地在她胯间抽出进入,啪啪的滋滋声响,汁水横流,景色真的是淫褻之极,不禁又是兴奋,又是满足,情不自禁地娇啼呻吟,又怕声音引来人,忙拉过自己的衣裙,咬在嘴里,尽量的不发声来,但随着武天骄过重的撞击深入,娇媚的呻吟声仍是一阵接着一阵,双目也冒起了春情的水光,媚眼如丝,如痴如醉。

    听着武红霜的呻吟声,武天骄更是兴奋,抽动的速度越来快,力道也越来越重,更是将武红霜干得汁水泛滥,艳脸晕红,一时间,啪啪的撞击声,武红霜的抽泣呻吟声,飘满了竹林。

    一刻后,武天骄和武红霜的交欢已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啪啪的密集撞击声也是越来越响、越来越快,一阵急过一阵,娇喘声,呻吟声,汇集在了一起,扣人心弦。

    在全身如潮的快感下,武红霜已是忘了一切,只知忘情地浪叫个不停:“哦哦哦!好舒服啊……呜呜……真是舒服死了……”

    突然武红霜“啊……”

    的一声长叫,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浑身连续地着,神情快乐到了极点,已是在武天骄的奸淫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两眼一翻,竟自兴奋的昏了过去。

    看着兴奋的晕过去的武红霜,武天骄面目变得极度的狰狞,眼中掠过了一丝的快意,倏地射出了两道骇人的血红光芒,诡异恐怖,口中嗬嗬有声,呐呐自语:“武无敌,你不当我是儿子,我让你的女儿全成为我的‘阴鼎’性奴!”

    自语中,浑身散发出无比的阴森气息,犹如一头魔兽般欲择人而噬。

    从竹林里出来,已是二更时分,猛然间,武天骄发现竹林外的雪地上散落着几个零星的脚印,定睛之下,看出那是侍女香儿的脚印,不禁眉头一皱,心道:“这丫头知道了我和武红霜的事,不会到处乱说吧?”

    想到此,不禁忧心忡忡,忐忑不安,摇了摇头,迈步走向了重华殿。

    殿中已是一片空荡,武天骄到了香儿的房门前,发现里面漆黑一团,伸手犹豫了一会,微微叹了一口气,缩回了手,转身离开了,目光不经意间瞥及到了内间武凌霜的卧室门,想起武凌霜的美妙身姿,撩人的风情,眼中不由得露出了淫欲之光,心道:“她是武无敌的女儿,近在咫尺,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到了卧室门口,武天骄伸手一推门,却发现里面上了闩,进不去,不过这难不倒他,暗自冷笑,当即出了大殿,绕向殿后,欲从殿后的窗口进去,对此,早在三年前,他已经轻车熟路了。

    宽敞的卧室里,燃着鼎炉,炉火正旺,温暖如春。一张宽大的床榻上,躺着一位美丽至极的女子,正在沉沉地睡着。

    她的容貌绝色美丽,肌肤光滑,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微阖双目,洁白清雅的容颜上,带着沉静的表情。即使是在沉睡之中,她身上高贵优雅的气质,依然是那么的明显。

    她的酥胸高高耸起,身上穿着刺绣精美的修士长袍,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大床上,仿若一座静美的雕像,身上带着圣洁的气息,美得令人忍不住要崇敬膜拜。

    虽然容颜很美,但她已经明显不再是那些十几岁的年轻少女的模样,身材成熟,浑身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魅力,与圣洁的气息交织在一起,使她成熟的魅力强烈至极,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让人无可抵挡。

    蓦然,床前对面的窗子无声无息地开了,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在她的身上,银色的月光覆盖着她,让她美丽的身体,充满了神秘的感觉。

    窗外,一个身影飘然而入。站在床前,低头看着和衣而卧的美丽女修士,在他的脸上,露出了更为神秘的邪异微笑。

    床边这人,身材较高,容颜俊美,头上生着俏丽的长发,在窗外飘来的夜风吹拂下,轻轻地飘动,让他看上去更象一个秀丽俊美的美丽少女。

    他不是别人,正是武天骄,看着床榻上沉静熟睡的女修士,想起武无敌狠狠掴他的耳光,熊熊怒火顿时从武天骄的心底燃烧起来。

    “可恶的武无敌!打人不打脸,你竟打我的脸,是不是看不得老子有一副俊秀的脸,想毁老子的容,哼!你打老子,老子就拿你女儿来报仇!”

    武天骄怒视着床上衣袍精美的武凌霜,嘿嘿冷笑,右手连弹三指,点了武凌霜周身三处大穴,封住了她一身的功力,尔后静静地凝视着,过了一会,伸出手去,握住她那高耸的酥胸,揉了几揉,用力不重,在想到怎么折磨她之前,暂时还不想弄醒她。

    她的酥胸高高地耸起,两座玉峰握在武天骄的手中,柔软温暖,隔着质地精良的长袍,依然能感觉到玉峰的滑腻和弹性,而且温软,手感非常之好。

    能在这高傲美丽的女修士身上摸到这么极品的美乳,武天骄心里的怒火登时就消减了一半。看向武凌霜的眼神,也由怒视而换成了色迷迷的目光。

    武天骄可是一个很有道德的人,决定以德报怨,让武凌霜享受到人间至乐,来回报她父亲对他毒打。

    武天骄的手轻柔地着武凌霜的酥胸,满手握住,隔着修士长袍摩挲着玉乳,指尖轻捏乳头,温柔地捻动,趁着她在熟睡之中,亵渎着成熟纯洁的身体。

    熟睡中的武凌霜,仿佛感觉到身体在被人玩弄,精致美丽的面容上,微微升起了焦急的表情,白皙的面庞浮起两朵红云,琼鼻中发出轻轻的哼声,象在抗议,又象是在销魂地呻吟。

    她轻轻扭动着娇躯,鼻中轻哼着,脸色晕红,沉浸在初次受到的刺激中,不能自拔。

    没有人能够想到,武天骄色胆包天,在干了武红霜之后,又潜入武凌霜的卧室,继续展开了对武汉无敌的报复。

    武凌霜今晚喝了点酒,有着几分的酒意,因此睡得特别的香甜,做起了梦,在梦中,她看到了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武天骄出现在了床前,嘿嘿地淫笑着,把她的衣服脱掉,对她做出种种羞人的勾当,又揉又搓,将她的一对玉乳捏拿着变成各种形状,过了一会儿,并把手伸向她的两腿之间时,这个时候,武凌霜忍不住尖叫一声:“不要!”

    倏地惊醒了过来。

    武凌霜睁大眼睛,茫然地看着床边的那个身影。这里是自己的房间没错,可是这个人是谁?

    月光照射进来,借着月光,她看到了那个人头上的秀美长发,以及如雪的白衣。从容貌上,她认出来了,不正是梦到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武天骄···不!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武凌霜惊讶地瞪大眼睛,分不清楚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如果是现实的话,那太可怕了,简直是禁忌不伦。可是,如果这是梦境,为什么胸前传来的酥麻感觉,如此的真实?

    武凌霜的目光从武天骄的脸上移下来,顺着他的肩臂,一直看到他的手掌。她清楚地看到,他的双手,此时正放在自己的酥胸之上,隔着修士长袍,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乳房!

    啊——武凌霜忍不住惊骇地尖叫起来,双手飞快地抬起,想要抓住武天骄的淫手丢向一边。自己的,代表着女修士的,即使自己在沐浴时也不敢多碰,自己的弟弟为什么敢伸手来摸修女的胸部?

    可是武天骄的力量不是她能够相比的,纵然她是九级武者,比起武天骄的天武七层,天地之差,在力量对比上,也远远不及青年男性。她的柔滑玉掌握在武天骄的手腕上,只能将他的手拉得稍稍摇晃,却仍坚持着按在酥胸之上,弄得玉乳摇颤,倒象她在握着他的手,帮他自己一样。

    嘿嘿···武天骄冷冷地奸笑着,双手忽然化为爪形,狠狠地用力,抓在了仇人之女的美乳之上!

    啊——武凌霜感到一阵的疼痛,禁不住痛苦地尖叫起来,娇躯剧烈地颤抖。她自幼出家,经历了多年的风风雨雨,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对她,胸部上受的痛苦刺激,却似是有着奇特的快感袭来,弄得她脸色晕红,表情似痛苦又似快乐,扭着的身子,如同水蛇般在乱颤。

    “手感真是好啊!”

    武天骄嘿嘿地笑着说,双手紧紧地握住武凌霜的那对玉兔,隔着衣服感觉着玉峰的柔滑,用力地揉搓着,手指捏紧乳头,狠狠地捏扁,将武无敌加诸到他身上的不满,全宣泄到了武凌霜身上,肆意地凌辱着!

    “好痛!”

    武凌霜疼得眼泪流了出来,身为高贵的女修士,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对待过,清澈的泪水从幽黑的大眼睛里奔流出来,洒在的绝美容颜之上、痛苦中,她用玉手去掰武天骄的双腕,却怎么也掰不开,尖叫了两声,求饶道:“不要!弟弟!我是你姐姐,你不能这样!”

    “你不是我姐姐!”

    武天骄狠声道:“我没有武无敌这样的父亲,他抢了我的未婚妻也就罢了,还打我,还想杀了我,从今住后,他不是我父亲,你也不是我的姐姐!”

    一边说,一边双手抓紧她的酥胸乳峰,用力拧成麻花形状,看着武凌霜痛苦的表情,满心残酷的快意。

    这个时候,武凌霜想到了反抗,运功之下,骇然发现,一身的功力被封,使不出一丝的力道,霎时间,脸色变得有些惨白,瞪大眼睛看着武天骄,喃喃叫道:“我是你姐姐,我们是姐弟,你不能对我这样,不能对我这样···”“你不是我姐姐!”

    武天骄狞笑道:“武无敌没当老子是儿子,老子为什么当他是父亲?老子与他势不两立!”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不管不顾地捏紧武凌霜的玉兔,两爪用力,隔着衣服,将她的玉兔抓出了条条指痕,辣手摧花,毫不怜香惜玉。

    武凌霜痛苦地尖叫着,无助地向后躲去,惊骇欲绝,猛然间,接触到了武天骄的双眼,只见他眼中一片的血红,露出的光芒,不禁心中一怔。可是她没有时间多想,武天骄已然翻身,动作如猎豹般敏捷,飞快地迈腿跨过她的身子,狠狠地向下一坐,屁股重重地坐在她的胸腹之上,砸得她一声惨叫,玉容涨得通红,现出痛苦之色。

    武天骄两腿紧夹玉人娇躯,如骑驴一般骑在这高傲的美女身上,双手紧抓她的玉峰,屁股用力研磨她柔软的娇躯,狞笑道:“武无敌!你想害死老子,老子奸死你女儿!”

    过了一会,武天骄趴来,双手松开被他捏得变形的丰满玉峰,从两边扣住武凌霜的柔滑面颊,脸压下去,紧紧贴在她的面前,冷笑道:「看你这模样,大概还没尝过接吻的滋味吧?今天老子我就做做好事,赏你一个吻,让你知道亲嘴的滋味!”

    武凌霜闻言大惊失色,奋力挣扎,女修士的初吻何等圣洁,原本就该保存下来,一直为仙神守贞。何况面前的武天骄,何等的淫邪可恶,连自己的姐姐都敢欺负,怎么可以被他吻去?

    可是武凌霜一身功力被封,与普通女子一般,力气跟武天骄比起来就太小了,不管她怎么挣扎踢打,就是不能把身上的武天骄掀下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压制住自己,捧着自己的脸,张开大嘴凑了过来。

    武凌霜无助地尖叫着,希望能有人进来帮忙,可是任她怎么喊叫、怒骂,外面静悄悄的,由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来。她怎知道,武天骄在进入卧室之前,将九龙玉镯空间里的胡丽娘放了出来,胡丽娘守候在外面,运用巫术,在重华殿周围布下了一道结界,虽然不能阻挡人进来,但要阻挡声音的不向外传播还不难,任是武凌霜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

    成熟美丽的武凌霜,就这样面对着淫邪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被他的大嘴压了下来,重重地压在娇艳红唇之上,舌头放肆地闯进贝齿之内,挑逗着她的香舌,用力把它吸了过来,在嘴里亲咂吮吸着。

    武凌霜霎时呆住了,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如同石化了一般。任凭武天骄吸吮她的香舌,放肆地用舌尖磨擦着她的牙床口腔,甚至将口水吐到她的嘴里,她只是一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淫邪弟弟,一动不动,傻了一样。

    武天骄亲得够了,为了免得两个人当中有一个窒息而死,抬起头来,得意地看着身下的姐姐,嘿嘿淫笑说:“我的好姐姐,接吻的滋味如何?”

    武凌霜的嘴唇艳红,抹着他的口水,半张着,眼神呆滞,象被这一个吻骇呆了。

    她呆她的,武天骄可不用跟她客气,趁着这机会,帮她脱下了修女长袍,把她的腰带解了,用力绑住她的双手,结结实实地捆在床头。

    等到武凌霜从失去初吻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身上一阵清凉,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已经消失了,上身只剩下素白抹胸还在胸部,倒还穿着质地优良、柔软宽松的长裤,而那个可恶的淫邪弟弟,竟然骑在自己身上,色迷迷地打量着自己的胴体。

    被同父异母的淫邪弟弟骑在圣洁身体上的巨大耻辱如针般刺痛了武凌霜,她愤怒地尖叫着,用力挣扎,想把武天骄掀下去。可是她的手还被绑在床头,不管她怎么扭,都无法达到目的。

    武天骄这时候骑在她的胯上,着迷地欣赏着她裸露的香肩、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