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0章、第021章、第022章、第023章、第024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20章 炼狱

    武天骄想起端阳公主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肆意鞭打的情景,此时听檀香公主说他抢了端阳公主的相好,大为愕然,诧异地道:“我根本不认识你十二皇姐,怎么抢了你皇姐的相好?我可是男人,你那皇姐的相好也是男人,男人怎么抢男人?我可没有那种嗜好!”

    檀香公主脸色微微一红,扭捏地道:“谁说我十二皇姐的相好是男人了,你···我十二皇姐可不喜欢男人!”

    不喜欢男人!听她如此一说,武天骄吃了一惊,顿时想起了黑白双煞,心头一跳,脱口道:“莫非你那十二皇姐她···是断袖之癖?”

    檀香公主点了点头,道:“现在你明白我十二皇姐为什么要打你?恨你入骨了,谁要你抢了她的相好!”

    武天骄一时张口结舌,目瞪口呆,旋即感到一阵恶寒,毛骨悚然,心中感叹:“世间人千姿百态,变态的断袖之人何其之多!”

    却又感到疑惑,问道:“她的相好是谁?我什么时候抢了她的相好?”

    檀香公主摇了摇头,寻思地道:“我不知道,反正十二皇姐是这么说的,是谁你不妨问她!你现在是我的驸马,十二皇姐不会对你怎样的,打你一顿出出气就会把你放了,你忍耐一会,我会让皇姑姑和十二皇姐把你放了!”

    说着,起身提着篮子出了囚室。

    “原来端阳公主有着那等嗜好,真是个变态女人!”

    武天骄呐呐自语,心想:“我什么时候抢了她的相好?她的相好是谁···天上人间!”

    霎时间,武天骄脑中灵光一闪,有种恍然顿悟之感,也觉得只有这个可能说的通,三年前,自己在天上人间有过鱼水之欢的女人不少,想来端阳公主的相好便是那些女人中的一个,会是谁呢?

    武天骄陷入了沉思之中,但在天上人间的那段日子,与他有过一腿的女人不在少数,想猜到哪一位是端阳公主的相好,那可真不好猜。

    武天骄以为情况会如檀香公主说的那样,端阳公主只是打他一顿,折磨他一阵,便会把他放了,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囚牢中,是他一生中渡过的一段最悲惨的非人日子,可以用人间炼狱、惨绝人寰来形容,情况并没有檀香公主说的那么乐观,接下来的几天,端阳公主每天早中晚三次的来到牢房中,不断地变着花样折磨他、凌虐他,一点放他走的意思都没有。

    武天骄倍受折磨,苦不堪言,一身功力被封,就连手上的九龙玉镯也失去了效用,召唤不出空间里胡丽娘和地煞夫人,只能忍受端阳公主的百般摧残折磨,心中暗暗发誓,如若能脱困,他日千百倍地讨回。

    这一天,武德公主和端阳公主同时出现在了地牢中,此时的武天骄已经被折磨的昏迷不醒,遍体鳞伤,让几个太监绑到了一个十字架的木桩上,双手横展,双腿并拢,脑门上也被横上一道锁链,将头固定在了桩子上。

    端阳公主看了看,颇为满意,道:“行,总算没白伺候本公主,知道本公主要怎么玩,一会别忘了去帐房领赏钱。”

    一干太监听了无不欣喜,都道他们的头揣摩公主的心思揣摩的透彻。

    端阳公主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锦盒,有巴掌大,银白色的,轻轻打开盖子,里面摆放着两排十枚针,五枚是银色的,五枚是红色的。旁边的武德公主一看便知道这是端阳公主用来凌虐人的冰火神针,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毛骨悚然。

    端阳公主嘿嘿一笑,笑得有点阴森恐怖,道:“皇姑姑,我今天早上亲自在一小太监的身上试了一试,一会您看看,包管好玩极了。”

    端阳公主说着,来到武天骄身前,道:“他不是昏了吗!你看着!”

    一边说,一边在锦盒中拿起一支银色的针,对准武天骄的印堂直扎下去,只留了一个针尾在外面。

    昏迷中的武天骄身体马上打了个冷战,一道白色的纹流从印堂向四外蔓延开来,几乎布满了整个脸庞。武天骄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白上了三分。

    端阳公主又拿出一支红色的针,扎到了武天骄的膻中大穴上,依旧留了针尾在外面。一道红色的纹流从膻中穴向四面蔓延,顷刻之间,武天骄的身上像是生出了红色的血管,异常恐怖。

    武德公主见端阳公主扎了两支针便不动了,不以为然,道:“就这样吗?”

    端阳公主得意一笑道:“当然不是了,你再等等,当那红白双方碰到一起便有意思了!”

    时间过的不是很长,武天骄脸上的白色纹流终于和膻中穴蔓延出的红色纹流交接在一起。就像是两个活物在打架,红白双色忽而纠缠忽而对峙,纹流变化无常,但总是非常漂亮的。

    武天骄倒了霉了,虽然在昏迷中,可难以言喻的痛楚不经过他的大脑直接在身体上显现出来,终于,武天骄身上的皮肤碎裂开来,但却没有血液流下,血已经被那红白双色纹流固化在了身上,仿佛蟾蜍的皮肤一样,只是颜色漂亮一些,但其中的痛苦却不是人所能承受的。

    端阳公主对这结果还算满意,回头对武德公主道:“皇姑姑,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意思?”

    武德公主大为凛然,此时才知道什么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她觉得自己的心肠就够歹毒了,可比起端阳公主来,真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差的远去了。

    端阳公主再拿出一支银针来,道:“这一针扎哪里好呢?皇姑姑你说。”

    觉得光是自己扎不过瘾,将针递到了武德公主的手里。

    武德公主感到银针上传来一股寒凉之气,显然此针不是凡品,而端阳公主让她扎,她却不知道自己扎哪里?

    武德公主正犹豫不决之际,端阳公主冷然一笑,道:“皇姑姑,要不扎他那里吧!看看会不会爆掉喔!”

    右手一指武天骄的下体已经软化的巨物,脸上闪现出了阴狠的虐待的快慰。

    武德公主吓了一跳,瞅着武天骄的粗大巨物,皱眉道:“不好吧!他可是檀香的驸马,玩废了檀香怎么办?”

    “驸马!哼!他也配!”

    端阳公主冷笑说,见武德公主迟迟不动,便拿过她手上的针,道:“皇姑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慈手软啦!咱们就试试,这一招以前可从来没有试过!”

    端阳公主走近武天骄,将银针对准了他擎天巨物肉冠头的肉眼就要插下去,眼看武天骄就要变残废的时候,外面倏地跑进来一个侍女,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公主殿下,大皇子殿下···要见您!”

    大皇兄!端阳公主微微一惊,手上停了下来,大为扫兴,道:“皇姑姑!我先把他交给你了,你先招呼他,我去去就来。”

    说完和那个侍女出去了,临走时不忘把装针的锦盒留给武德公主。

    武德公主微微蹙眉,环顾左右,道:“你们早上还没吃饭吧?去用饭吧!”

    几个太监一听,高兴地道:“谢长公主殿下!”

    一中年太监道:“长公主殿下,您也没吃吗,要不要奴才帮您提来?”

    武德公主摇头道:“不用了,你们去吧!”

    几个太监兴高采烈地离开地牢,心中叨咕长公主殿下今天怎么转性子了,她可从来没对他们这么好过啊!

    武德公主将太监们支走,来到武天骄面前,叹了一口气,脸上掠过了一丝的歉意。此时,武天骄那俊美的面容已经血淋淋的疙瘩榴球,令人不忍再看。

    武德公主将武天骄身上的冰火神针拔出来,从发鬓上抽出一根金簪子,扎到了武天骄的百会穴,缓缓地催动功力。

    即是十恶不赦之人下地狱所遭的罪恐怕也不能和武天骄现在相比,身上残留的冰火余韵还没有消失又被武德公主整治,也是处于昏迷中,不然非求速死不可,饶是如此,他还是在昏迷中痛苦地呻吟着。

    武德公主的秘法非常有效,不一会就把武天骄弄醒了,巨大的痛楚仿佛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压来,第一感觉仿佛自己的已经是支离破碎。

    朦胧中,看见面前站着的是武德公主,武天骄模糊地道:“给···我口水喝好吗…我好渴!”

    他感到胸膛好象在燃烧着熊熊烈火,口干舌燥,难过到了极点。说话都费劲,但头脑因为痛楚还保持着清醒。

    “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倒求起本公主来了!”

    武德公主冷笑道。

    武天骄强打精神,道:“我…给我点水喝吧!”

    他真的是渴坏了。

    看着武天骄难受的样子,武德公主微微动了侧隐之心,心说:“不管如何,他都是武无敌的儿子,莫要一下子弄死了他,不然···武无敌一旦借题发挥,问责起来,又怎好交代?”

    当即从旁边的水桶中舀来的一瓢水,但武天骄却怎么也喝不下去,他的嘴已经麻木的不会动了。

    武德公主找来一个漏斗,塞到武天骄嘴里,将水倒在漏斗中灌进他嘴里,方才解了他的干渴。

    唉!武德公主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扔掉手中的水瓢,又拿掉武天骄口中的漏斗,道:“三公子,本公主没想到事情会是如此,若是知道,本公主说什么也不会趟这场浑水!”

    浑水!武天骄闻言一惊,隐隐有点明白了,道:“你们···武天虎,是不是武天虎让你们对付我的?”

    “三公子果然聪明,一点即通!”

    武德公主淡然道:“三公子,京城不是你该呆得地方,三年前你就不该来京城,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武天骄眼中露出了怨毒之色,恨声道:“他为什么屡次三番的要害死我?我不过是武家的庶子,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跟他争什么?他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

    武德公主哼哼两声,凛然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在我皇家,众皇子为了争夺皇位,明争暗斗,不惜手足相残,你死我活,在门阀世家之中,兄弟为了家主之位,同样一山难容二虎,武天虎是绝不会容忍威胁到他世子之位的人存在,当年你大哥武天龙就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才远离京城,自愿的留守封地,三公子,虽说你是武家的庶子,但并未规定,庶子就不能继承王位,只有你死了,武天虎才会感到安心,是了!武天虎一直支持大皇子,大皇子也想你死!”

    大皇子?武天骄暗自冷笑,道:“在武家,能够威胁到武天虎继承世子之位的,可不仅是我一人,除了大哥武天龙,尚有四弟武天豹,难不成武天虎对我四弟也要下毒手吗?”

    “那是当然!”

    武德公主沉声道:“只是你那四弟武天豹还小,加之有宣华夫人护着,武天虎苦于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再说,他对宣华夫人多少有点忌惮,对你就无所顾忌了!”

    “为了区区的王位,不念兄弟手足之情,禽兽不如!”

    武天骄咬牙切齿,怒视着武德公主,恨声道:“那你为何要帮着他们一起害我?”

    武德公主脸色一变,沉吟了一会,略感歉意地道:“端阳和檀香来找本公主的时候,本公主并不知道端阳···等抓住了你,才知道端阳和武天龙、大皇子他们有所勾结,为的便是谋害你,只是这时候已经由不得本公主作主了,外面···都是大皇子的人,本公主和檀香也是身不由己!”

    “那他们还等什么?为什么不干脆一刀宰了老子来得痛快,何以百般地折磨老子?”

    武天骄怒吼道。

    “你现在是金刀驸马,他们也不敢杀了你!”

    武德公主道:“端阳对你恨之入骨,她要慢慢地折磨你,直至把你变为废人,一旦你变成了废人,武天虎自然也就放心了,三公子,本公主说的你可明白!”

    “好狠毒!”

    武天骄咬牙道:“明白了!长公主殿下,多谢你坦诚相告。”

    武德公主凛然道:“你不用谢本公主,本公主只是让你明白,本公主无意害你,事已至此,你只能怨自己命苦了!哼哼!三公子!你听天由命吧!”

    武天骄现在只能听天由命,尽管武德公主对他感到有所歉意,但既然做了,索性做到底,开弓没有回头箭。武天骄也知道武德公主不可能会放他,求都不用求她,心中凄苦:“难道我武天骄就要变成废人吗?”

    不久,出去用膳的太监和端阳公主陆续回来了。端阳公主脸色颇有些不快,稍微有些吊眼梢的双眼让人看着心扑腾扑腾直跳。那些太监们根本都不敢看她。

    武德公主一看端阳公主的神态就知道武天骄要倒霉了,果然,端阳公主恨声道:“大皇兄真是昏了头了,为了讨好那个武天虎,居然要我陪他,不知道本公主最讨厌的就是男人,武天虎有什么好啊!争夺皇位非得拉拢他干什么!武天虎真要有那个本事,连武天龙都搞不定!”

    武德公主深知其中的利害,微笑道:“大皇侄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武天虎对你早有企图,若不拴牢他,要是让他倒入别的阵营,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

    端阳公主哼哼冷笑,道:“武天虎要是敢碰我,本公主让他生不如死!”

    转首一望架子上的武天骄,惊咦道:“皇姑姑!您怎么把冰火神针拔出来了?”

    武德公主悠然一笑,道:“我是怕他承受不住,一下死了就没得玩了!”

    端阳公主此时正在气头上,拿起锦盒道:“死了就死了!皇姑姑!来,我们继续,拿他练练手也好,武天虎的下场也不外如此吧!”

    因为武德公主并没有将武天骄头顶百会穴上的金簪子拔下,所以武天骄此时还是清醒的,听见端阳公主的话,心头一颤,知道又要承受非人的折磨,索性装死,死就死吧!

    端阳公主再次将冰针扎入武天骄的印堂,将火针扎入武天骄的膻中穴,手中捏着一支火针,拿捏不定,武德公主生怕端阳公主真的将针扎入武天骄的下体,那样武天骄毁了不要紧,檀香公主就要守活寡了,当下哼声道:“端阳,扎他的掌心!”

    “好!”

    端阳公主一笑道,说着扎到了武天骄的左掌心。

    在端阳公主扎入先前二针的时候,武天骄险些狂喊出来,那种滋味真是非人所能承受啊!武天骄觉得自己的整个头颅仿佛被冰冻起来了,碰一下都会破碎一样,印堂上一道寒流直冲脑际;心口上传来的火热如若滚油流过,把一切都烧熟了,膻中穴上放射出四道火流把他身体整个中段环绕起来,四道主流又分流出无数的细流,仿佛刺针,深入骨髓;左胳膊上,冲天的火热由掌心直透腋窝,像是插进了一根烧红的铁条,就差闻到烤肉的香味了。

    更让武天骄承受不了的是,寒热两极相抵触生出的碰撞之痛犹如两个极端,一冷一热,交替变换,让武天骄再也坚持不住,痛苦地呻吟不断,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现在如果死了,怕是最大的幸运吧!

    第021章  得罪

    武德公主冷眼以待,暗自叹息:“小子!你还真不走运,谁让得罪了端阳公主,看情形,她非把你折磨至死不可!”

    端阳公主又拿出一支银针,递给武德公主道:“皇姑姑,您也来扎一针!”

    武德公主犹豫了一会,接过了银针,走到武天骄身边,正要将银针扎入了他的右掌心,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他右手腕上戴着一只白玉手镯,微微一怔,嗤笑道:“一个男人家戴什么手镯,当自己是小姐!”

    端阳公主听了撩了武天骄右手腕上的手镯,道:“皇姑姑!这小子手上的手镯好生古怪,那手镯我怎么脱也脱不下来!”

    哦!武德公主闻言一愣,解手摸了摸武天骄手腕上的玉镯,发现玉镯与手腕吻合的严密无隙,丝毫挪不动半分,道:“看来这玉镯他是从小就戴在手上,长大了,玉镯也就嵌在手腕上了,哼!这玉镯倒也漂亮!”

    说着,摸索了一会,也未多想,将银针扎入了武天骄的右掌心。

    听到武德公主和端阳公主注意到自己手腕上的九龙玉镯,这令武天骄大为紧张,九龙玉镯可是他最大的秘密,若是让这两个女人发现了,那他休想活命,幸好她们不认识九龙玉镯,只是注意了一会,便不再谈论了,这让武天骄暗自松了一口气。

    此时,武天骄右手的血脉已然被冰封住了,不再流通。两条胳臂上的寒热两极在锁骨中间交集在一起,和印堂,膻中的寒热分庭抗礼,绞做一团,相互纠缠。

    哇——猛然间,武天骄胸膛如欲爆炸,张口喷出一股鲜血,从端阳公主的脸际飞过,险些喷在了她一脸。

    端阳公主吓了一跳,跳开两步,嘿嘿冷笑道:“这才过瘾嘛!皇姑姑,我们接着来,看看他撑得了几时?”

    武德公主接过端阳公主又递过来的银针,道:“这回扎他的脚上!”

    她专门挑一些不重要的地方扎针,寻思着:“他可是皇兄册封的金刀驸马,好歹也要留他一条命,莫要让皇兄怪罪!”

    殊不知这冰火神针不论扎到什么地方,效果都是差不多的。

    一支银针和一支火针接连扎到武天骄双腿的足三里穴上,痛苦依旧,不过武天骄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在以冰火神针为中心的地方,产生了一个独自的气劲旋涡,缓慢地流转,这让他不由又惊又喜,他试着去控制这些各自为政的旋涡,居然有反应,也就是说他还有机会!

    这些旋涡的特性让武天骄生出有种熟悉的感觉,以火针为中心的,大部分是烈火之气,与所练的龙象神功真气有些相似,还有少许辛辣的气劲;以银针为中心的,竟然相似于所修练的天鼎神功真气,只是力量远不能和天鼎神功相比,饶是如此也让武天骄欣喜若狂,他强忍着痛苦,默默地积蓄着力量,尝试着一心二用,同时地运起龙象神功和天鼎神功,接受此冷热之气。

    现在的武天骄,头部和白红相对,四肢也是如此,可由于他浑身是血,武德公主和端阳公主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端阳公主正寻思着下一针扎在哪里比较有趣呢!左看右看了一会,道:“来人,拿水淋淋,本公主都看不清了!”

    这可是腊月天,虽然地牢里不算冷,可浇上凉水也舒服不到哪去!不过武天骄服食过赤龙魔丹,再冷也不怕。

    冷水泼过,武德公主凤目微瞪,面前的武天骄几乎不成人形了,先不说身上,单单是那脸上,碎裂的好似旱地龟裂,却密集细小的多,好好的一张俊美的脸就这么毁了,身上更不用提了,比脸上还严重,可惜了这么一位俊美少年。

    武德公主不禁叹息,端阳公主却是兴奋莫名,武天骄越丑她越开心,捏着火针盯着武天骄的下体,由始而终,她都没忘武天骄这根害人的东西,就是这根东西,搞了她的相好!

    就在端阳公主行将下针之际,武天骄忽然睁开双眼,脸上唯一没有受伤的双眼此时一红一白,红盛白弱,散发着光芒,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的魔鬼一样骇人,舌绽焦雷,大吼一声,身上的冰火神针以及百会穴上的金簪子激射飞出,绑在他身上的锁链也被震得寸寸碎裂开来,崩飞了好远。

    啊——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把端阳公主和武德公主惊呆了,都没有想到武天骄会这样,大是出乎她们的预料。

    武天骄对端阳公主真是恨到了骨子里,这个女人太狠毒了,不杀了她自己这口气真的出不来。武天骄一没束缚,当即左手为爪,施以擒龙手,闪电般抓向端阳公主的哽桑咽喉。这一爪实际运用刚才积蓄的力量,一爪拍出,武天骄旋即就觉察出了不妥,左手上本是烈火一脉的龙象神功气劲,挥洒出去后,随即那微弱的寒冷之气却充斥而进,在自己的体内,寒冷之气和烈火之气竟然又搅和在了起来,让他分外痛楚,那口中的啸声多半是疼痛而发的,可见武天骄有多难过了。

    端阳公主系是名师之徒,武功修为远在武德公主之上,应变神速无比,虽然她不明白武天骄怎么突然缓过劲来了,却也处变不惊,脚下一个倒退,躲过了武天骄凌厉的一爪。

    武天骄势成骑虎,身上痛苦万分,无法停下对端阳公主的攻击,一旦停下来自己就再也没勇气承受这样的痛苦了,自己除了死也就没有了第二个结局。所以武天骄一鼓作气攻势连环,连攻六六三十六爪,直将端阳公主逼的连连后退,一时没有还手之力。

    端阳公主有些蒙头转向,一来是被武天骄吓的,武天骄这个模样无异于魔鬼再世,她甚至想武天骄是不是已经死了,这是在诈尸;二来武天骄的攻势实在是太过猛烈,让她疲于应付,她感觉到自己走不下十招了。

    武德公主也有些发傻,呆愣在那里看着,她想不透武天骄怎会一转眼恢复了功力,把端阳公主逼入绝境。

    周围的太监们都惊呆了,纷纷避开交战的旋涡,退向门口,有几个胆大的腿脚还利索的,连跑带颠去送信去了。

    这一下,武天骄抢尽先机,和端阳公主正面对面,过了数招,武天骄闷哼一声,右手轻舒,一掌印在了端阳公主的胸口上,直将她击飞两丈开外,脑袋撞到墙上,落下来一动不动,昏死过去。

    武天骄只道端阳公主已经死了,心神稍松,但体内却是难受无比,无比的痛苦,冷热之气汇成了一路,在体内四处乱窜,左冲右突,若是换作常人,那早就受不了,陷入昏迷,他终偏偏无法昏迷,只感全身难受痛苦已达极点,心中只叫:“我快要死了,我快要死了!”

    武天骄发狂了,冲出了牢室,走道上两名侍卫欲来拦截,武天骄势若疯狂,凶兽一般撞向了两名侍卫,直将两侍卫撞飞了出去,跌在墙壁上,骨折筋裂,死于非命。

    武天骄形若疯癫,顺着走道直向外冲,见人就撞,无可匹挡,奔跑间,只觉浑身冷热气流奔走流窜,猛然间,丹田一阵剧烈的刺痛,内力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与体内的冷热气流交汇合为一路,越胀越大,越来越热,犹如满镬蒸气没有出口,直要裂腹而爆,蓦地里前阴后阴之间的“会阴穴”上似乎被热气穿破了一个小孔,登时觉得有丝丝热气从“会阴穴”通到脊椎末端的“长强穴”去,在内力的冲击下,会阴穴中九凤垒巢种下的淫巢囊在这个时候破裂了,淫毒奔涌而出,与体内的内息气流融入了一起···体内的内息加上淫毒形成了一股巨大洪流,交迸撞激,通入“长强穴”登时自腰俞、阳关、命门、悬枢诸穴,一路沿着脊椎上升,走的都是背上督任各个要穴,然后是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神道、身柱、陶道、大椎、痖门、风府、脑户、强间、后顶,而至顶门的“百会穴”这股洪流冲到百会穴中,只觉颜面上一阵清凉,一股凉气从额头、鼻梁、口唇下来,通到了唇下的“承浆穴”一路下行,自廉泉、天突而至璇玑、华盖、紫宫、玉堂、膻中、中庭、鸠尾、巨阙,经上、中、下三脘,而至水分、神厥、气海、石门、关元、中极、曲骨诸穴,又回到了“会阴穴”如此一个周天行将下来,武天骄身上的痛苦大减,说不出的畅快受用,隐隐感到功力正在飞速增长,突飞猛进,浑身真气浩如江河,只是会阴穴的淫毒巢囊破裂,淫毒融入混合着真气,随着真气运行着奔走,欲火熊熊,周身燥热难当,越来越热,下体的擎天巨物更是一柱擎天,热烫的直欲爆裂,好不难受。

    武天骄头脑尚是清醒,暗暗叫苦,幸好淫毒巢囊只是破了一个,不然,这时候他已经理智尽失了,现在只有尽快地逃出去,找个地方泄去身上的淫毒。

    不消一会,武天骄已经冲出了地牢,眼前是一片宽阔的庭院,庭院中有着不少的侍卫,看到武天骄从地牢中出来,纷纷暴喝着上来拦截,一片的刀光剑影。

    武天骄欲火焚身,难受无比,哪有时间与这些侍卫缠斗,只想早点逃出去找个地方解决,见侍卫上来拦,速战速决,不可抑制地发出了一声怒吼,双手食指连弹,嗖嗖···弹指间,指上激射出了一道道绿蓝青红白各色的剑气,他此时功力大增,使出的九天神剑更是锐利无比,无可匹敌。

    顷刻之间,庭院中一片五颜六色,剑气飞舞,腾空呼啸,啊——响起了一阵阵凄厉刺耳的惨叫之声,旋即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剧烈的爆炸,被剑气击中的侍卫纷纷爆体,血肉横飞,尸骨无存。

    武天骄直向庭院外冲去,所过之处,挡者必杀,他此时功力正在飞速地增长,使出来的九天神剑更是威力绝伦,没有人能挡住他的剑气,无人能挡。他轻功高绝,加之欲火的助劲下,发挥到了极致,快速如风,转眼间便已冲过了四重院落,来到了一道院墙。看到院墙,武天骄想也不想,一头撞了上去,轰···院墙被撞出了一个窟窿,武天骄穿墙而过,冲上了大街。

    时值白天,武天骄身上没穿衣服,全身赤裸裸的,一丝不挂,这一裸奔上了大街,好在他身法够快,一阵风似的,街上行人虽多,却也只隐约的看到一个人在裸奔,并未瞧个真切,不过武天骄此时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就是让人瞧清楚了,也无人认得他。

    光天化日之下,武天骄赤身裸体的在京城大街上裸奔,可谓开创了神鹰帝国历史上先河,也是开创了天京城有史以来的先河,在这之前,还从未有人有天京城的街上过,武天骄是第一个,千古一人,但他这也是迫不得已。

    武天骄现在可不管裸奔不裸奔的,被端阳公主的冰火神针激发了功力激进,却也因而激破了会阴穴中的淫毒巢囊,若不尽快找个地方尽快解决,一旦让欲火迷失了理智,会在街上干出那种事,那时可就完了。

    武天骄尽展轻功,所过之处,街上的人只看到一个光着身子的人影在奔跑,见到的人无不停下来,揉揉眼睛,几以为看花了眼。普通人倒没有瞧清楚,但不少的武者眼光锐利毒辣,看清那是一个男人在裸奔,瞧得傻了眼,叫道:“哇噻!这是什么世道?竟然光着身子上街!”

    也有人惊呼:“那是什么?哇——好大!好大的鸡鸡···”谁也没有想到,武天骄也没有想到,此次的裸奔事件,京城中开始盛传着大鸡鸡,不少淫荡的贵族妇人甚至不惜花费重金,托人要找出这个裸奔的有大鸡鸡的男人。

    武天骄顺着西街,飞跑着出了西城,在效外一直跑了三十多里,奔进了一片树林里才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快撑不住了,一停下来,便迫不及待地将胡丽娘和地煞夫人召了出来为,气喘吁吁地道:“胡姐姐!快···我体内的淫毒巢囊破了···”胡丽娘看到武天骄遍体鳞伤,伤痕累累,大惊失色,听到他说淫毒巢囊破了,更是愕然,这时候已经大不了许多了,对地煞夫人道:“妖精!你到树林外面去护法,莫要让人进来打扰了主人!”

    “是!”

    地煞夫人答应一声,到树林边护法。胡丽娘略一沉思,对武天骄道:“骄弟!你忍耐一会,九龙玉镯里有孟家母女,董家五夫人杜鹃,六夫人李梅,董家小姐董天燕,先让她们帮你,她们若是承受不住了,还有我和妖精!”

    武天骄强忍欲火的煎熬,皱眉道:“胡姐姐,凭你们几个人,怕是不行,你···快去京城的来福客栈,去把铁玉瑚她们叫来,加上她们,或许可行!”

    胡丽娘点了点头,道:“我会快去快回,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