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5章、第026章、第027章、第028章、第02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25章  解穴

    邀玉夫人见他直勾勾望着自己的身体,方才猛然惊觉自己大半裸体,立时大羞,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害臊得连雪白的肌肤上都布满片片徘红,惊呼道:“你···不要···不要看…”

    已然羞不可抑,先闭上了眼睛。

    “玉姐!是我!我是小骄!”

    武天骄道。

    小骄!邀玉夫人闻言娇躯浑然一震,忙睁开眼睛,注视着武天骄,又惊又喜,几乎不敢相信,激动地道:“你···你是小骄?小骄!真的是你吗?”

    “可不就是我吗!”

    武天骄笑说道:“我先帮你解开穴道!”

    说话之间,已来到床前,只见邀玉夫人玉体横陈,两座饱满丰腴的圣女雪峰高立,无风自弹,颤巍巍迎风相对矗立,似有傲视众生之势,峰顶两枚嫣红的葡萄娇艳欲滴,直欲诱人把罪。

    武天骄对面前这一具干娇百媚地诱人胴体,并不陌生,时隔三年,此时再见到,也不禁怦然心动,目眩神迷。

    邀玉夫人惊悉眼前的白衣少年正是朝思暮想的小情郎,惊惧之心全去,代之而起的是难以言明的羞涩,满面潮红,紧紧闭上美睬,不敢看他、但虽然闭上了眼睛,却似乎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火辣辣的视线在身体上游移,心中一阵害羞,故作忸怩地道:“不要看!呜···不要看…”

    妩媚艳丽的邀玉夫人此般娇羞姿态,更是娇媚无限,风情撩火。

    “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害燥的,我若不看,又怎么能解开你的穴道?”

    武天骄阴阳怪气、老气横秋地道,既然要解穴,欣赏起来就用不着客气了。

    武天骄食中二指并指如乾,顶住邀玉胸都要穴“中庭”暗运龙象神功,渡过真气看能不能冲开她的穴道。不料木灵子的点穴手法很有独到之处,硬冲被封的穴道没有用处,反而弄得邀玉夫人穴道剧痛。

    “木灵子所用的乃是我五行门的独门点穴手法,一般人是解不开的!”

    邀玉夫人娇羞地道,脸色晕红,明艳动人,尤其是呼吸间胸前起伏跌荡,惊心动魄,煞是诱人。

    “看来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推宫过血,呵呵…”

    武天骄吃吃地笑说,伸出两只魔手,老实不客气在邀玉夫人话色生香的胴体上推拿。

    木灵子不止点了邀玉夫人的肋下穴道,还封住了她胸前三大要穴。武天骄给她四处推拿时,难免把她赤裸的娇躯模个遍。

    “你别…别乱模!啊!不能碰那里,太羞耻了…”

    邀玉夫人娇嗲嗲的,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在引诱,一张粉脸红得无可再红,几乎能滴出水来。

    “以前我可是没少摸,今儿怎么不让摸了?”

    武天骄笑道,手上捏、抓、揉、搓等各种动作不断,花样层出不穷。

    过了一会儿,在武天骄暗含内力的推拿之下,邀玉夫人被封住的穴道相继解开,到此时,武天骄也早已摸遍了她美妙无比的胴体每一处,连内裤遮住的禁地也不放过,在给她推宫过血解穴时,暗中练了个坏,悄悄用上了天鼎神功的挑情技巧,挑逗得这绝色美妇娇喘吁吁,春情萌动,娇躯不安地扭动。

    看到邀玉夫人这等风情万种的模样,武天骄心猿意马,若非确有要事,真想就此大干一场,重温旧梦。

    邀玉夫人穴道解开,脸上红潮稍退,看到床内的女儿,神智一清,忙拣起床下衣物飞快穿上,嗔了武天骄一眼,道:“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来探望我们母女,你要是再不来,这辈子怕也见不到我们母女了!”

    母女?武天骄下意识地瞧了沉睡的小女孩一眼,讶异地道:“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女儿?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他不问这话还好,一问这话,邀玉夫人立时羞得无地自容,瞪视着他娇嗔道:“都怪你!还不是你,她可是你的女儿!”

    “我的女儿!”

    武天骄张大了嘴巴,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张口结舌,目瞪口呆,神情说不出的错愕。

    看到武天骄吃惊的表情,邀玉夫人气不打一处来,玉手一伸,揪住了他耳朵,拧成一团,大发娇嗔:“你是不是想不认帐?是你搞大了我的肚子,害得我躲着不敢见人,你倒好,一走了之,现在才死回来!”

    “哎呀哎呀···疼啊···”武天骄感到耳朵要被扯掉了,痛的呲牙咧嘴,眼泪都差点出来了,求饶道:“饶命啊!玉姐!小弟没说不认帐了,你肚子大了,我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啊!”

    “现在知道了吧,那你认不认帐?认不认这个女儿?”

    邀玉夫人不依不饶地说,手上揪着他耳朵不放。

    “认!我认!你们母女我都认了,我全认了还不行吗!”

    武天骄急切地道。

    “这还差不多!”

    邀玉夫人转嗔为喜,这才饶过了他,松开了他耳朵。武天骄却是打蛇随棍上,顺势搂住了她,说出了他常哄女人的话:“玉姐!小弟想死你了!”

    邀玉夫人却不领情,推开了他,下了床榻,哼声道:“口是心非,你那么想我,回来京城这么多天了,为什么到现在才来?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又做了驸马爷,风流快活,又怎会把我这个风尘女子放在心上!”

    “小弟再多女人,也不能少了玉姐你啊!被陛下招为驸马,小弟也是没有办法,迫不得已,京城处处杀机,小弟可是步履维艰,如履薄冰啊!”

    武天骄由衷地道。

    邀玉夫人不置可否,抱起了床上的女儿,道:“三年前,你突然失踪,经过多方打听,我才知道你是被楚白衣带走了,后来我发现,我怀了你的骨肉,她是我们的女儿,我给她取名念娇,小名娇娇!”

    “念娇!”

    武天骄望着她怀中的女儿,心中一阵感动,伸出双臂,道:“让我抱抱女儿吧!”

    邀玉夫人将小念娇放入他怀中,道:“听说你回到京城,妾身很是高兴,恨不得立刻见到你,只是考虑到你处境困难,妾身的身份···所以一直强忍着没有见你,小骄!你今天要是再不来,妾身就真的没法活了!”

    说着,红了眼眶,悄然欲泣。

    武天骄见状忙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搂着邀玉夫人柔腰,好生安慰了一番,想起先前那三个武功高绝的神秘男女,心中凛然,问道:“玉姐!那三个家伙是什么人?好生了得!”

    “那青衣人叫木灵子,红衣人叫火云子,蓝衣妇人叫水柔然,他们和我都是系出同门,同一个师父,我们是师兄妹!”

    邀玉夫人黯然道。

    “什么?”

    武天骄大惊,皱眉道:“既然你们是师兄妹,那他们为什么要害你?”

    “同门不同心,小骄,姐姐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是怕你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利,现在想不告诉你都不行了!”

    邀玉夫人蹙眉道:“我的真名叫金如玉,三十年前,在武林中也是颇有名气,绰号金衣仙子,我和那木灵子、水柔然、火云子以及土行龙均是西疆五行门五行神君座下的弟子,我们师兄妹五人号称五行绝魂,你听我们的名字,就知道我们是以五行命名的!”

    武天骄微微颔首,道:“这个小弟猜出来了,玉姐你是五行之首,金,排行老大!”

    邀玉夫人嗯的一声,道:“我是五行神君从小收养的孤儿,入门最早,因此成为了五行门的大师姐,五行神君分别传授我们师兄妹金、木、水、火、土五行神功···”武天骄听她不称五行神君师父,直称名号,大为惊异,禁不住问道:“玉姐!你为什么不叫他师父?”

    邀玉夫人闻言娇躯一颤,脸色一阵的煞白,眼中掠过了一抹的痛恨之色,咬牙切齿地道:“他不是我师父,他是我的大仇人,我的父母全是他杀死的!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岂能叫他师父!”

    武天骄愕然,一时无语。

    邀玉夫人继续道:“五行神君杀了我父母,见我年岁小,什么都不知道,故此,才收养了我,骗我是孤儿,哼!他收养我,传我武功,也是完全没有安好心,不过是将我培养成杀人工具罢了,后来我长大成人,也确实为他杀了不少人!这老贼没有想到,我会在他的密室中,找到我父母的遗物,得知自己的身世。”

    “你报仇了?”

    武天骄凛然道。

    邀玉夫人微微点头,凛然道:“为了报仇,妾身牺牲了不少,但终于还是杀了那老贼,得报大仇!”

    武天骄见她说的轻描淡写,却也知道她报仇的过程一定很坎坷,也就不再追问,以免触及她的伤痛。

    过了一会,邀玉夫人心情稍稍平静,拉着武天骄在床榻上坐了下来,抱过了女儿小念娇,放到床上盖好了被子,道:“娇娇被木灵子点了睡穴,我不会青木神功,不能给娇娇解穴,只能让娇娇自然醒来,我们师兄妹所学的五行神功心法各异,彼此相生相克,却又自成一系,各自修炼的心法除了五行神君,只有自己清楚,所点的穴道也只有自己的独门心法才能解开,再不···就像你刚才对我那样?”

    说着,脸色微微羞红,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想起刚才的香艳情景,武天骄心头一阵火热,但这时候可不是的时候,忽地站了起来,道:“玉姐!我···我想请你帮帮我救一个人?”

    “救人?”

    邀玉夫人微微一怔,问道:“什么人?”

    武天骄脸色微微一红,道:“是···铁玉瑚,她跑去晋阳王府闹事,结果给那百里飞雪擒住了,你也知道,我和那百里飞雪···我不想面对她,也不想见到她!”

    “你来找我,就是想我帮你救你的情人?”

    邀玉夫人大为不悦,心头酸溜溜的,满是醋意,哼了一声,板起了脸,道:“原来你一直都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枉我那么想念你,还给女儿取名念娇,念娇念娇念的就是你的骄,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武天骄暗暗叫苦,连忙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嬉皮笑脸地道:“不是的啦!玉姐!正因为小弟把你放在心上才会来找你,如果不把你放在心上,小弟又怎会单单来找你,而不去找别人呢?你不要生气啦,小弟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啦!说起来我们都老夫老妻的了,你犯得着为那个铁玉瑚吃醋,那铁玉瑚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哪能跟你比啊!你又美貌,又高贵,京城中人,谁不知晓!”

    这话把邀玉夫人逗乐了,捏了他一下鼻子,嗔道:“你呀你呀!你就会哄女人开心,看在你今天救我们母女的份上,还算来得及时,本夫人大人大量,就不跟你斤斤计较了,就依你,走一趟晋阳王府,把那铁玉瑚要来,相信你父王会给我这个面子!”

    “这才是我的好玉姐!”

    武天骄喜笑颜开,顿了一顿,又道:“玉姐!你干脆好人做到底,小弟还有两个侍女,她们如今都住在客栈,就让她们和铁玉瑚住到你的沉月洲来,你看如何?”

    “你还真是得寸进尺!”

    邀玉夫人娇嗔道:“是不是让那个董天凤也一起来啊?”

    啊!武天骄一怔,苦笑道:“玉姐你都知道了?”

    邀玉夫人嗯了一声,道:“知道什么?知道你风流成性,拈花惹草,你的本事不小啊!居然勾引的那董天凤舍弃了萧国梁,对你倾心,还有那萧家姐妹,哼!我可得提醒你,女人太多了,不是什么好事,小心桃花劫,你可知道,在我天上人间,还有一大批的豪门贵妇对你念念不忘,等着你安慰她们呢!”

    “这个玉姐不用担心,再多的女人小弟也应付的过来!”

    武天骄嘻嘻笑道:“小弟今非昔比,身怀御女功法,夜御百女也不成问题。”

    “你就吹吧!”

    邀玉夫人白眼道:“你现在是驸马爷,再拈花惹草,小心檀香公主吃醋,告到皇帝那儿砍了你脑袋!”

    听到她提及檀香公主,武天骄顿时想起了武德公主和端阳公主,心头一动,迟疑了一会,道:“玉姐,你可知道端阳公主?”

    “端阳公主!”

    邀玉夫人微微一怔,颔首道:“当然知道,你怎么提起她来了?是不是你招惹人家了?我可得提醒你,这个端阳公主可是个变态的,只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你要是招惹她,准没好果子吃!”

    “是没好果子吃!”

    武天骄恨声道:“小弟差点死在她手上,幸好我命大,命不该绝!从地牢中逃了出来!”

    邀玉夫人闻言恍然大悟,怪异地注视着他道:“原来两天前从武德公主府里逃出来,在大街上裸奔的男子真的是你!起初我还有所怀疑,你倒真是有胆啊!居然敢去惹端阳公主那个女色魔!”

    武天骄脸皮再厚,也不禁微微泛红,被人逼得光天化日之下,大街上裸奔,简直是耻辱!哼声道:“可惜让那个女人死的太便宜了,不然,我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什么?”

    邀玉夫人一愣,道:“谁死的太便宜了?你是说端阳公主?”

    武天骄点头道:“我逃出来的时候,杀了她!玉姐你不知道吗?”

    “谁说她死了!端阳公主至今还活的好好的!”

    邀玉夫人没好气道:“她只是受了点伤,原来是你打伤了她!幸好你没杀了她,不然,官府通缉你的布告早贴出来了!”

    第026章 许二娘

    “谁说她死了!端阳公主至今还活的好好的!”

    邀玉夫人没好气道:“她只是受了点伤,原来是你打伤了她!幸好你没杀了她,不然,官府通缉你的布告早贴出来了!”

    “原来那恶毒的女人没死!”

    武天骄腾地站了起来,一蹦多高,吼叫道:“老子一直觉得太便宜她了,她没死那可是太好了,老子正要找她报仇,我会让她生不如死,让她知道我武天骄不是好惹的!”

    邀玉夫人被他吓了一跳,只见他面目狰狞,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眼中露出骇人的凶光,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魔兽,不禁心中凛然,料想他在端阳公主手里一定吃了大亏,恨之入骨,当下叹了一口气,蹙眉道:“我不知道你受了什么苦,可那端阳公主毕竟是皇家公主,你要找她报仇,可得考虑到后果,杀了她,在神鹰帝国你将无容身立足之地!”

    “报仇不一定要杀了她,对付她,我手段的多得是!”

    武天骄哼声道,沉吟了一会,又说:“她恨我抢了她的相好,老子到现在还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她的相好是哪位?玉姐,你知道她的相好吗?”

    邀玉夫人微微点头,道:“她的相好可是很多,在京城之中,与她有过暧昧的贵妇人不少,但大多她都不会放在心上,如果我猜想得不错的话,她说你抢了她的相好,那一定是华玉夫人!”

    “华玉夫人!”

    武天骄一惊,愕然道:“华玉夫人也好那东东?”

    “那倒不至于!”

    邀玉夫人淡然道:“华玉夫人早年守寡,独守空闺,难免不空虚寂寞,端阳公主趁虚而入,搭上了华玉夫人。华玉夫人在没有认识你之前,与端阳公主时有假凤虚凰,可在认识你之后,便与端阳公主少有来往,彼此几乎断了关系!端阳公主对华玉夫人情有独钟,在得知你和华玉夫人的关系之后,自是对你恨之入骨,明白了吗?”

    武天骄愕然,脑中浮现出华玉夫人在家门口与锦衣青年拥抱的情景,脱口叫道:“不对呀!我亲眼瞧见华玉夫人和一位年轻男子很是···很是···”“很是亲热是不!”

    邀玉夫人白眼道:“你瞧清楚那年轻男子没有?如果我猜得不错,那年轻男子便是端阳公主所扮,端阳公主素来喜欢女扮男装,以男人的身份出现在外!”

    听她如此一说,武天骄依稀觉得那锦衣青年与端阳公主很相似,除了装束不一样,不论身高还是体形几乎一样,不禁恍然大悟,道:“原来···那人是端阳公主!”

    邀玉夫人淡然道:“端阳公主从来不当自己是女人,自认不输给男人,争强好胜,认为男人能做到的事她也能做到,她喜欢的女人,自是不容他人染指,不仅是华玉夫人,她对镇国夫人云姬也是有所企图,你不但得到了华玉夫人,也得到了镇国夫人,这令端阳公主大受打击,你回到京城,她自然要报复你了,你落在她手里能逃出来,实属幸运,以后遇上端阳公主,千万要小心谨慎,别让她阉了你!”

    哼哼!武天骄冷笑道:“上次是本公子大意,不小心中了她们的陷阱,她们要想再抓住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着,四下望了望,道:“玉姐!绿芙呢?怎么不见绿芙?”

    “走了!”

    邀玉夫人淡淡地道:“绿芙去了孔雀王朝,自立门户去了。”

    说话之际,外面的院落中响起了一片喧闹的声音,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名红衣女子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小楼,惶急地叫喊道:“夫人···”当她冲进卧室,看到邀玉夫人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转首看到邀玉夫人房中多了一位白衣少年,不由一愣,武天骄也正在瞧她,双方打个照面之下,都愣了一愣,均为对方的容貌感到惊艳。

    冲进来的女子身着大红绸缎,生的美妍艳丽,唇若涂朱,媚眼横视,衣衫抹胸甚低,露出胸前一片白生生的雪白肌肤,紧身罗衣衬托出纤腰丰臀,身材美极,撩人遐思,望之不过三十许年华,风韵如火,就像一个熟透的大红苹果,道不尽的风情万种,冶艳娇媚。真是一位妖艳妩媚的惹火尤物。

    看到红衣女子进来,邀玉夫人站了起来,指着红衣女子对武天骄道:“她是我新任的天上人间大总管许二娘”又对红衣女子道:“这位是武三公子!”

    听到“武三公子”四字,许二娘恍然大悟,讶异地打量了武天骄两眼,微微一躬身,道:“奴家见过三公子!”

    嗓音嗲而又腻,荡人心神。

    武天骄忙还了一礼,瞅向邀玉夫人道:“玉姐!那···小弟先告辞了,改日再来看你!”

    邀玉夫人也知留他不得,微微点头,道:“我送送你!”

    对许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