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0章、第031章、第032章、第033章、第034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30章 百里飞霜

    神鹰帝国自太祖皇帝宇文鹰建国至今已有三百二十一个岁月,帝国历经风雨沧桑,由建国之初的千疮百孔、百废待兴,逐渐地恢复了元气,走向强盛,起起伏伏,由弱到强,再由强走向了衰落,经历和历史上的众多王朝一样,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历史仿佛又回到了前王朝昊天王朝的晚期。

    宣和年间正值到了神鹰帝国的最衰落时期,国力江河日下,加之这一场百年罕见的大雪,给本已萧条的帝国雪上加霜,但神鹰帝国历经三百多年的发展积累,国势虽然远不能与历代先皇时期相比,但还是颇为强盛,因此民间安乐,伎乐极盛。达官贵人家中往往建有戏台,饮宴欢歌,竞逐新巧,至乎通宵达旦。

    现在晋阳王府的这个戏台更是别出心裁,上下共有三层,建成宝塔样式,高高耸立,金碧辉煌,灯火遍布台中,另以各色彩帛做成小灯笼,将屋檐廊柱层层装裹,凭空描出整座戏台的轮廓来,看上去便如空中楼阁,有仙人歌舞于上,远近可观。

    一脸阴霾的武无敌落座正中,面上露着勉强的笑容,对过来见礼道贺的客人点头致意,他身边的座位却是空的,今日庆宴的正主儿武天骄却是踪影未见。旁人见他眉宇间竟在此大喜之时微含怒色,虽觉奇怪却是谁都不敢询问。

    晋阳王武无敌脾气好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有时却也颇为倔强,连对当今陛下他急起来时都敢顶撞,至乎一怒之下愤然离去,又有谁吃了熊心豹胆敢在其心情不佳之刻来惹他了!因此大都装作未见一般,自顾有熟人打着招呼。

    原来皇恩浩荡,武家三公子武天骄倍受当今陛下和皇太后青眯,招为当朝的最小驸马金刀驸马,许配檀香公主,此等大事,武家人自然要摆宴庆贺,之所以选择今日,主要是由于前几日武天骄失踪了,拖延了下来,今番武天骄回来,尽管武无敌对这个儿子并不如何上心,但驸马就是驸马,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当今陛下和皇太后娘娘的面子上,勉为其难地为儿子当选驸马摆宴庆贺,京城的大小官员们得知后,自然是不请自来,登门道贺。

    不过,令武无敌没有想到的是,宴会开始了,身为准驸马的武天骄却是失了踪,不知去了何处?

    武无敌看着台下的热闹情状,转头望了眼在旁垂手侍立的王府护卫队长王横,目光中怒色更浓。

    王横知道王爷意思,赶紧惶恐的附耳道:“属下已经遣派了全部人手出去找了,相信很快便能找到三公子,六小姐她们也去了天上人间,去见邀玉夫人,只要三公子还在京城,就一定能找到他!”

    武无敌闻言面色稍霁,却仍然愁眉不展的道:“都已经几个时辰过去了,人还未找到?此刻宴会已然开始,到时你叫本王怎办?这些人虽不致当面说些什么,却难免暗中嘀咕,嘿,以后本王的名声可好听啦!”

    王横头垂得更低,连连请罪道:“属下无用,请王爷责罚!”

    武无敌朝刚刚一个满脸谄媚笑容的走来恭喜请安的官儿略一点头,不去理他,自顾对王横低声吩咐道:“你不必在这里呆着啦。速速去宪兵局,让宪兵局派人把守各处出城通道,挨家挨户的搜寻,一定要把那小子给本王找回来!”

    王横肃手应了声是,摇头苦笑道:“王爷!把守各处出城通道倒是可以,但挨家挨户的搜寻,这···是不是太过于扰民了,陛下若是知道了···王爷还是要慎重三思!”

    武无敌大为懊恼,沉吟了一会,摆了摆手,道:“算了!由那孽子去吧,幸好陛下和皇太后没有来,不然,本王不知如何自处!”

    语声透着一丝的安慰,似乎为宣和帝和皇太后没来感到欣慰。

    顿了顿,武无敌接下去续道:“本王让你查得那如珠一事,修罗帝国方面的鹰眼可要消息传来?”

    王横肃容道:“属下正想给王爷汇报此事呢,修罗帝国方面的鹰眼已经有消息传来,那如珠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十分明了,原来她是修罗国已故的上将军那拉宗之女。”

    “那拉宗!”

    武无敌一愣,觉得这名字好生耳熟,想了一会,想起来了,眉头一挑,动容道:“就是那个二十年前,在战场上,被本王一刀劈成两半的那拉宗?”

    “正是!”

    王横正色道:“那拉宗死后,其家族陷入了没落,一落千丈,不到几年时间,家财散尽,那拉宗有一子一女,其子那如雷,由于得罪了朝中权贵阎家,打入死牢,那如珠为救其兄,迫不得已卖身于阎家,为阎家效命,做了修罗国的探子,自幼来到我帝国京城,为修罗国收集情报,刺探军情!”

    武无敌脸色愈发的阴沉,蹙着眉头,沉默不语。王横见了小心地道:“王爷!要不要对那个那如珠···”武无敌一摆手,道:“暂时不要动她,派人严密监视,看看她都与什么人来往,修罗国安排在我帝国的探子绝不止她一个,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务必做到将修罗国的探子一网打尽!”

    “王爷英明!”

    王横肃容道。

    “能将那如珠的身份调查的如此清楚,我方在修罗国的鹰眼着实了得!”

    武无敌赞许的微微点头道,正要说下去,门口的赞礼官拉长了声音道:“丞相大人到!”

    窗外月色很淡,繁星点点,星光闪闪,象是无数颗嵌在夜幕下的宝石一般,光芒四射,美丽而又神秘。浩浩天地,宇宙洪荒,藏著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晋阳王府内院,飞雪楼,飞雪夫人的卧室里,此刻正上演着一幕动人心魄的美人沐浴图。两名身穿淡兰轻纱、作侍女装扮的少女立在一个极大的浴桶旁边。浴桶里面满装热水,热气蒸腾,水面上铺满著一层五颜六色的鲜花末儿。二女展露著动人的笑容,轻轻挥动娇嫩的玉臂,不住往缸内洒著花瓣。

    窗户未曾关起,轻风微抚,烛光摇晃明灭不定,徐徐推开窗纱,温柔的吻上两名少女的轻纱。她们穿得又薄又少,轻纱飞扬间两具凹凸玲珑的少女胴体隐隐展露,却因忙於洒花而顾不及遮掩,妙目流波,只顾瞧著眼前浴桶旁正自宽衣解带的人儿。

    那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发挽宫鬓,插著白玉步摇,粉红白嫩的脸蛋上,两道黛色的柳眉儿,细细弯弯,有如翠羽新月,翦水双瞳里闪耀著动人的光采。此时在纤纤玉臂的轻盈挥动下,她原本上身内著的缀白花淡紫中衣和外罩的粉红轻纱,以及粉红缀紫花腰带、粉红长裙,纷纷坠落,飘洒在地。一具艳绝人寰的美妙胴体逐渐的显露了出来。

    她动作极快,方自脱去全身衣裳,在身旁侍侯的二女尚未看清她最得王爷喜欢的娇美玲珑身材,就只见眼前白影一闪,她已全身没入了热水翻滚、香气蒸腾的浴桶之内。

    二女手上动作不停,均心道:“府内之人都传说,飞雪夫人出身于武林世家中的百里家族,武功高强,今日看来,果然是确有其实!

    她二人暗自羡叹时,只听“咕咕”一阵声响,飞雪夫人已将臻首从水里冒了出来,轻轻娇喘,抬起脸儿仰於水面,红艳的樱唇轻轻吹著水面的花瓣,一截玉石似般晶莹的小`腿浮在水面之上。她此刻双眼轻闭,长长的眼睫毛儿带著清水露珠,不停滑下莹洁秀美的脸庞。几片花瓣贴在的双颊上,衬得她面容更是娇~媚无方。

    尤其那露出水面的半截粉~腿,光滑如玉,闪闪发光,使得那满桶的鲜花都似失去了颜色,黯淡无华。她微微曲伸了一下,水波荡漾,有几滴溅了出来。两侍女连忙俯躯,用手中的花瓣轻轻那一截小腿,边还注视观察着她的脸色,看是否力道用的恰到好处。

    飞雪夫人轻轻”嗯”着,双眸紧闭,两颊陀红,娇媚无伦,二女纵然同样身为女子,此际见着这般模样,仍感心动不已。

    这时,窗外似乎传来一些声响。飞雪夫人突然睁开美眸,一双玉臂从水内伸出,玉指轻弹,轻轻挥了一下,一滴水珠迅快朝窗外飞了出去。

    二侍女不识武功,恍若不觉。

    听到窗外不能掩盖的衣袂飘拂声,飞雪夫人心中一动,默思片刻,忽然樱唇轻启道:“好啦,你们退下吧。”

    两侍女脸显惊讶惶恐之色,往日里常常听其他姐妹述说这位夫人的生活习惯,知道她最喜沐浴,常常一洗就是两三个时辰。今日为何一反往常呢,莫非嫌自己姐妹侍侯的不好,念及她在王府内的权势,不有都有大祸临头的感觉,欲要出声询问,迟疑了一下终就还是不敢,面如菜色的躬身退了出去。

    飞雪夫人对此似乎视若不见,此刻她本是静谧安详的芳心已经一片凌乱,深呼一口气,镇定了一下,静静望著窗口,幽幽的道:“你来了么?”

    窗外月华闪烁,洒下一地银辉,却只有风声吹拂,无人作答。

    发夫人等了一会,未得回答,不由嘴唇微张,眼眸轻转,俏脸上射出一丝奇异的红晕之态,蓦然整个娇躯都从浴桶内站立起来。

    烛光摇曳下,她赤裸的身躯带著水珠,散发著奇异的光芒。水珠从丰满坚挺的玉兔滑过,一路往下,最终到达双腿之间,而那修长光滑的玉~腿并未合拢,茵黑的柔毛湿湿的粘在一起,水珠滴下发出叮咚地响声,听来宛若在演奏一首动人的乐曲一般。

    窗外终于又发出了响声,听起来似是有人在呻~吟。

    飞雪夫人美眸微眨,叹息道:“大哥,你既然敢来此地找我,却又为何临时怯场?你莫非当真不敢见飞霜吗?”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已是从窗外跳了进来。

    只见此人身材颀长,长身玉立,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双目经盯着那水珠盈盈的赤裸娇躯,动也不动。烛光映著这人面容,剑眉星目虽略嫌有些沉郁,却也遮掩不住那股凤仪潇爽之姿!

    他进来之后,立即沉眉敛目,不敢望向对面近在咫尺的那具令人血脉喷张的至美胴体,极力压下心中的绮念,低声喝道:“飞霜,你怎仍如未嫁之时一般刁顽?纵是为了逼我现身,亦不用这样啊!你须记得我二人间的关系身份,还不快快穿妥衣裳!”

    飞雪夫人噗嗤娇笑出声,以讥讽的声调说道:“想不到素来浪荡不羁的百里大公子,娶了武家六小姐之后,竟然变成了个正人君子?实在使人料想不及啊。若非适才你避开我突然一击时,用上了百里家的‘随风拂柳’的独门身法,我还真不敢相信你就是昔日里倜傥潇洒的百里孤星呢!你不素来胆大妄为之极吗,怎现在这付神气呢?”

    原来此人便是百里世家的大公子百里孤星,武家六小姐武红霜的夫君,百里世家的嫡系传人百里孤星。

    百里孤星听闻此言不禁面上一红,旋即沉下脸色,沉声道:“爹娘为了能攀上武家这棵大树,迫使我娶了武红霜,又迫使你冒顶飞雪与武天骄订婚,入住武家,飞霜,你我是同命相怜,由始至终,我都不能原谅爹娘的所做所为!”

    飞雪夫人闻言,本是娇笑盈盈的玉脸上顿时一暗,叹息的道:“谁叫我娘只是个侧室,又过世的早,但不管怎样,你始终还是飞霜的大哥,这种血缘关系不是人世间的斗争能抹杀得去的。”

    兄妹俩的对话若是落在外人耳中,定然大为震惊。原来此百里飞雪并不是百里飞雪,而是百里长空的另一个女儿,百里飞霜。

    百里孤星一直凝望着地面,目不斜视,但因为距离极近的关系,那双裸露的玉腿始终映入眼帘,摆脱不去。白嫩无暇,丰满挺拔,滑腻的似可一把就能捏出水来。此刻在眼前不住晃动,极尽妍态,伴着耳旁不在住传来的蟋蟋索索的摩擦声,使他知道对方正在依言穿着的衣裳。

    片晌工夫,耳中蟋索声突然停了下来,他知道百里飞霜已然着装完毕,满满地抬起头来,正面凝神注视着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入目只见一个艳丽娇媚的动人少妇袅袅婷婷地立在那儿,眉目如画,玉体丰满,一袭月白色的宫装,批发坎肩,尽显出丰盈胴体的玲珑曲线。

    因为刚刚沐浴过的关系,此刻脸颊陀红,樱唇丰润,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顾盼间闪烁着勾魂摄魄的魔力。一头湿湿的秀发,只用一枚翠绿色的玉环随随便便的绾住,垂及,随着她臻首的轻轻摇摆而微微晃动,十分的迷人。

    他不禁心下暗叹:“难怪那武无敌身畔美女如云,却犹独宠她三分!如此妩媚风姿,哪个男人能不为她所迷,按捺得住心中的冲动哪?爹娘虽然阴险狠辣,心计眼光还是不错的,竟能将女儿当作物品般送给人做小妾,以此获得武家的支持,使得百里世家近些年来家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嘿嘿,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啊!”

    他心中思索,眼光不由定定地注视在对方的脸上,百里飞霜对他的失神注视毫不介怀,没有丁点忸怩不安之感,显然是惯了被人如此打量,樱唇轻启道:“大哥,晋阳王府虽不是龙潭虎穴,但亦戒备森严,处处危机。你冒险来此,该不会只是来看望妹妹吧!究竟是何要事啊?”

    百里孤星闻言一震,沉思了片刻,不答反问道:“飞霜,你如今在王府中可生活的安好?”

    百里飞霜一愕,想不到他会问出此话,轻叹一声,似是极为不愿启齿一般,犹疑的道:“一入侯门深似海!武无敌虽然很喜欢女色,但他定力坚定,从来不曾专注过一个女子。无论我待他怎样好法,他经过了最初的热劲头后,对我已经是慢慢淡化了,尤其是那武天骄回来后,他已经很少来了,唉,原本我还想借助武家威势有所作为,但无敌如此待我,我早已心淡啦!”

    言下喟然,显是对于百里家的大小姐屈身为武无敌的一房小妾十分黯然。

    百里孤星哼了一声,眼中射出愤怒之色,咬牙恨声道:“还不是爹娘做的好事!为了攀爬武家父子,竟然罔顾女儿的终身幸福,当作礼物一般送于权贵,简直将百里家族百年的清誉颜面丢了个干净。嘿嘿,如今江湖中人谁不暗中耻笑百里氏,哼,每当我见到那些江湖人物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都恨不得有个地洞让我钻下去!”

    百里飞霜心下不禁有些怨恚:“当初又不是我自愿的,你如今又何必这般讽刺挖苦我呢?”

    面色阵红阵白,难堪地转首窗外,两人间一时静默无语,气氛尴尬起来。

    第031章 神鹰卫

    片刻之后,百里孤星忽然露出怜悯之色,叹道:“唉,只可惜了我们百里家族一个难得一见的才女却落得这种结局!”

    说到此处时顿了顿,似在思索下面的用词语气,试探的道:“飞霜,你可曾想过要改变目前的不幸状况吗?大哥或者可以替你想些办法!”

    “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

    百里飞霜嗤笑道:“你还是想想自己吧!想想怎么搞定武红霜,她可是闹着要和你和离!”

    百里孤星面露痛恨之色,道:“和离就和离,那种贱女人我早就不想要了,和离了正好落得个清静!”

    “爹娘可不会饶过你!”

    百里飞霜幽幽地道:“现在可不是和武家闹翻的时候,你想置家族于险境之中吗?”

    “那也未必!”

    百里孤星冷笑说,望见她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他赶忙续道:“我在京城多年,交到了一些朋友,他们或可有人不畏武家的权势,帮上一点忙!”

    百里飞霜心中起疑:“当今武家权势熏天,爪牙边布天下,纵以百里世家位列武林中的大门大派地位,亦不得不仰承其鼻息。大哥缘何夸此海口呢?”

    柳眉轻蹩,纤指将一缕散乱的发丝抚回脑后,在百里孤星将头转过去之际,她略显好奇的道:“不知大哥的朋友是何等样人,竟具如此本事?”

    百里孤星镇定了一下因她刚才充满了幽雅风情的动作而有些浮想连连的心情,顺口答道:“我有个叫魏天华的朋友,他与宫中的李寇交好,因此…”

    “李寇?”

    未待他说完,百里飞霜已迫不及待的打断他道:“可是皇家神鹰卫统领李寇?”

    百里孤星点头肯定道:“正是执掌神鹰卫的统领李寇,以他的势力,纵是武无敌亦怕要让其三分。只要你和李寇搭上了关系,武无敌就不会这般待你啦,那时,你或可重新振兴百里家族,使之完成百年来等上武林第一世家的未竟心愿!”

    百里飞霜芳心激荡不已,轻颤,正欲开口说话,忽然娇颜变色,同时百里孤星身形骤闪,黑衣晃动间已然失去了踪迹,百里飞霜的耳边却响起了他传音入密的低沉声音:“我先去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想通之后可随时来找我!千万莫要被武无敌知晓!”

    与此同时,门外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侍女红袖走了进来,道:“小姐!萧夫人来了,说要见您,您见是不见?”

    “萧夫人?”

    百里飞霜一愣,问道:“哪个萧夫人?萧丞相夫人吗?”

    “是!”

    红袖应声道:“就是丞相夫人!”

    “她见我干什么?”

    百里飞霜沉吟了一会,道:“见!请她到客厅!”

    夜色中的天京城,灯火处处,虽不复日间的繁华喧闹,但依旧有些车马往来,行人出没。尤其是印月湖中沉月洲上的天上人间,这里是全京城颇具名声的娱乐场所,画栋雕梁,气派非常,粉香脂艳,歌舞缠绵,最是令人心动的地方。自命的骚人墨客公子王孙,无不向往,将这一片歌舞场当作了温柔乡。

    此时,天上人间的一间厢房内,武天骄舒适地躺在软榻上,望向窗口数着天上的星星,耐心的等候自己那使自己心动神摇的美貌佳人到来。他和众多女子经历过的男女情事不知凡几,早不像初哥般急不可耐,但此刻竟亦有了些心急之情。

    过了片刻,外间响起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位盛装美妇人走了进来,顷刻间,室内的光线显得一亮,娇美窈窕的在宫服的包裹下更显成熟的魅力,充满力而动人的身体曲线令男人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妩媚柔软的红艳双唇叫人心动,有种说不尽的娇艳迷人,眼波盈盈,柔和笑颜下的容貌美丽绝伦,婀娜清丽中艳光逼人,是难得的人间绝色。

    她火辣曼妙的身材,完美无瑕地散发着媚骨天成的艳雅气质!在灯光的映衬下,又比平日增加了几分妩媚。如丝的秀发,笔直的鼻梁,俏丽而不失高贵的绝美的脸庞,性感的,即使惊恐时也带着几分勾魂般娇媚的眼睛,还有那高耸的、可以说完美的胸部,把整个匀称的身材衬托得格外撩人。

    此进来的美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高贵而又神秘的邀玉夫人。

    邀玉夫人虽已入中年,看上去却不过三十如许,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於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加之她是武者,内功精湛,全身曲线於柔媚中,另有一种刚健婀娜的特殊风味。

    看到邀玉夫人进来,武天骄迅速地起身,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露出贪婪之色。

    邀玉夫人柳腰轻摆,仪态万干的走到武天骄面前,一只凝脂美玉般的右手搭上他肩头,娇腻地唤一声:“小骄!”

    香雇披的薄纱自光洁上肌肤悄然滑下,露出一大片雪白晶莹她肌肤,眩人眼目。娇艳如花的性感开合奢张,似乎在发出无声的召唤,急剧起伏,一对饱满浑圆的肥硕玉兔似乎要破衣而出……端的话色生香,诱人已极。

    武天骄瞧得呼吸急促,目瞪口呆,脑子里什么事都忘了,双臂猛的一抱,想把面前诱人的人儿楼进怀里。

    香风一卷处,邀玉夫人带着一串咯咯娇笑逃开,不让他抱,秋波横视,媚眼儿如丝,娇笑道:“别急吗,小骄!”

    武天骄心痒难搔,两眼冒着绿光,发急道:“好姐姐,让我抱一下嘛……就一下。”

    邀玉夫人对自己的魁力不无得意之情,趁机道:“那你可得答应我经常来看我,你答不答应?”

    “答应,答应!”

    武天骄连连说道,现在对方说什么他都答应。

    邀玉夫人咯咯一笑。她知道男人在这个时候什么事情都会答应,暗暗露出一个成功的笑意,投入了武天骄的怀中,暂时满足他的欲望。

    武天骄顿时哈哈大笑,搂着美人儿大施魔爪之手,大逗手足之欲,乐不思蜀。

    邀玉夫人嘤嘤低吟,扭动着娇躯躲避着武天骄的魔手,过了一会,眼见躲避不了,索性推开了他,离开了他的怀抱,笑魇如花,娇媚万状地向他抛了个媚眼儿,开始轻舒玉臂,柳腰款摆,和着节奏跳起舞来,舞姿性感大胆,极为魁感挑逗。

    邀玉夫人一边跳,一边缓缓的宽衣解带、姿势说不出的美妙诱人,跳得竟然是脱衣艳舞。

    武天骄还是头一次看到此等的脱衣艳舞,大开眼界,瞧得目不转晴,不亦乐乎,能看到天上人间的老板娘邀玉夫人跳脱衣舞,这可不是一般男人能看到得,也只有他武天骄,心中欲火在悄然滋长。

    高贵美艳的邀玉夫人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露出一身雪白细腻的肌肤,身材好得没话说,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玲珑有致,美不胜收,性感惹火的体态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欲火。

    很快,邀玉夫人便只剩了贴身亵衣,她面上一阵羞红,舞姿变得不自然起来,几次想伸手去解抹胸扣子,都没有最后解下来。武天骄今日来找她,她早已有了献身的觉悟,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然而事到临头,却难免害臊羞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