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5章、第036章、第037章、第038章、第03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35章 贯通玄关

    “等等!”

    武天骄急忙追问:“你是谁?为何会说这秘笈是假的?”

    他虽然心中相信秘笈为真品,可是第十重心法实在是怪异,在还未练成之前,他还是有点犹豫。

    老人沉默一阵,才道:“小娃儿,是谁叫你来此?”

    武天骄道:“是我自己啊!练龙象神功,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所以我就选择这里。”

    “不是武无敌要你来的?”

    老人问道。

    “当然不是他,是我自己来…”

    武天骄话未说完,倏地惊觉老人话问得奇怪,一时愣住了。

    老人却听出蹊跷,冷道:“你的秘笈不是他亲手交给你的?”

    武天骄眼看已无法隐瞒,遂道:“也差不多啦!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拿来给我的,这些回答,你该满意了吧?”

    老人又问:“你那个朋友可是姓武?”

    武天骄更是狐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老人道:“晋阳王府有多少事能瞒得了老夫,嘿嘿!武无敌还真是颇有心机!”

    武天骄听出他话中有点话,言语未尽,又问:“你和武无敌有交往?”

    老人冷哼一声,轻笑道:“何止于交往,没有人比老夫了解武无敌,他身上有几根毛老夫都一清二楚,也许他根本不知老夫住在此山中,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武天骄愈听愈奇怪,想了想,还是觉得此人太过于神秘,不可尽信,遂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躲在暗处不出来?

    “你怕什么?怕我?”

    老人淡然道:“老朽只是一位落魄老人,不足以让你认识,倒是小娃儿你若想练此功夫,或许我能助你一二也说不定。”

    武天骄惊喜道:“你会龙象神功?你能教我?”

    “不敢,武家的龙象神功博大精深,老朽虽然略会一二,懂得一点皮毛,比起你胡乱练要好得多,就勉强算是指点你吧!”

    武天骄想及自己方才倒着练功,是有不妥,不禁又红了脸,有点困窘,干笑几声,随后想及,若如此胡乱瞎练,倒不如找个人来指点还来得保险,免得练不成也罢,弄个走火入魔就划不来了。

    想到此,武天骄笑了笑,道:“好吧,本公子就勉强让着你一点,不过你总该出来让我瞧瞧你是人是鬼吧?

    “老夫是人,你不必瞧也罢,若是鬼的话,嘿嘿!教你的当然是鬼功,你能练成鬼功,不就可以打败天下所有的人吗?天下无敌,何不乐呵!”

    老人轻笑道。

    武天骄瞟眼邪笑道:“那可不一定,有的人比鬼还厉害!”

    “哦?真有此种人?”

    老人不信地道。

    “当然有,就是本公子我!”

    武天骄指着自己鼻子,得意地笑道:“本公子就是恶人,你没听过‘鬼怕恶人’吗?所以你最好给我安份点,否则看本公子如何收拾你!”

    老人轻轻一笑,道:“小娃儿,你人小,脾气倒不小,口气也大,不知师出何门?”

    “逍遥门!”

    武天骄回答道,言语中多少有点的得意,心说:“我师父号称逍遥公子,创立的白衣门散了,就用他的名号名门吧!”

    “逍遥门?”

    老人沉吟了一会,淡然道:“老夫不曾听闻?”

    武天骄得意道:“你可真是孤陋寡闻,见闻浅薄!”

    老人哼的一声,也不以为意,问道:“不知逍遥门的门主是哪一位?”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武天骄得意地道;“不就是本公子吗,本门一向人才辈出,将来前途未可限量,所以你最好别惹本门任何一名弟子,不然有你受的!”

    老人轻笑不已,似乎已猜到这些全是这小子戏耍的把戏,所以并未再加以追问,顿了一顿,道:“老朽已很久未出门了,小娃儿,你想让我指点不妨到我这边来如何?”

    武天骄对这位神秘的老人很是好奇,早已想看看他是什么人,闻言立时答应:“好,怎么走?”

    “你往左方行向一座山峰,再斜对左侧五峰中的第三峰,老朽就在此峰的半边崖角处。”

    老人道。

    武天骄抬头往对面朦胧而带墨青的陡峭山峰瞧去,只有三座高峰,心想可能方位不对,遂照着指示展开轻功风舞九天,向左方更高山头掠去。不消一会,便已上了山头,果然瞧见了五座山峰。

    第三座峰面十分陡峻,但仍难不倒武天骄。他稍加衡量地形,已往下掠去,经过山谷一片紫柏林,再掠向那所谓的第三峰。

    到了第三峰,武天骄突然发现老人所指的地方是一片断崖,下面漆黑一片,深不见底,不禁叫道:“死老头!你想陷害本公子是不是?叫我往断崖钻?”

    老人声音淡淡传来:“以你的轻功,这深崖难不倒你,只要你飘身下落,不要离崖面太远,就可踩及凸出的崖块,只要顺着崖块走就行了。”

    “要是踩不到呢?”

    武天骄道,钻起了牛角尖。

    老人呵呵而笑,道:“你要是如此不济,就到崖底去洗澡吧!”

    “死老头!”

    武天骄嗔眼骂了一声,仍是仔细的往崖面瞧去,运足目力,眼中神光耀现,果然发现在十余丈下边有块凸崖,想落脚并非十分困难。

    武天骄心头稍宽,遂讪笑道:“本门主岂是随便就让你吓退的?老头子,你看着点!”

    说罢,业已腾身而起,飘身地往崖下落去,话说的虽硬,动作可小心翼翼,谨防老人会偷袭,对此,他在武德公主手里已经领教过了,一只右手总离不开岩面,以防万一时可抓攀。

    还好,事情并未如武天骄想像中那般危险,双足落下凸岩,还差七八尺才是悬空。

    脚一落地,武天骄心中一阵踏实,转样又生,大摇大摆的晃进山洞内。

    只见山洞里边呈椭长方形,丈余宽,最里侧则如削平的大圆桌堵在壁上,空空如也,哪来的人?

    武天骄看了四周,不见人影,不禁焦急道:“死老头!你敢坑我?”

    话音刚落,老头声音已从面四八方传来:“这是个坑,但未必能坑你…”

    武天骄截口道:“你却骗我来在这里,你存何居心?”

    “老朽的确在此洞内,只不过一块巨石把我们隔开了。”

    老人道,他已将声音回收成了一处,不再扩散。

    武天骄仔细听来,果然听及声音是从圆石壁背后所发,心情也为之放松不少,嗔谑道;“来都来了,还要什么花招?把石头弄开吧!”

    老人道:“小娃儿,恕老朽正在闭关期间,不能开启此门。”

    “闭关?”

    武天骄恍然大悟,却不搞不懂,道:“你一个人在此闭关,怎么没有人给你守关护法?就不怕有人闯进来打扰了你!”

    “老夫独来独往习惯了,不需要人来护法!”

    老人淡笑道:“此是一种自我期许与突破的方法,你不也想找一处无人地方练功吗?老夫只是多加一块石壁而已。”

    “你是说,要练更高深武功,然后找个地方关起来独自闭关?”

    武天骄道。

    “不错…”

    老人笑道。

    武天骄嗤之以鼻,嘿嘿邪笑道:“一个人闭关练功岂不闷死了,本公子也曾闭关三年,可都是有人陪着的。哦!老头,你在练什么武功?我看是老鼠功吧!专门穿墙凿洞的。”

    老人淡笑道:“若真能练成此功,岂不也是天下一绝?”

    武天骄戏谑道:“我看你你不但在练老鼠功,也是‘职业囚犯’,没事就得关上几天才能心安理得。”

    老人苦笑道:“老朽没想到的,你都替我想到了,你实在是位发明家。”

    武天骄得意笑道:“好吧!你要当囚犯,本公子也不便剥夺你的权力,门不开也罢,总不能让我迷糊到底,你总该有个外号吧?”

    老人喃喃道:“都已十数年未出武林…老朽连名号都忘了…”

    武天骄眉头一皱,心说:“你还真会保密,也罢,我激你一激!”

    想到此,嗤笑道:“我看你是闭关闭昏了头,名号也忘了,也罢,本公子送你一个…”

    灵机一转,脱口道:“你看‘鼠辈’这字号如何?賊头贼脑又见不得人,很适合现在的你。”

    老人听了有点哭笑不得,哼声道:“有这么严重吗?”

    “这已算最轻的,若再重一点就会变‘鼠贼’了!”

    武天骄说完已嘿嘿直笑不已。

    老人似觉得说不过武天骄,苦笑道:“就随你吧!时间不多,你不想多学点东西?”

    想及武功,武天骄忙凝起心神,摊开秘笈,问道:“这可是武家的龙象神功,你到底懂不懂?你能指点我什么?”

    老人沉吟一阵,隔着石壁已道:“据老朽所知,此神功并非真的要倒立乾坤,阴阳倒转,此功外练为有形,内修为无形。内修之境随外练之提高而境界愈高;而内修又反过来极大地促进外练的迅速提高。内修至高层次将是‘只有意会,难于言传’之境界。悟通宇宙万物相衍相生之道理,使体内产生相对的内力运行全身,以达到无所不至无所不达的地步。”

    武天骄喃喃念着:“龙有神则神往之,神已往则心近之……近心者将能挪移浩瀚江河……”

    目光移向秘笈,他又注视第十重心法,立时问道:“但这句‘龙象无形,则无极幻出,首推‘中军’,‘六脉’复沉,倒转乾坤,九宫衍生,此做何解释?”

    老人苦笑道:“此功高深莫测,或许要以宇宙运行道理来突破此功的更深奥道理,老朽没练过此功,也不知如何指点你,倒不如你先从初步开始练起,将来说不定可以不解而通。”

    武天骄想想亦觉得有道理,遂不再为此问题而打转,当下坐在地面,沉思默想。

    老人似知他的脾气,含笑道:“小娃儿,龙象神功乃是天下第一奇功,欲速则不达,老朽怕你心浮气躁,一股子就练如此神奇的内功,不慎将会走火入魔,伤及内腑,到时可就不好了。”

    武天骄闻言,心神又是一凛,照老人所说,自己若再练下去,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想到此,武天骄可不敢再乱练了,却又不便再向老人说明,想了想,遂笑道;“鼠辈老人,我是练过不少功夫,但听你这么说,我还是请你引导一番,免得我真的走火入魔了。”

    老人含笑道:“难得你能想得通,你就靠石墙而坐,让老朽试试看。”

    武天骄欣喜一笑,马上靠在石壁,以背心顶着墙,倒想看看老人,如何替他引导运气。”

    心思尚未消逝,只觉石壁传出两道热流,直往背心“命门”及“至阳”两穴迫进。

    此种“隔空打穴”、“隔物运气”的手法,全凭一身深厚内力,将其真气逼出体外,导向他人体内,非得有百十年修为不可,当今天下可找不出几人。

    老人的内功修为与武无敌比起来,恐怕也差不到哪儿去。

    如此一个高手被武天骄碰上了,他却一无所觉,还替人家取个“鼠辈”外号,实是有眼不识泰山。

    武天骄已来不及说话,只觉老人真气迫进体内,自己反而无法控制,任由这股真气在体内流窜。

    运行一阵,老人突然开口,声音十分惊讶:“小娃儿,你武功修为已至皇武之境?”

    他发现武天骄体内内力之雄厚,浩如江河,如今已被他带动,已然运转,而且渐渐浩大,到底有多浩大,他也无法测知。

    武天骄额头已冒汗珠,闻言迷糊地回答道:“那又怎样…”

    “这就奇了……”

    老人沉思半晌,又问:“你可服过灵丹妙药?”

    武天骄仍回答:“不知道!”

    他确实是不知道。

    老人间不出结果,也不再问了,他已认定这小子必定有所奇遇,一时爱才之心已起,准备引导他那股气流冲破三十六重天及生死玄关,以造就他将来武道进程更高的根基,冷声道:“小娃儿闭目凝神,你体内有穴道塞闭,老朽准备替你打通。”

    他不愿说出要打通生死玄关,乃是担心武天骄闻及此而心情高兴,无法凝起心神,徒增困扰。

    武天骄任督二脉早通,但奇经八脉的生死玄关未通,只要是练武之人,闻及要打通任督两脉或生死玄关,皆会欣喜若狂,老人不得不如此想。

    武天骄闻言马上凝起心神,准备冲穴。

    “三阳交会破天关,三阴乾坤倒天泉!龙无相,象无相,无龙无象,无寿者相,万象皆空,抱元归一。”

    老人喃喃念道,此正是龙象神功的心法口决。

    “龙无相,象无相,无龙无象,无寿者相,万象皆空,抱元归一?”

    武天骄跟着念叨着。

    忽然,老人厉声说道:“气守丹田,你可能会感觉全身很痛,但是千万不要催动真气抵抗。”

    说话间,真气源源不断从“命门”穴涌入,与武天骄本身俱有的真气汇合一体,随后不停在体内运转。

    先是慢速,其后已加快,再快,武天骄己觉得全身穴道经脉如充足了气而膨胀,气流宛如一条精灵毒蛇,充塞每一穴道每一角落。

    真气速度越来越快,武天骄但觉全身有若针刺,开始疼痛而呻吟,冷汗已冒出额头,甚至于全身。

    流窜的真气,好似带了利钩,不断冲撞乱刺细嫩脉络,像要揪掉全身的任何一块细皮嫰肉。

    虽然老人事先已经做过提醒了,可是武天骄还是感觉一阵骇然,这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人灌入到自己体内的真气,莫说是不反抗,即便是反抗,也是白搭,面对他的浑厚的内家精厚真气,自己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随着真气在体内的运行,武天骄立刻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裂骨撕肉般的疼痛,汗珠和血丝从体内不断地从皮肤毛孔中渗出,原本洁白无尘的白袍,被打得透湿,染得鲜红,老人的真气贯通了武天骄的奇经八脉之后看是向丹田里汇聚,随着真气的越来越多,渐渐地,武天骄感觉到一阵眩晕。

    老人加大了真气的汇聚,毫无遗力的全力帮助武天骄打通体内奇经八脉,生死玄头···武天骄仿佛在经受着极刑,千刀万剐、割肉凌迟也不过如此,已然有点受不了,叫道:“老头…痛死我了…”

    老人浑浊而带倦意的声音传来:“忍着点,快成了!”

    真气运行的速度更快,好似带了刺的流星在武天骄体内打转,奔流不息,武天骄几乎忍受不下而抖颤着身躯,整个脸已涨得通红。

    突然,体内的真气分成两脉,一左一右,从双肩劈开,盘向脑部太阳穴,然后直窜头顶百会穴,相互交叉,有若江湖泄堤,万钧飞瀑的往下急冲。

    那股劲道,实如烧红的岩浆灌在体内游动。

    啊——武天骄受不了而尖叫出声,想逃开已是无力。

    老人大喝;“不准动!”

    声音仍在耳际缭绕,两股狂流已往下冲向任督两脉,狂流窜过,突如通了电般冲破两脉而结合在一起,继而穿过了奇经八通,贯通了生死玄关,纷纷向四处涌去,已是无所不至无处不达了。

    武天骄“啊”的尖叫,当气流汇合之际,就如两把烧红利刀插在体内,而交汇成一处。他已是湿透背脊,进人昏迷状态,此种如岩浆烙体之痛,有几人能忍受得了?

    第036章 遁世魔宗

    武天骄“啊”的尖叫,当气流汇合之际,就如两把烧红利刀插在体内,而交汇成一处。他已是湿透背脊,进人昏迷状态,此种如岩浆烙体之痛,有几人能忍受得了?

    “轰”就像一颗炸弹,在武天骄的脑海之中突然爆炸,武天骄身躯一震,突然感觉自己失却了分量一般,神魂飘飘荡荡,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远远喷了出去,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这口鲜血喷在的石壁上,竟然诡异的呈现乌黑的颜色,宛若固体一般,居然并不流动,看上去,简直就像一块漆黑的炭块。

    武天骄晕倒在地的身体,在他没有知觉之中慢慢抽搐着,肌肤的毛孔中再度慢慢地渗出点点乌黑的汁液,将武天骄身上轻柔的白袍慢慢的一点点的浸湿、涂黑……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洗经伐髓,脱胎换骨,先前的那身体内渗出的汗珠污渍,只是排除了肌肤或者肌肉里面的大部分杂质,而刻下排出的,才是真正属于骨骼内部的,至于武天骄吐出的那一口浓黑的血块,更是体内五脏六腑之中的杂质,亦是人体最难排除的污浊之物!

    武天骄现在的状况,若是用武道中人来讲,是为超凡之境!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脱离了凡夫肉体的桎梏,正式迈进了武道无上境界。

    要知道每一位武者者成就超凡境界,都要经历一段相当痛苦而又漫长的过程,用时短者数月,长者数年或者数十年,更有甚者,便是终此一生也是无法达到这个境界!而武天骄居然在那老人的帮助下,贯通玄关,洗经伐髓,真可谓是福泽深厚,若是说了出去,凡是武者没有一个不羡慕眼红的,得来全然不费工夫呐!

    老人业已收回真气,不断传出他沉重的喘息声,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为武天骄洗经伐髓,想必他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他仍带着一丝喜气,终于将武天骄体内的杂质排出,打通了生死玄头,将来武天骄在武道的修行道上进程不可估量。而且,武天骄其任督二脉早通,生死玄关再贯通,内力将相衔相通,生生不息,绵绵不断,威力将可增强一倍以上。

    这些都是武天骄始料未及的收获。

    好半响,武天骄从昏迷中悠然醒了过来,只觉痛楚尽失,疲惫之态也没了,所剩下的,只是满身的汗渍,瞧着黑漆漆的汗渍污物,一身的白衣变成了黑衣,想及方才那非人的痛楚,心有余悸,又有点恼火,怒道:“鼠辈老人,如此痛苦,怎不早说清楚?本公子差点给你痛死了!”

    老人没有回话,似在运气调息。过了一会,淡弱声音已传出:“没有痛死你,那表示你的功力又进了一层,你该高兴才对。”

    武天骄不置可否,偷偷运劲,果然内力如潮,充沛多了,运行的速度不知快了多少倍,心喜之余,感觉莫名其妙,问道:“老头!我和你非亲非常故的,你为什么要帮我?”

    老人苦笑道:“老夫也说不上来,觉得与你有缘,又爱惜你是个不可多得的武林奇葩,小子,你长强、腰俞、中极、关元、石门、气海、阴交七处穴位上的七个气囊是怎么回事?”

    武天骄闻言大感讶然,这位老人还真是深不可测,竟然将他体内的境况探测的一清二楚,当下道:“那是封印的毒囊!”

    “毒囊!”

    老人显然吃了一惊,沉静了一会,道:“你中了毒?”

    “是啊!”

    武天骄漫不经心地道:“中的毒毒性过于强烈,无药可解,只有暂时封印起来,慢慢地化解!”

    “能告诉老夫,你中的是何种毒?无药可解?”

    老人问道。

    “既然无药可解,又何必告诉你呢!”

    武天骄轻笑道。

    两人这一阵折腾,也已过四更天。

    老人道:“小娃儿,你身体的任督二脉和生死玄关全已贯通,对你来说,勤修练功,想必功力会渐渐精进,天已快亮,你是否要赶回去?”

    武天骄想及清晨铁玉瑚仍会送早餐来,不去接她,有点过意不去,当下道:“谢啦!鼠辈老头,好歹你总算把我十数年的禁锢给弄通了,你已经为武林造就一个盖世奇材,将来我会把你载入武林,把你的历史写的光荣些。”

    老人怪异笑道:“怎么写都可以,只要别把老朽写成‘鼠辈老头’,我就感激不尽了。”

    武天骄哼哼连声,轻笑道:“没办法,本公子取得名号,不能更改,这已是事实,我不能改造事实的。”

    老人苦笑道:“希望你的事实永远成不了真实。”

    武天骄得意道:“难噢!你赶快祈祷吧!最好能想起你以前的外号,否则这事已成定局了。我走啦!有什么想不开,我再来找你”时候也不早,武天骄告别老人之后,转身走出了洞外。到了洞外,武天骄朝悬崖上一看,天空一片墨青,月亮早已不见踪迹。

    衡量十余丈崖顶,武天骄已然泛起跃跃欲试念头,尤其体内一股冲劲,更支使他人往上冲。

    “老子试试能不能一步登天!”

    武天骄叫道,话声方落,他已腾身而起,十余丈高崖刹然之间就已从其脚下掠过。

    “哈哈!神功大成…啊—-”武天骄欣喜的激动大叫,身形已窜出崖面七八丈,人在空中,他却得意忘形的叫出声音,以为能在空中飘浮,岂知激动一叫,真气也忘了持续而渲泄,整个人从空中往地面摔去。

    武天骄啊的惊叫,总算他轻功不俗,在空中一折身,使了个金凤展翅,双臂舒展,借着空气中的一点浮力,稳住了身形,稳稳地落地,才不至于出丑,摔个四脚朝天,自嘲地笑笑道:“别高兴的太早,神功只是练成一半…”

    老人听及武天骄笑声逐渐消逝,也长长叹息着,不知怎么的?武天骄的离去,似乎带给他失落感:“这娃儿到底是谁的孩子?怎会如此精明过人?”

    他开始沉缅于过去,似乎也希望能有这么个儿子,可惜他老了,一切好像都将随岁月的消逝而不可得,他只有叹息。

    一连三天,武天骄都在隐密的山洞中练功。

    除了早晚铁玉瑚送餐来以外,他没再接触任何人。

    起初,功力似乎随着内力运行而增加,可是到了第三天,他却无法再突破,老是练不出结果,功力似乎在迟滞现象。照此下去,将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一时找不出原因,又想及了鼠辈老人,想来他可能知道原因所在。

    是以,武天骄趁着月夜清静时,又往老人住处行去。

    一回生,二回熟,武天骄很快找到老人洞口,将原因告诉老人。

    老人得知他已来到,心头升起一阵欣喜,马上追问:“小娃儿,你不妨将这段密秘功口诀念给我听,不定老朽能找出毛病来。”

    武天骄很快翻开秘笈,念道:“阴阳衍生之后,接下来便是:紫宫三现太虚境,日月回归天地门,龙象交泰冲玉枢,神阙幽冥换灵台……”

    老人听了动容,问道:“这真是秘笈所写?”

    武天骄道:“真的是如此,可是我一运气,好像真气就要岔开,在‘紫宫穴’还好,但化成太虚无境时,人从‘日月’穴反归‘天门’,就是‘百会穴’和‘地门’、‘涌泉穴’时,真气就聚不上来了。”

    “那你何不先窜‘百会’再回归‘涌泉’如此不就顺得多了?”

    老人道:武天骄道:“话是不错,可是下面一诀‘太白’穴要运劲冲向‘玉柏’穴,从下往上冲,一时也冲不了,真力就形成真空了……”

    老人接口道:“你可以先运劲到‘王柏’穴再往下冲,力量不就够了?”

    武天骄又道:“更奇的是在肚脐附近的‘神阈’要幻化幽冥连上背部的‘灵台’,这简直不可能嘛!若真力化成无形,不就等于散去功力了?”

    老人笑道:“你可以连上‘中冲脉’,如此则不必散去功力。”

    武天骄听了心中一动,讶然道:“可是秘笈为何没写?”

    “或许遗漏了吧?”

    老人轻笑道。

    “怎会遗漏那么多?”

    武天骄皱眉道,又将下面口诀念了一大堆,似乎这些都不甚合乎常理。

    老人听得眉头直皱,他也觉得这秘笈记载违背一般武学。

    武天骄念完了,才道:“我知道这其中必有道理,可是我就想不出来,老头,你帮我想想?”

    老人轻笑道:“我早想出来了。”

    “当真?是何原因?”

    武天骄激动地道。

    老人冷哼道:“这是一本烂秘笈,一无用处。”

    武天骄愕然,道:“你敢说我武家的秘笈是?”

    老人淡笑道:“也许未必,但这本不是记错了就是胡乱凑成的,一点用处也没有,倒不如丢掉它,老夫教你新的内功心法!”

    武天骄哪能接受他人奚落自己梦寐以求的龙象神功?霎时斥道:“你休想!我是来叫你解答,你竟敢要我学你的功夫?”

    老人道:“这秘笈太过于违背常理……”

    “就是如此,才能显得我武家的龙象神功独步武林,天下无敌,你是嫉妒,所以故意说这秘笈一无是处?”

    老人没想到武天骄会反应如此激烈,遂改口道:“小娃儿,你既练得不适合,就不要再勉强练下去,否则这对身躯伤害甚大……”

    “谁说有伤害?”

    武天骄嗔道:“我只是想不透,哪来的伤害?解不了就算了,干嘛硬说这秘笈一无用处?”

    “小娃儿,我说的是实话……”

    老人道。

    “什么叫实话?当初你为什么不说它无用?还要替我冲穴?”

    武天骄冷声道:“想不通就说想不通,我自己慢慢想,也由不得你说它是?”

    老人有些焦急:“此种运行方法,实是不能练……”

    “为什么不能练?”

    武天骄故意唱反调:“我就练给你看!”

    “小娃儿!那样会错乱经脉,轻者武功尽失,重者当场毙命!”

    “鬼才相信你的话!”

    武天骄得意地道:“本公子练定了,你解不了,算我白来,再见!”

    说着,头一甩,已往洞口行去。

    武天骄一直认为龙象神功天下无敌,一时又怎能接受老人所言?

    老人听及他离去脚步声,更是焦急,已喝道:“站住!那功夫练不得,听到没有?”

    言语中,显得激动而不自在。

    武天骄却捉狭的答着:“奇怪啦?秘笈在我手上,脑袋也长在我头上,我爱练不练,你管得着?你还是好好闭关练你的老鼠功吧!鼠、辈、老、人!”

    他一字字叫着老人名号,极尽捉狭的笑着,人已到了洞外。

    老人听了更是焦急,大声吼道:“那是‘倒转阴阳劫’,千万练不得”声音由激动而沮丧而悲叹。

    武天骄听了心中一凛,忙顿住脚步,回转到了洞里,叫道:“什么是倒转阴阳劫?”

    老人听他去而复返,大为欢喜,叹息道:“倒转阴阳劫即是令你经脉错乱,体内的阴阳二气颠倒,小娃儿,老夫是好意,那秘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