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5章、第046章、第047章、第048章、第04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45章 玄冰神功

    同一时间,黑剑剑间也涌出一股锐利无比的黑色剑气,玄冰神功和龙象神功爆发第一次正面交锋。

    “轰!”

    一声之后,天灵圣母只觉得武天骄剑上传来的剑气既阴柔又刚猛,诡异无比,有如太阴般柔和无比的内力,令自己的气旋九转始终找不到任何施力点,好不容易等到气旋九转旋到第五转的时候,终于破开这股太阴般阴柔的内力,寒冰层真气趁隙一举攻进黑剑剑身,正要延着剑身向上窜升的时候,来自武天骄身上另一股蕴含龙象神功的内力,再度从剑柄处涌出,当下立刻把自己仅余的四转内力彻底阻挡下来,并且趁势全部逐出剑身之外。

    “轰隆!”

    另一声气劲爆炸声再度响起,掌剑正式分离,只见天灵圣母身形如断线风筝,当场被武天骄体·内突来的内力震的斜斜飞了出去。

    一看到被自己的龙象神功震飞,武天骄信心为之大增,龙象神功的十重劲提到了十二重,打算趁着眼前的这个大好良机,乘胜追击。

    正当武天骄准备冲上前去的时候,空中异象突生,只见被武天骄轰出半空中的天灵圣母,双目紧闭,全身上上下下透出一层层的白色气体,这股气体转眼间已垄罩天灵圣母全身,四周气流似乎受到这股气体的吸引,不断朝天灵圣母身上汇聚而去。

    看到这个情形,武天骄心中很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手中廓天剑一扬,蕴含龙象神功十二重劲的黑剑如雷霆般朝天灵圣母击杀而去。

    同一时间,身形向前急速弹射出去,比黑剑来的更快的速度,一转眼,人已来到天灵圣母头顶处五尺之处,右手食指一弹,弹出九天神剑的第七剑,咸天剑,劲疾无比的金黄剑气立刻从指尖激射而出,射向天灵圣母的头顶百汇穴。

    眼看天灵圣母就要被来自前方和上方的攻击所射杀,这时候,天灵圣母身形突然定在空中,接着双眼突然张开,一股较刚才来的更强劲的冰冷暴风,瞬间从天灵圣母身体四周一涌而出,顷刻之间,这股冰冷的暴风已扩散到方圆一丈之内,暴风所扫过的区域,空气中的水气立刻凝结成一颗颗细小的冰块,强烈的暴风挟带这些冰块不断攻向处在暴风圈范围内的武天骄。

    当手中剑气离指之后,武天骄再也看不到剑气是否命中天灵圣母的头顶,只知道在那一瞬间,自己有如堕入寒流风暴之中,强烈的暴风挟带无数细小的冰块不断吹向自己,冰块打在脸上,触体生疼,眼中再也看不到外界所有事物,此时唯一的感觉就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冷!”

    这不是一般普通的冷,而是深入骨髓中的极度寒冷,那是一种连血液都快凝结成冰的极度寒冷,比之凌霄山太阴地府中极阴寒潭里的极阴之水尚要冷上数十倍,在这种情况下,别说要采取主动攻击,就连想保持体内血液畅通,都得花去好几成功力,更别说要以十成功力来应敌。

    只见武天骄急忙朝后方翻去,想尽快脱离眼前的这股冰寒风暴,才退到六尺外的时候,风暴内的气流突然改变方向,全数朝自己所在的位置袭卷而来,冰冷的气流有如一把把锐利的冰刀,不断射向自己全身四周,虽然有真气护体,但仍感到触体生疼,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用尽全身功力护住身体,已免被气流所割伤,等到身形落到地上的时候,早已变得狼狈不堪,身上衣服片片碎裂,头上的束发也不知落到哪里去了,全身披头散发宛如鬼魅。

    不久,空中的冰雪风暴缓缓散去,一道青黑色人影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武天骄身前,在武天骄还来不及闪避之前,雪白如玉的左掌已狠狠的印向武天骄的胸口,此人正是刚刚才聚起玄冰神功第四层极冰层的天灵圣母。

    玄冰神功共有五层境界,一层凝冰,二层碧冰,三层寒冰,四层极冰,五层玄冰,天灵圣母穷其一生,也不过修炼到第四层极冰境界,再想突破到第五层的玄冰境界,却始终不得其门,突破不了。但即是四层的极冰境界,武天骄也是难以抵挡,毕竟天灵圣母百多年的功力修为不是他可比的。

    仓皇之中,武天骄只得双手当胸一架,以十字型方式挡在胸前,硬生生接下天灵圣母这记蕴含极冰之气的极冰掌,“砰!”

    一记沉闷的声音响起,武天骄人如炮弹似的,被轰倒在地,强大的掌劲更把武天骄轰出地面十尺之外才停形,天灵圣母近两百年的功力修为,实是非同小可。

    只见武天骄身体倒在地上,双臂已凝出厚厚的冰层,此时正不断催运体·内的龙象神功功力抗入体而来的极冰之气。在一次又一次的呼吸吐纳之间,全身上下再度吸纳太阳之气进入体·内,随着太阳之气入体,双手的凝冰开始逐渐慢慢退去。

    武天骄功力之强,天灵圣母的寒冰层功力都压不下来,逼得天灵圣母只能动用体内的极冰之气,如今,把武天骄轰倒在地,天灵圣母心中不禁感到非常满意。

    看着正在竭力运功驱寒的武天骄,天灵圣母冷冷地道:“小淫贼,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敢动我乾坤宫的弟子,即是你是武无敌的儿子,我天灵圣母也要杀了你,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容你到五更,受死吧!”

    话才说完,立刻朝武天骄欺身而上,冷酷的表情充份显露在脸上。

    对于天灵圣母来说,乾坤圣母之所以会任命她担任乾坤八殿之一的天柱殿殿主,除了她武功高强、独挡一面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她心高气傲,性情冷酷,对敌狠辣,出手毫不留情,杀戮果断,武天骄遇上这样的强敌,面临着严峻考验。

    如今,武天骄虽然在天灵圣母的手中吃了一点亏,但绝不表示天灵圣母能轻易杀了他,就在他聚起龙象功,重新吸纳太阳之气的时候,脑中也不断思考如何才能应对眼前的天灵圣母。

    当天灵圣母再度发起攻击的时候,武天骄已趁机把手中的极冰之气逐出体外,同时也拟好对付天灵圣母的策略。

    只见攻到武天骄身前的天灵圣母,双手指掌不停的变换,招招随心,记记随意,专攻武天骄全身各处要穴,看似雄浑的极冰掌,攻到一半的时候,立刻转成尖锐无比的极冰指,其中偶而参差坤月神剑,令武天骄一时感到难以应付。

    原本已拟好策略来应付天灵圣母的武天骄,哪里知道天灵圣母动起手来,有如疯子般根本不需要回气,看似有迹可循的招式,一来到眼前,突然变的难以捉摸,攻击的目标遍及全身各处大穴,而且手中真气变化多端,掌力、指气、剑气不断交叉运用,逼的武天骄只能被动采取防守。

    更令武天骄难以忍受的是,每次一接触天灵圣母的双手之后,一股冰寒刺骨的真气,有如细针般,不断朝着朝他身体各大穴道渗入,逼的武天骄不断缩小防守的范围。

    不到三十招,武天骄越来越难以招架,心中已经开始暗暗着急起来了,眼看天灵圣母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手中招式的变化也越来越多端,武天骄越打越心惊,之前早已拟好的应敌策略,此时早已抛到脑后,心中只想尽快脱离天灵圣母这种毫不停止的疯狂纠缠。

    一转眼,天灵圣母已攻出将近百招之多,在经过这将近百招随意攻击之后,此时的天灵圣母似乎有了突破,早已把寒冰掌法和坤月神剑忘的一干二净,心神处于无欲无我、唯有冰心的空灵状态,招招信手拈来,无迹可循,指、掌、剑随意运用,渐渐的脑海中已经把这三种攻击方式融为一体,再也分不出什么是玄冰神功、什么是坤月神剑。

    不久之后,只见武天骄原本布满龙象真气的脸上,慢慢变的一片惨白,双手再度出现一层薄薄的冰层,可想而知,天灵圣母的极冰之气已渐渐侵入武天骄的体·内。接着,武天骄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只见武天骄双手被天灵圣母手中的极冰之气震的向上弹起,中门一开,天灵圣母冰晶至极的坤月神剑趁机刺在武天骄的胸腹之上,饶是武天骄功力已修臻至皇武之境,也挡不住坤月神剑的锋芒,天灵圣母的极冰之气在这一瞬间透体而入,侵入武天骄体·内。

    武天骄闷哼声中,眼中露出凶狠无比的杀意,钢牙一咬,强忍胸腹的疼痛,心中燃起玉石俱焚的决心,右手一指顺势朝天灵圣母胸膛刺去。

    天灵圣母的坤月神剑刺中武天骄腹部之后,立刻朝旁边飘身而去,恰好避过武天骄这致命的一指,落地后,才一转身,一把黑剑已破空来到眼前,当下想都不想,身体立刻向后一仰,一式铁板桥,险险避过眼前这断头的一剑,剑气却也削落了额前的一缕发丝,端的惊险之极。

    待到天灵圣母起身一看,四下空空荡荡,已然失去了武天骄的踪影,当下不由的一呆,只听西南方向传来了武天骄的声音:“天灵圣母,一剑之仇,本公子记下了,今日看在韵华姐姐的面子上,暂且放过你,它日再见,你若再纠缠不休,本公子就让你见识一下擎天神功的厉害,哈哈···”笑声远去,渐渐逝去,似乎已到了十里之外。

    天灵圣母愕然,万万没有想到此少年武功修为如此之高,在中了自己的坤月神剑和极冰之气后,还能逃走,还能喊话,并且中气十足,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如此修为,假以时日,岂不要追上或超越自己。

    一念至此,天灵圣母心中惊骇,暗道:“不能!绝不能让这小淫贼活着,今日不除去他,它日必成大患!”

    想至此,听到武天骄的传音,好面子的她又岂能弱了威风,当下凝气对空喝道:“武天骄,你个小淫贼,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本圣母也要杀了你!”

    说着,顺着武天骄传音来的方向追了下去。

    武天骄伤势极重,但他吃过赤龙魔丹,体质特殊,是以能够支撑逃命,仍生龙活虎。也就是他,换作他人中了天灵圣母的坤月神剑和极冰真气,不死也重伤倒地。

    武天骄担心天灵圣母还会追来,在逃了一阵后,在通过一处杂草从生的相思林后,已闪入小径左侧一棵隐密榕树偷窥来路,果然,只见天灵圣母远远地追来了,穷追不舍。

    “我的娘呀!这老女人还真够狠心的,要赶尽杀绝!”

    武天骄又惊又骇,心中泛起了怒意,暗道:“老女人,本公子是看在韵华姐姐的分上,让着你,好男不跟女斗,不然,真以为本公子怕了你吧!”

    想了一阵,武天骄已有了策略,黠笑不已,心道:“好啊!天灵圣母,你有本事,尽管来追,本公子不把你撂倒,我就不叫武天骄。”

    他想着,把天灵圣母引到碧水山庄附近的山区再收拾她比较保险,自己熟悉那里的地形,如若出了差错,就召出胡丽娘和地煞夫人她们,天灵圣母再厉害,也敌不住人多。

    想到此,武天骄奔向了山区,故意暴露行踪,引得天灵圣母来追,天灵圣母一见到他,那还能放过,死咬不放,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受了伤的武天骄是那么难追,怎么追也追不上,真是邪门了。

    天灵圣母又是心惊,又是迷惑,百思不得其解,怀疑自己那一剑到底有没有伤了武天骄?她怎知道武天骄服食过千年赤龙魔丹,体质异于常人,不惧天下阴寒之物,具有极强的自我恢复能力,他除了被天灵圣母的坤月神剑刺伤之外,极冰真气根本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因此他还能坚持,不过也不好受。

    一天奔驰逃窜,武天骄已找到了理想地点。

    那是一处弯曲的小山谷,谷中有清潭,若想进入深谷,必定要通过此潭不可。山谷两边不少峭壁,尤其是清潭处,除了水就是壁,已无其他借脚之处,潭长十余丈,若绝高轻功者,尽全力腾掠,想越过也非难事。

    但武天骄却看准人性心理,只要在水潭中央放个垫脚石,很少人会不加以利用而更费力气的一次冲掠而过。因此,他的陷井就设在水潭泰半之处的一块浮木。

    用浮木而不用石块,就是武天骄精明之处,须知一片青潭,居中若凸出石块,必定十分惹眼,有经验者立时会起疑心,但浮木就不同了,山洪暴发时,多多少少都会冲下这些东西,偶而留在潭中,那是常事,而且他又非摆得正正中中,只要位置大略对了就可以。

    如此一来,若非是无比精明之人,一般人恐怕都得中伏了。

    武天骄就躲在水中,张着从空灵戒取出的绳索做成的圈套,准备套中天灵圣母。这种方法武天骄小时候曾用过,他当然也计算得相当可靠。

    一切弄妥后,不到一刻,天灵圣母已然来到了山谷。

    黝深的山谷,隐隐透露出一股神秘气息,更加使得天灵圣母相信,此山谷是极好的藏身之处。她毫不犹豫地掠向清潭,稍一照眼,怎知浮术设有陷讲,一提气,已纵身而起,飘掠的往浮木飞去。

    她正想以浮木为换脚地点。

    水中的武天骄仍能见着人影闪掠,心神已凝聚,准备扑击。

    就在天灵圣母左脚往浮木中心较高的鼠凸年轮眼踏去时,突然已往下陷,原来此处早已被挖空。

    “不好!”

    天灵圣母惊觉不妙,赶忙想抽腿,岂知浮木快捷不已的往上冲,如此一下、一上,其左腿很快陷入浮木之中。

    哗啦啦水花溅起,武天骄已冲出水面,手中围套急忙套往天灵圣母左腿足踝,谑笑道:“圣母娘娘!你走不掉了!”

    声音未落,他又猛力往水中拖去。

    情急之下,天灵圣母穷于应付,硬是被他拖入水中,惊怒之下,娇喝道:“找死!”

    一掌已击向水面,在武天骄的拉扯之下,玄冰神功完全施展不出来,但这一掌威势也非同小可,力道强劲,激起水花暴起数丈,潭面波涛为之汹涌腾撞不已,可惜也因此而削弱了她不少掌劲。

    武天骄本就有意将天灵圣母困在水中,淹她个半死,再将她擒住,是以一拖呀下水,就把绳索缠在水底石块上,随后已丢了不少石块猛往她身上砸去,再撞向她,已紧紧的将她缠抱着,免得她发威,否则一切都要改观了。

    一时之间,一男一女就在水中挣扎扭斗到了一起。在水中不同与与陆地上,武功招式几乎发挥不出来,天灵圣母内力虽强,但武天骄也不弱,自从被无心人打通生死玄关之后,功力更是与日继增,尤其他那股缠劲,好似八爪鱼,缠了人就很难解开。

    第046章 厉鬼

    最吃亏的还是在于换气,武天骄似能在水中得天独厚,并不急于换气,反观天灵圣母,经过半刻钟挣扎,后劲也渐渐弱了。左脚又嵌在浮木之中,无以脱逃,再这样下去,她终将被武天骄所制服,阴沟里翻船。然而她却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终于于半个时辰之后已瘫痪了。

    武天骄此时才嘘口气,倦怠而含有得意道:“要命,这女人强悍得实在像条野牛。”

    武天骄很快拉开绳索,浮出水面,连人带着浮木,将天灵圣母拖往岸边。到了岸边,马上点了天灵圣母周身大穴,将她双手反绑妥善,方自喘口大气,终于制服了天灵圣母,心中不免有点得意,呵呵笑道:“要是女人全像她一样,我非得累死不可!”

    这一阵折腾下来,武天骄累得不轻,精疲力尽,尤其胸腹间挨得天灵圣母的那一剑,本来伤口已经凝结,经过这一番拼斗,伤口又裂开了,鲜血直流,好在他自我恢复能力超强,伤口裂开仅过了一会,血已不在流,躺在石地上呼呼喘气,休息了一会儿,才坐起盘膝打坐,运功调息。

    天色渐暗,夜幕降临,山林间一片的寂静。

    经过近一个个时辰的运功调息,月亮出来了,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