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0章、第051章、第052章、第053章、第054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50章 金雕夫人

    白伽蓝向黑月蓉疾道:“我挟剑,你上!”

    黑月蓉怎肯错过这等机会,立时欺身尖呼而上。

    武天骄心里大急,着急之余,心中一动,运起了龙象神功,第一股内力,就自剑身逼了出去。

    白伽蓝抓紧剑身,正想劈手夺了过来,忽觉一股震力,透过指尖撞来,大吃一惊,连忙运功相抗。

    但一股劲力刚去,另一股大力又来,像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般,那股内劲汹涌澎湃,白伽蓝全身巨震,抵住了四道内劲,已全身顶抖了起来,待要松手,却手爪又被剑身吸住,无法可施。

    黑月蓉的攻势,被武天骄以武家的独门步法“移形换影”避了过去,但他也是险象还生,黑月蓉攻了三四招,回头猛见白伽蓝脸色大变,全身摇摇晃晃,幌幌欲跌,此惊非同小可,忙飞身过去,用力一拍,啪!掌击在白伽蓝肩膊上,白伽蓝往后一挫,但双手依然被九天神剑吸住,摆脱不得。

    武天骄施展的乃是龙象神功中的奇招“龙象九重劲”这“龙象九重劲”就是内力透过剑掌,冲击出来,而且一连九重,一重接一重,而且一重比一重更强,直把敌人震死为止,而且以剑掌吸住对方双手,除非九重内劲发完,否则根本无法松手。

    此时“龙象九重劲”已龚至第五重,眼见白伽蓝就要不支,黑月蓉魂飞魄散,抓住白伽蓝,用力一扯,“呼”的一声,白伽蓝终于双手脱离剑身,两人收势不住,脚步踉跄跌撞出去。

    这一下,武天骄大占上风,却也真正惹火了黑白双煞,两人情知武天骄武功大进,轻易不能取胜,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发出一盘尖啸,黑月蓉状若疯狂,跃上白伽蓝背上,两人怪叫,一步步迫前,使出了两人苦修近百年的“天罡地煞神功”这天罡地煞神功,十分残毒,一经袭中,三阴九阳,奇经百脉,全部震碎,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每一掌击出,等于四倍黑白双煞任一人的功力,也就是说,从一个黑月蓉或白伽蓝,变成了四个黑月蓉或白伽蓝,其威力可想而知。

    黑白双煞除私下苦练外,平素也绝少施用这天罡地煞神功,以免被敌手所悉,此时被武天骄逼得不得不施展了出来。

    “天罡地煞神功”武天骄心中一凛,知道这种怪功非同小可,当下不敢大意,白伽蓝、黑月蓉尚未发动,他一招“顶天立地”就递了出去,“顶天立地”上攻黑月蓉、下攻白伽蓝!

    但就在武天骄攻出的刹那间,白伽蓝、黑月蓉都不在了!

    黑月蓉、白伽蓝左右滚出,飞扑武天骄左右侧。武天骄一反手,剑分左右,正是逍遥剑法中的一招精妙剑招,“晨阳指晓”逍遥剑法,精妙奇险,白伽蓝、黑月蓉一时无法破招,但两人“天罡地煞”配合,也十分巧妙,一转而下,避过剑招,合而为一,在武天骄背后,“呼”地合拍出了一掌。

    武天骄想避,已来不及,要知道“天罡地煞”奇功,白伽蓝、黑月蓉浸淫了近百年,两人合击等于四人之功力,威力非同小可。武天骄尚未回身,已弹出了一招“弹指惊雷”咸天剑剑气“嗖”地飞射,被掌风而入。

    掌劲犀厉,摧坚搪铁,狂袭武天骄。砰!武天骄整个人被击飞四尺,到了船舷边,足方落地,血气翻腾,几乎站立不稳,跌下河去。

    要是这一掌被击实,武天骄不死也重伤,但他急中反袭的“弹指惊雷”已破掌劲而入,先行袭中黑月蓉右掌,“扑”地射穿了一个孔!黑月蓉右掌一旦被破,左掌即配合不上,白伽蓝掌势大受影响,所以“天罡地煞”掌劲仅发挥十之二三,故未能重创武天骄。

    这一下,双方皆有损伤,一时顿住。

    “好武功!”

    突然,船舱中传出了一个娇柔的声音,话音未落,一位雍容华贵、仪态万方的红衣美妇走了出来。美妇人约莫三十六七岁左右年纪,瓜子脸蛋,双眉修·长,相貌甚美,只是眼光中带着三分倔强,三分凶狠,神情间透着高傲。

    看到这位红衣美妇,黑白双煞脸色一变,连忙向她微微一躬身,态度显得恭敬之极,齐声说道:“盟主!”

    盟主!武天骄听了心头大惊,瞅着红衣美妇,瞬间想到了金雕盟的盟主,金雕夫人。原来此美妇人便是金雕夫人。

    黑白双煞也是难以应付,加上一个金雕夫人,武天骄可无取胜的把握,江湖传闻,金雕夫人武功之高,已达皇武中上层次,直追天下五宫之主,武天骄不过皇武三层,对上金雕夫人,哪有取胜的把握?不过能见到金雕夫人,也不由打量了她几眼,问道:“你就是金雕夫人?”

    “本座正是金雕夫人!哟!小兄弟,你的武功可好得很呐!”

    金雕夫人娇滴滴地道,那娇嗲的声音传入耳中,不由令人骨头一酥。

    武天骄听到这娇嗲的声音,心中一酥,暗自大骂:“你·娘的!还真是个狐狸精,真是会人,江湖传闻她有断袖之癖,此时看上去不像!”

    武天骄不敢再呆下去了,金雕夫人可是一只凶狠的狐狸精,加上黑白双煞,若是让他们给抓住了,非被白伽蓝爆了菊花不可!逃啊!

    一念至此,飞身向河中掠去。但金雕夫人哪里会让他就这样逃了,娇声娇气地说:“小兄弟!怎么就这样走了?不留下来做客?”

    口中说着,身子一欺,在空中留下一串串的残影。当“客”字还没有落下时,她已在空中截住了武天骄飞纵而去的方向。

    武天骄急于逃命要紧,什么也不顾了,双指齐弹,中天、羡天双剑齐出,齐齐射向金雕夫人的酥·胸,欲将她那对惊心动魄胸峰爆了。

    中天剑剑路浑劲,气势惊人,势如破竹。而羡天剑则是灵动万分,飞捷巧妙,如闪动的精灵,两剑合并有着惊人的效果,威力增加一倍都不止。中天剑直攻而入,羡天剑迤逦缠击。

    就如金雕夫人这样的人物也不由被这神奇万分的一剑吓了一跳,不敢怠慢,手指曲弹真气化作指劲疾射而出。

    “啵”的一声,指风四处激荡,河水都被激得扬起浪花。

    武天骄被这沛然的真气逼得飞射向甲板。在空的他也知道,要是回到了甲板上,那他今天就不用逃了。连忙身子一曲,向下平飞弹射而出,整个人就像一条飞蛇一般。

    这是风舞九天轻功中的一式“灵蛇飞舞”这一种轻功是与众不同,一般来说大多数的轻功都是站着施展的,而这“灵蛇飞舞”却是平着身子施展出来的,整个人就像在空中飞舞的灵蛇挪动变换。

    然而,武天骄还没到河面,金雕夫人先到了河面,右掌一按,轰——河中激起了一道水柱,如同活龙一般飞射向了武天骄。

    武天骄大惊,只得飞升而起,避开了水柱,身子就像是潜龙升天一般直冲向青天,大有破穹而去的气势。

    在金雕夫人的逼迫下,武天骄轻功展现的淋漓尽致,越飞越高,飞到近十五丈高之时,狂扑而下,他一扑而下的气势无比骇人,如同是千山压顶。

    一道金黄之色的剑气直冲而下,如同撕裂空间,穿破九幽。

    金雕夫人冷哼一声,不慌不忙,十指连弹,聚成一道指劲迎了上面。

    “啵!”

    破空的劲气,震得黑白双煞耳朵生痛,忙退到了舱门之中。

    武天骄在冲天的真气冲撞下,浑身大震,胸腔气血翻滚,险些忍不住喷一口鲜血,心中大骇,知道金雕夫人厉害,自己不是对手。借着对方真力弹起,在弹起的那一刹,生硬地一折身子,倒着飞射而出,如同苍龙入海穿飞向河面。

    同一时间,金雕夫人也是旧力用老,身子向下直落。

    “噗嗵”一声,金雕夫人尚未追到武天骄,武天骄已经一头落入水中了。

    金雕夫人吃了一惊,微微犹豫了一下,跃下大船,潜入水中,直追武天骄。

    武天骄一入水中,见金雕夫人追来,心里免嘀咕,一天之内,在水里被两个人追赶,岂有此理。

    大船上有着不少的金雕盟之人,见盟主入水都不由一呆,想去支援,又不敢,也不便。金雕夫人作为金雕盟主,她在武界中的地位极高,几乎可以与天下五宫之主平辈相称。现在若是同她联手对付一个后生晚辈,只怕是对她的名誉有损。这不仅关系到个人名誉,也关系着金雕盟的名声,再者,他们也不够份量自作主张。

    看到后面紧紧追来的金雕夫人,武天骄大为头痛,刚刚不久,才同檀雪公主的护卫在水中大战一场,现在又要在水中与金雕夫人展开大战,真是倒大霉。

    比起熊飞来,金雕夫人武功高太多了,武天骄这一次要想脱身,怕是难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希望,金雕夫人水性远逊熊飞,这无疑是她的一大弱点。

    武天骄回身想给金雕夫人一击,然而,当他一回身,不由一呆,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原来金雕夫人一入水,全身都湿透了,周身的曲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玉·腿修·长而浑圆,玉兔是丰挺而硕满,肥臀而圆润。身体的凹凸明显,就是那丰挺的玉兔都能看得到那嫣红的蕾儿,而那修·长浑圆的玉·腿也是能看得到那如润玉的肌肤。

    这绝对是一种致命的,再配上她那勾魂摄魄的玉靥,这可真是让所有的男人疯狂,若是面对如此诱人玉·体而不会有反应,那男人不是圣贤就是不正常的男人。

    就在武天骄入迷间,肌肤一痛,旋即从这金雕夫人地迷人的玉·体h回过神来。只见那可怕的指劲奔袭而来,快要射中胸膛了。

    武天骄骇然一惊,双掌狂推而出,使上了大般若千重掌,如同大海中狂飓的真气挟着河水狂卷而出。

    轰——两股真气对撞,爆发了轰响,激起了十数道冲天水柱,立激得河水滚动。

    第051章 靖国公主

    终于好了!这两天网线出了问题,原以为是猫坏了,害得我跑来跑去,累的够呛,谁知不是,是总机出了问题,要命!

    武天骄借势飘退,心里大流口水,心痒难搔,真是要死了,这样美的身体,真是让人受不了。

    幸好金雕夫人不怎么会水性,她能在水中穿梭完全是靠着一口浑厚的真气,不然刚才武天骄一呆,就要落入她的手中了。

    武天骄食指、中指和小指顺次接连弹刺而出,嗖!嗖!嗖!中天剑、羡天剑和从天剑依次弹射而出,快疾电闪。

    中天剑霸道、羡天剑灵捷、从天剑精巧,这三剑连续紧接而来,就是如同金雕夫人这样的人物也是不敢马虎大意,一阵的忙手忙脚。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武天骄忙借着这一机会再向河底潜去。待得金雕夫人化解三剑后,再看武天骄向底下黑漆漆的河底潜去,不由心中一急,这要是让武天骄逃走了,那她金雕夫人可真是威名扫地,颜面尽失,非被天下人取笑不可。当下把全身的真气提到极致,强硬地撕开面前的河水,直追向武天骄。

    武天骄感到背后水流冲激而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金雕夫人追来了,心中泛怒,当即回手一斩,以掌代刀,使出了武家绝学“无敌十三斩”无敌十三斩在水中施展开来,又是以掌代刀,虽远不如在空中那般灵活,但是武天骄的全力一斩其威势也是非同小可,快得惊人。逼得金雕夫人不得不停住身子,双掌一出,竟然硬生生地、紧紧地将武天骄的掌刀夹住了。

    武天骄心中凛然,暗惊对方好快的反应,肉掌奈何不了对方,不由心念一动,那把得自黑风盗贼团首领黑风王的钢刀自空灵戒中摄了出来,出现在了左手上,横斩而出,带着激流拦腰斩向金雕夫人的,势急如电。

    金雕夫人见了心神一凛,即刻一松手,十指连连弹出,十数道指劲破开水流,激射向钢刀。然而,就在这时,武天骄的右脚毫无预兆地猛踹而出。

    自入江湖以来,经过为数不少的拼搏以后,武天骄如今的实战经验丰富了不少,就是临场反应也是快捷的惊人。在危险时能使人的潜能完全暴出来。

    金雕夫人大为惊讶,却也不慌乱,纤脚连环踢出,挡住了武天骄猛踹而来的右脚。两脚相碰,武天骄感到一点都不好受,右腿痛得入骨入髓,但在这时顾不上什么疼痛了,一切都是逃命最紧要。借着这股踢力身子一挺,穿破河水,一口气潜入黑漆漆的河底里。

    这一切的动作都显露出武天骄对敌的机灵和聪敏。

    这一切的变化太快了,金雕夫人要追都来不及了。

    金雕夫人追之不及,只得恨恨地往回游,因为她的水性并不好,又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地貌,黑漆一片的河底,她并不见得能讨得到便宜,也不敢轻易冒险,所谓大浪淘沙,淘尽了天下英雄,她可不想被这龙河的河水给淘了。

    阳光照射着河浪滚滚滔滔的龙河,在阳光之下,整条大河是光彩四射,犹如一条银光闪闪的无限延伸的长龙一般,在河面上那散射出来的光芒如同龙蛇乱舞,气象万千,煞是奇观,让人看到都不禁被这景色所迷住,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不过,这时候武天骄根本就没有心情欣赏这眼前的龙河美景,他从河中游到了岸边,疲惫地向河岸上走去。

    “真他·娘的倒霉!”

    武天骄心中大骂,这两天确是倒霉,先是被天灵圣母追杀,好不容易撂倒了天灵圣母,却又碰上了一个厉鬼之人,身受地狱真火之刑,险些丧命,到了龙河上,更是不顺,被檀雪公主的护卫在河里追得逃窜,好不容易摆脱了那护卫,却又主动找上了黑白双煞,惹上了金雕夫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妈·的!被人追得两次成为了落水狗,我招谁惹谁了我?”

    武天骄大叫,心里太苦了,恨不得得逃离这里什么鬼河?太不吉利了。

    连续和熊飞、黑白双煞以及金雕夫人四大高手拼斗下来,武天骄已是累得不行了,全身的骨头仿佛散了架一般,体力受到了最大的挑战,现在觉得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歉乏。

    武天骄钻入河边的一个荆棘丛中,顺势一躺,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再也不想去了,觉得困得不得了,疲倦地闭上双眼。没一会儿,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这一觉,武天骄是睡得那个香啊!直到日落西山,才醒了过来。只见太阳渐渐隐落山头,群山环抱着河水虚无缥缈,若隐若现,置身其间,心旷神怡,遐想连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