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5章、第056章、第057章、第058章、第05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55章 流香阁

    樊夫人招呼武天骄在府中的一个别致的小院休息,还派了几个细心的侍婢来服侍他,这让武天骄给拒绝了,他可不想让别人发现他男扮女装。

    待武天骄梳洗过后,李飞樊夫人母女俩及在一个花厅内招待武天骄,和他一起共进午膳,丝毫没有把他当成下属看待。而靖国公主的亲随大将于一龙也在场,显示出靖国公主对他的器重。

    樊夫人招呼周到,让武天骄和于一龙都有一种极为舒心的感觉。

    几人用过午膳后,便在厅中奉茶,武天骄心念转动:“我得借故离开,回家一趟!”

    想到此,起身对靖国公主躬身道:“公主殿下,属下想向您告个假,去拜访一位同门师姐,过段时间再回来!”

    靖国公主听了毫不怀疑,通天宫弟子遍天下,据她所知,光是京城,通天宫的弟子就有上百人,当下笑道:“你要告假,当然可以,你师姐住在什么地方?本宫派人送你过去!”

    “月姑娘,如不介意,于某倒愿做个护花使者!”

    于一龙恰逢其会地笑说,大献殷勤。

    “不必了!”

    武天骄断然拒绝,心说:“开什么玩笑,你要是跟屁虫一样跟着,那老子什么也干不了!”

    娇笑道:“我师姐喜爱清静,不喜欢外人打扰,我要是带了外人上门,她非怪罪我不可,公主和于将军的好意奴娇心领了!”

    于一龙大失所望,眼中不自然地掠过了一丝的失落之色。靖国公主则是若有所思地撇了于一龙一眼,从身上掏出了一面金灿灿的牌子递给了武天骄,道:“你带上本宫的金牌,在京城,谁要是敢为难你,你只要亮出金牌,相信没有人敢为难你!”

    武天骄也不客气,顺手接了过来,入手倒有几分份量,金牌系是纯金铸造,十分精致,宽约四指,半尺余长,圆棱四角,四边浮有凤形图案,正反各有字,正面是“靖国”二字,背面则大大一个“樊”字。有了这面金牌,估计谁见了也要给三分薄面。武天骄自然明白靖国公主给他金牌的用意,敢情是担心她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她一个娇滴滴的“少女”要是遇上了色狼,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有了这面金牌,等于有了护身符,即是四大世家的人,也不敢轻易地惹上靖国公主。

    谢过靖国公主,武天骄走出了花厅,瞧着武天骄远去的倩影,于一龙眼中火辣辣的,猛然间,靖国公主发出嗯了一声,顿时把于一龙惊醒了过来,脸色微微泛红,有点不知所措。

    “你喜欢她?”

    靖国公主瞅着于一龙问道,眼中充满了笑意。

    于一龙脸色更红,也不否认,点了点头,没有言语。一旁的樊夫人见了笑说:“一龙已经长大了,在他这个年龄,换成别人家早已三妻四妾、儿女都有了,奴娇这姑娘我瞧着顺眼,一龙要是喜欢,我倒觉得合适!”

    靖国公主摇了摇头,道:“一龙喜欢奴娇,奴娇还不一定会喜欢一龙呢,娘!我没跟你说清楚,这个奴娇来历非同一般,她可是通天圣母的徒弟,一龙要是想讨到她的欢心,难呐!”

    “通天圣母!”

    樊夫人吃了一惊,随即点头道:“原来她是通天圣母的弟子,难怪你会如此看重她,一龙啊!你要是喜欢她,那可得多加努力,她是素素的护卫,没有人比你有如此好的机会!”

    于一龙连连点头,眼神火热,道:“只要能娶到奴娇姑娘,一龙做什么都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到这话,靖国公主和樊夫人都不禁笑了起来,樊夫人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素素!奴娇是你的护卫,你不妨给一龙说说!”

    靖国公主不置可否,微微颔首,笑说:“说说可以,但这事不能操之过急,慢慢的来,不然,要是把奴娇吓跑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武天骄没有想到,他已经猎取了一位少男的“芳心”更没有想到靖国公主已经准备给他和于一龙说媒了。他要是知道的话,怕是再也不敢回到靖国公主府了。

    从靖国公主府出来,正是午后时分,绵绵细雨已然停了,武天骄一身女武士的装束,走在大街上,他那娇艳的容貌、飒爽的英姿,引得街上的行人纷纷注目而视,甚至有不少人跟在了他身边。对于这一切,武天骄自然有所察觉,却也不在意,这种情况,他在长兴镇的时候已经见得多了。

    武天骄在大街上走了一段,隐隐感到后面有五个人一直在暗中跟踪着,心中凛然:“谁在跟踪我?”

    沉吟了一会,心中恍然,靖国公主回到京城,在她没有离开京城之前,自然成为了京城各大世家重点关注的对象,派人监视靖国公主府的一举一动,自己从靖国公主出来,身上又穿着靖国公主护卫的服饰,自然受到暗探的跟踪监视。

    武天骄暗自冷笑:“跟踪我,门都没有!”

    当下加快了脚步,混入了街上的人流之中,折过了三条街道,便已将暗中跟踪之人的甩脱了四个,然而,其中一人却不是武天骄一时能够甩脱的,那才是一等一的真正高手。

    武天骄对暗中跟踪那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修炼了虚空挪移大法,神识无比的犀利,精神触觉远比其他皇武者高出好几倍!感觉那暗中跟踪之人,修为不弱,极有可能是一位天武巅峰者。

    武天骄多次尝试着摆脱那人的跟踪,然而,那人始终能形影不离的跟着,怎么甩也甩不掉。武天骄不紧不慢地走着,看似漫无目的的闲逛,实际上他的精神思感牢牢控制着周围的一切,可谓是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而且他的行动速度虽然不快,但惟有追踪高手才可以发觉到,他每一次的改变方向,每一次的前进后退,都是如此的突兀,出乎人的意料!若是一般的人,恐怕早已经甩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但武天骄背后跟踪之人却还是没有被甩开,一次都没有!其实那人跟着武天骄也是累的够呛,脑袋都大了一圈。前面走的那小娘们,行事完全不按常理,当你以为她向东的时候,她却偏偏改向了西,当你追过头回过来向西边追的时候,却会发现她已经向南走了……

    那人在这世上几乎是顶尖的跟踪高手,今天真是邪了门了,给一个小娘们耍得团团乱转,有好几次追错了方向,郁闷的几乎发狂,连自己的胡子都抓掉了几根,心中纳闷:“这小娘们怎么如此的难缠?难不成是那小娘们以对现了我?”

    那人刚这么一想,很快便否定了,那小娘们才多大年岁,怎么可能发现我?完全就是因为她行事颠三倒四所致!

    正在想着,突然发现前面的武天骄兴冲冲的加快了步伐,走进了一家衣铺店。那人也不好跟着进去,只得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衣铺店里走出了一位锦衣少年,那少年长得好生俊秀,唇红齿白的,娘们一样。那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也没在意,而那锦衣少年在他身前走过的时候,冲着他一笑,飘然而去。

    那人等了很久,竟然不见靖国公主的女护卫出来,终于沉不住气,飞也似的掠了过去,偷眼一看,里面根本没有那女护卫的影子,不由得一阵懊丧:“原来那小娘们走了后门出去了,我怎地这么傻,偏偏没想到这一点?”

    急忙风也似的向着后门的方向一路搜索过去。

    他哪知道,武天骄进了衣铺店,卸下了女装,换上了男装,唯有店中的几个少女伙计个个瞪着圆圆的大眼睛,咂舌不已。

    天色渐渐阴暗,已是黄昏独自愁,夜幕悄悄降临。武天骄甩掉了跟踪之人,心中不免得意洋洋的暗笑:“那家伙估计今天是被我绕晕了吧,不知老子修炼了虚空挪移大法,想要追踪我,门都没有,等你发现的时候,老子已经走远了···”武天骄所料不错,那人在追出数十丈之后,却没有发现“女护卫”任何踪影,猛地想起从衣铺店出去的锦衣少年,顿时惊觉上当了,一阵风似的又卷了回来,东南西北搜了一大圈,然后愣愣的站在衣铺店前,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一张脸又青又红,如同开了染房,浑身只觉得一阵无力!

    纵横天下数十年,自己的追踪术从来就没有失效过,今天居然在一个小娘们身上栽了跟头,阴沟里翻船,丢人呐!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武天骄心情舒畅,顺着北大街直走,来到了一个广场,眼前顿时一亮,扑面而来的是繁华与喧闹交织的气息。只见广场四周皆是高大的建筑。广场上满是游玩的人群和各式各样的贩卖,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之。

    广场尽头坐落着一座高大豪华的建筑物,整座建筑物皆用华美的花岗石和大罗石筑彻而成,外型有点象角斗场的建筑风格。

    武天骄走上前去,只见建筑物建于白石台阶之上,白石台阶下耸立着两座高大的石狮,石狮造型威武雄壮,四名武士分立在大门两旁,四名武士皆是高大剽悍,虎背熊腰,且腰悬兵刃,极有威势。

    正门处有砖雕装饰和照壁,门楼上方有书着“流香阁”三字的门笫牌匾,字体极尽簪花,写韵之妙,挥洒如意。

    武天骄默默地欣赏了一会儿,心中暗暗称奇,猛然间,他心中一动:“流香阁!”

    流香阁是京城最负盛名的销金窟,乃是有钱人挥金如土之地,更是是非之地。武天骄对流香阁早有耳闻,却从未到过,今天无意间竟来到了流香阁。他记得,武天虎在流香阁长期包养了一个叫如兰的姘头,为了这个姘头,闹得家中娇妻跑回了娘家,至今也未回到武家。

    武天骄沉呤着,目光投向楼内,只见流香阁大门口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心有所动,随着人流往楼内走去。守门的那些守卫并未阻拦,彼此对视了一眼,均露讶异之色,均想:“这位少年长得好俊俏!”

    初到流香阁的人都不免惊讶,因为里面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风月场所,倒像足了一座深宅大院。武天骄进入大门,院落中走出一排女子,为首的是一位三十过头的蓝衣妇人,她的穿着不像个鸨母,更像深院里一个清丽妇人,打扮得朴素而不失优雅。妇人的身上没戴任何金银首饰,甚至都找不到一件饰物。她的朴素掩盖不了她的光芒,一身剪裁异常合身的衣服,加上站在那里的那股自信,自有一付鹤立鸡群的风范,让人不得不注意她。

    武天骄认女人一身极准,一进来就注意到了蓝衣美妇,细细地打量她,对方何尝不是一样。双方互相观察的时间说起来很长,其实仅仅是片刻光景。蓝衣美妇走上前福礼道:“公子是初次来吧!奴家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公子!”

    “不错!本公子第一次来流香阁玩!”

    武天骄微笑地客套道,话到此一顿,口气微转问道:“想必姐姐就是这流香阁的老板娘梅姨?”

    听到“姐姐”二字,蓝衣美妇大为高兴,禁不住格格娇笑,笑得花枝乱颤,硕大的胸峰似欲裂衣而出,道:“正是奴家,公子知道奴家吗?”

    “那是当然!”

    武天骄莞尔一笑,道:“艳冠京师的梅花夫人梅姨谁不知道,本公子可是久仰艳名啊!”

    “格格!公子!你可真会说话啊!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梅姨娇笑着道。

    “姓马,名天武!”

    武天骄笑说。

    “原来是马公子!马公子,里面请!”

    梅姨媚笑道,向后使了一个眼色,立时走过来了两位美艳女子,一左一右地傍住了武天骄,拥着他在梅姨的引导下,向内里行去。

    外面的院落并非是流香阁的主体,真正的流香阁还在院落的后面。沿着花丛中一条比较宽阔的碎石道前行了约二十多丈,迎面出现了一汪湖水。湖上无桥,却有舟。这里就像另一个天上人间,不同的是前者是青楼,后者却是娱乐场所。

    踏上一条豪华的平底画舫,放眼四周,来时的路已经被无数的灯笼装扮成夜色中的一条灯蛇,蜿蜒于花数楼阁之间。而脚下的湖水向四方不断延伸,直至没入黑暗里也看不到尽头。很显然,这不是人工挖成的湖,大概是利用都城原有的河道改造而成的,但即使这样,武天骄仍不得不佩服身边这位梅姨的女子的魄力。这流香阁虽是风月青楼,但一草一木隐有行军布阵的架势,此女胸中的锦绣由此足可见一斑。

    “今晚流香阁会有一场有趣的比赛。”

    梅姨瞧着武天骄似乎正沉醉在身边两位女子的温柔陷阱里,小声地带着一些神秘意味地道:“不知公子是否有兴趣?”

    哦!武天骄闻言顿时起了兴趣,问道:“什么比赛?”

    问话之余,不忘在其中一女的脸蛋上捏了一把。

    “请公子见谅,谜底太早揭开,就失去神秘性了。”

    梅姨道。

    武天骄哈哈一笑,道:“说得也是,好,如果比赛有趣,本公子一定参加。”

    画舫划到对岸,众人下船,抬头一看,灯火迷离之中,迎面出现一座高大的牌坊,上书“流香阁”三个秀丽挺拔的大字,与面大门上牌匾上的字无比神似,显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好字,好名字,好心思。”

    武天骄赞叹道。

    梅姨笑道:“大人过奖了。”

    武天骄摆手道:“不是过奖,是由衷之言。单看流香阁这番布置,颇有风花雪月、暗夜流香之意,可见梅姨妳的不凡了。”

    梅姨脸上出现一抹异色,但很快就一闪而逝。

    “公子你知道吗?这三个字是梅姨亲手写的。”

    傍着武天骄的两女中的其中一女娇声道。

    “听说梅姨列位京城十大高手,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她。”

    武天骄笑道,这两句话虽是对身边的女子说的,但不啻是说给梅姨听的。但是梅姨没有接过话题,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武天骄觉得奇怪,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流香阁主体建筑的大堂前,掀帘进去,立刻感觉到一股融融的暖意。

    大堂如宫殿般宽敞明亮,装饰华丽,四壁各挂着一幅春·宫仕女画,极为诱人。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棉绒地毯,两边摆着数张矮几,有两张矮几后面已经坐了一些人,但是面孔都很陌生。

    梅姨将武天骄引至其中一张矮几后面,热情招呼武天骄落座,随后,她告罪一声,领着那群迎宾的女子走出了大堂。武天骄身边相陪的两个美艳女子自然不必走开,趁着这段时间,武天骄旁敲侧击,已经将两女的身份摸清楚了。

    左边那位嘴角长着一颗美人痣的名叫秋芙,右边总是一脸浅笑的名叫水蓉,都是流香阁的红牌。

    第056章 大捞一笔

    武天骄不明白梅姨带他来此大堂干什么?问身边的两女人,水蓉以袖掩唇笑道:“当然是宴会比赛了,现在宴会还没有开始,众位大人四处找乐子去了。有些大人去了如意坊,有些大人去了流香院,等宴会开始了,他们自然回来了。”

    哦!武天骄神情一振,问道:“如意坊和流香院很好玩吗?”

    秋芙和水蓉都格格娇笑起来,水蓉边笑边说:“公子你一定很少出门,否则不会不知道,我们流香阁两处最有名的地方是干什么的。”

    武天骄丝毫不介意地笑了笑,道:“什么都有第一次,我这不是来了吗?快介绍一下这两个地方。”

    水蓉颔首道:“既然这样,不如让奴家和秋芙带你去看一看,到了那里,你就知道究竟那里有什么乐子了。”

    “真是个好提议。”

    武天骄笑道,当先站起来,在秋芙和水蓉的陪伴下出了大堂,去见识一下流香阁的特色。

    他们先去了如意坊,所谓的如意坊其实是赌场,与一般赌场不同的是这里无论是侍应还是坐庄的庄家全是年轻貌美、衣着火辣的女子,堪称京城最香艳的赌场。

    “公子!您要玩一把吗?”

    见武天骄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秋芙话里含着一丝鼓励地问道。

    武天骄是真的感兴趣,连连点头道:“本公子见了手痒,正想玩一玩。”

    “我们就去那张桌子吧!”

    水蓉提议道,一指迎面的一张豪华赌桌。那张赌桌周围只有稀稀落落的四五个人,与别的桌子的热闹一比,显得异常冷清。

    武天骄也不反对,点了点头,跟着她们走向那张赌桌。快到赌桌前时,一位少年公子忽然走到他身边小声地道:“兄弟!你一定是第一次来得吧,听我一句劝,别跟那个女人赌,你赌不过她的。”

    武天骄大感意外,撇了少年公子一眼。只见他个俊逸异常的少年,一袭的紫衣,腰间挂着一把金丝缠把、镶着宝石、看上去相当华贵的刀,他年纪恐怕要比武天骄大上两三岁,肤色白净,真可说是面如薄粉,唇若涂朱,弯弯的两道眉,黑而亮的一双大眼睛,长长的两排睫毛,悬瞻般的小鼻子,要说多俊就有多俊,一双手已是根根似玉,看似柔若无骨,简直就跟姑娘家的柔美一样。

    武天骄看得呆了一呆,饶有兴趣地打量了紫衣少年一会,道:“你怎知我赌不过她?”

    紫衣少年道:“兄弟!我这是好心提醒你,你如不听劝,小心输得掉裤子!”

    说着,迳自站到了一边,一副看热闹的神情。紫衣少年的话倒把秋芙和水蓉惹恼了,只是对方是客人,她们也不好发作,只能朝他干瞪眼。

    武天骄笑了笑,丝毫没有把紫衣少年的话听进去。

    这张赌桌赌的是骰子,坐庄的行家是一位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的女人。她的穿着比在场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大胆、性·感、暴露。她上身仅仅穿了一件绣花的白绢肚兜,也未穿裙子,仅仅穿了一条类似睡裤的衣服,裤腿只及膝盖,露出晶白丰润的小腿,这身打扮将她的硕胸、细腰、圆臀全都衬托出来了,让人看着分外心痒难熬。

    新的一局要开始了,女庄家抬眼瞥了瞥武天骄,问道:“您要下吗?”

    冲着女庄家性·感的暴露穿着,武天骄不下也想下了,呵呵笑道:“当然要下,不过,本公子我第一次来流香阁,第一次赌钱,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规矩?”

    “很简单。”

    女庄家娇滴滴地道:“猜三粒骰子点数的大小,三至十点为小,十一至十八点为大,没有其它规矩,因此您有一半机会会赢。”

    “如果猜中确切的点数呢?”

    武天骄笑嘻嘻地问道,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谁能想到,他是在扮猪吃虎,准备大捞一把。

    “那就一赔十,您押一百金币,就会赢得一千个金币。”

    女庄家娇媚地道。

    “那好,本公子押这张金票,就押十八点。”

    武天骄菜鸟似的,一付完全没有经验的样子,将一张金票丢在赌桌上。

    女庄家似乎见惯了这种未等摇骰子就押宝的人,因此也不惊讶,只是微微瞥了一眼那张金票,估量着它的面值有多少。

    女庄家正准备摇骰子,武天骄忽然喊道:“等一等。”

    女庄家一愣,问道:“怎么,您要转押别的点数?”

    出乎她的意料,武天骄摇头道:“不是,我是想问,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女庄家不明白,诧异地问道:“考虑什么?”

    “该不该让我赌?会不会后悔?”

    武天骄肃穆郑重地道。

    女庄家听了哭笑不得,心想:“这里既然是赌场,我又设了赌局,有人来赌我还求之不得呢,又怎么会横加阻止?我从来不会后悔!”

    看到武天骄满脸询问的表情,轻笑说:“您请放心,您来赌本庄家求之不得。无论您这张金票面额有多少,只要您赢了,一个金币也不会少您的。”

    “这样本公子就放心了!”

    武天骄松了一口气,似乎如释重负,又唉地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最近本公子的运气不大好啊,什么事都不顺,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好多欠我钱的人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本公子最怕的就是赖帐之人!”

    他可真能编,女行家懒得再理他,吆喝道:“下啦!下啦!快来下啦!押大赔大,押小赔小!”

    随后就摇起了骰子。

    买定离手后,就在女庄家准备开宝之时,谁也没有察觉,武天骄暗中使坏,他右手轻轻地一拍桌沿,使上隔山打牛神功,一股微小的力道透过桌子,传到了摇宝之中,使得摇宝钟里的骰子翻了个身,改变了点数,尔后趋身向前,似乎又想问出刚才的问题,女庄家哪知他暗中使坏,蹙眉不耐烦地道:“您放心,不会少您一个金币,本庄家人在这儿,大不了您将我卖了。”

    “你能值几个金币?”

    武天骄嘀咕着道。

    女庄家自信满满地打开了宝盖,开到一半之时,她的手忽然微微颤抖起来,当宝盖完全打开时,赌桌周围的赌客立刻一片哗然。

    “三个六,十八点大。”

    女庄家扬声道,但是谁也看得出来她的表情不自然。其实岂只她表情不自然,连武天骄身边的秋芙和水蓉的表情都有些异常,这种情况她们是第一次见到。

    那位好心劝武天骄、在一旁准备看武天骄输钱的紫衣少年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凸得掉地上了,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匪夷所思的表情,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请问,您这张金票面额有多少?”

    女庄家小心地问道,显得有点惴惴不安。

    武天骄表情很是自然,微笑道:“没多少,小小的十万金币而已。”

    说完,他展开那张折叠起来的金票。

    十万金币!女庄家脑袋轰的一响,一阵的天旋地转,直觉得眼前金星直冒,性·感暴露的娇躯晃了一晃。

    按照一赔十计算,十万金币就得赔出一百万金币,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几乎相当于流香阁大半年纯收入的总合。

    好半响,女庄家才镇定了下来,定了定神,问道:“您是要兑现金币还是金票吗?”

    武天骄略一沉吟,微笑道:“金票吧!金票方便,给我四海钱庄的金票就可以了。”

    女庄家咬了咬银牙,立即着人去拿金票。有人在如意坊赢走一百万金币,引起了轰动,此事很快便惊动了流香阁的老板娘梅姨。她连忙匆匆赶到如意坊,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她的表情倒是很正常,当即付给了武天骄一百万金币,还笑道:“马公子真是好手气,连我们如意坊第一好手凤仙都不是您的对手。”

    “原来她是这里的第一好手?”

    武天骄似乎刚刚才醒悟过来,呵呵笑说:“难怪她的客人这么少,原来这里只吃金币不赔金币,吃人不吐骨头的,谁敢与她赌啊!”

    “马公子说笑了,没你说的那么恐怖!”

    梅姨一边让围观的赌客散归各处,一边道:“只是赢的机会大一些而已。不过,马公子赢了这一把,已经使我如意坊八九个月之内都不会有盈利了。不知大人还想继续吗?”

    武天骄笑了笑,摇头道:“我这个人的运气起初时会非常好,往后就会渐渐坏下去,还是趁早收手吧!何况宴会该开始了!”

    他的话显然在梅姨的意料之中,她面不改色地道:“得再等半个时辰,还有两位客人没到。”

    “那好,按照原定计划,我们去流香院转一转。”

    武天骄说着让秋芙和水蓉头前带路,一行人从容地走出了如意坊。

    看着武天骄远去的背影,那位叫凤仙的女庄家走到梅姨身边,愧疚地道:“梅姨,我···”梅姨哼了一声,道:“什么也不用说了,我相信你的赌术,也可以肯定这中间有人搞鬼,看来我真是轻看了那小子。”

    “可是···一百万金币不是小数目!”

    凤仙略带哭腔地道。

    “没关系,我们可以再赚!”

    梅姨颇有大将之风,凛然道:“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以后万万不可轻敌!”

    凤仙答应一声,点了点头。梅姨让凤仙别再管如意坊的事,换件衣服跟着自己,到了一个僻静之处,默查四下无人,吩咐凤仙:“你去···”附首在凤仙耳边轻声低语,说完后,递给凤仙一块黄金打造的小巧令牌,透过附近的灯光,依稀可见令牌一面刻着一个怪兽的图案。

    凤仙领命之后,立即掠身而去,轻功竟是非常了得。

    与如意坊的热闹相比,流香院一片宁静。迎面一丛翠竹,掩映着一角红楼,曼妙而动人的歌声恍若从九天之上传下来一般,不经意地就闯入了路过者的耳朵里,让人心底涌起一种渴望——一睹歌唱者的芳容。

    “如果说,如意坊是俗世的繁华,那么流香院就该是人间的天堂。”

    武天骄忍不住赞叹道。

    水蓉附和着道:“公子这两句话已经道尽我们流香阁的意境了。”

    “是吗?哈哈···”武天骄放声大笑。笑声虽然爽朗,不过未免破坏了这里的宁静气氛,显得狂妄而大胆。

    果不其然,流香院内立即传出数声怒斥,其中一人的声音很是威严:“什么人在此喧哗?”

    声音相隔颇远,却能清晰地送到武天骄的耳朵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