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0章、第061章、第062章、第063章、第064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60章 贺寿阴谋

    一连串的的激战下来,已过四更天,快要天亮了。武天骄穿上衣服,端坐在椅子上,冷眼盯着地上几近虚脱的梅姨,阴森森地道:“你到底是谁?说出来本公子或许能够饶你一命!”

    梅姨委顿在地上,吃力地拉过自己的外衣,掩住胸口,楚楚可怜地瞅着武天骄,道:“你既然已经猜到奴家是天神宫的人吗?还问甚么?”

    “无上魔功,鲸吞大法!”

    武天骄眼中射出了阴冷的目光,嘿嘿冷笑道:“要不是本公子厉害,已经被你的鲸吞大法给吞了,好你个狠毒的娘们,快说,你到底是谁?不说的话···”说着,重重地冷哼一声:“本公子再操·你的屁·眼,操烂你!”

    闻听此言,梅姨浑身一颤,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她是真的怕了,后面疼痛的厉害,要是再让武天骄操,那可真的惨了!只得道:“奴家神镜花!”

    “神镜花!”

    武天骄闻言心中一凛,脱口道:“天帝神傲天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师父!”

    神镜花淡淡地道,神色黯然,眼中不经意地闪过了一丝的怨恨之色。这一闪而逝的细微变化,瞬间让武天骄捕捉到了,心中一动:“她是恨我还是神傲天?”

    也不多想,问道:“他是你师父,你为何姓神?”

    神镜花不动声色地道:“他既是我师父,也是我义父,我是他从小养大的养女,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

    “原来这样!”

    武天骄恍然笑道:“如此说来,流香阁是你天神宫所设的分支机构,你们在京城意欲何为?”

    “流香阁乃是我天神宫的神鹰帝国京城分舵,镜花堂。奴家便是镜花堂的负责人,镜花堂的堂主!”

    神镜花平静地首:“我天神宫在大陆各地或多或少都设有分支机构,你说奴家意欲何为?”

    武天骄深以为然,天神宫乃天下五宫之首,势力之大,非其他四宫可比,天神宫在敌国京城设立秘密机构,毫不让人觉得奇怪,没有设立那才让人觉得奇怪。想到此,武天骄心中恍然,难怪流香阁在京城一枝独秀,就连福王那样的皇族也不敢在流香阁闹事,敢情大多数人都知道流香阁是天神宫的分支机构。

    武天骄对天神宫并不如何的了解,知道的并不多,但天神宫在江湖武林中的传闻甚多,天神宫虽然号称天神宫,但在大多数江湖武林中人的眼里,暗地里称之为天魔宫。这个称呼十分贴切,天神宫中人行事以势压人,手段毒辣,一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动不动置人于死地,与邪魔外道无疑。

    武天骄没有想到花了一百三十万金币买来的风·流,竟然暗藏杀机,想起先前的险境,仍有点心惊肉跳,不寒而栗,唯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神镜花化解了他体内的一个淫毒巢囊,一百三十万金币花得值,太值了。

    对神镜花经过一番审问,直到再也问不出什么了,武天骄方才放过了神镜花。此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武天骄也不再逗留,走出了卧室,离开了流香阁。

    武天骄一走,三位那罗族美女桑虹、米莎莉、米娅妮慌忙下了床榻,强忍着不适,过来扶起了神镜花,纷纷询问:“梅姨!您没事吧?”

    没事,事大了!后庭火辣辣的剧痛,令神镜花几乎站立不稳,在桑虹和米莎莉的搀扶下,才勉强站立住,咬牙强忍着疼痛,在三女的服侍下,穿上了衣服,却也痛的冷汗直冒,眉头紧皱,眼中透着痛恨之色,咬牙切齿地道:“武天骄,老娘饶不了你!”

    想她神镜花,身为天帝神傲天的义女,身份何等的高贵、尊宠,何曾被人如此的凌辱过?何况还当着桑虹、米莎莉、米娅妮的面,此事若是传了开来,她的颜面何存?耻辱啊!

    神镜花悲愤填膺,一时对武天骄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噬其肉,喝其血。桑虹三女小心地扶着神镜花到了床榻上,神镜花臀部刚一坐下,立刻痛的娇呼了起来,只得在床榻上趴了下来,此等情景瞧在三位那罗美女的眼里暗暗好笑,却又不敢笑,强忍着笑,桑虹道:“梅姨,奴婢给您去拿点药来!”

    神镜花嗯了一声,略一沉吟,道:“顺便把水长老叫来,我有事与她商量!”

    桑虹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不过她走路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姿势极为怪异,想来她是初次破瓜,那里痛的厉害,动作不敢太大。米莎莉、米娅妮姐妹也是一样,看到桑虹的走路姿势,她面红如火,低着头,羞涩无比。

    床榻上凌乱不堪,床单上沾满了春水落红,神镜花趴在上面,闻到阵阵淫靡的气味,又是脸红,又是心凛:“天鼎神功?万劫门?那武天骄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万劫门的天鼎神功?难道万劫门死灰复燃了?”

    就在神镜花寻思之际,一阵轻盈的细碎脚步声传来,门帘掀起,一个身着浅蓝色宫装的美妇人莲步姗姗地走了进来。

    这位蓝衣美妇人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妖艳无比,皮肤水嫩,乍一看上去似乎很年轻,但她眼角淡淡的鱼尾纹透露着她年岁已经很大了,只不过驻颜有术,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还是花季少妇。

    蓝衣美妇的宫装两只袖子极长,挽在手中都有厚厚的一团,眼眸细长,唇角含着一丝媚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阴寒的气息。

    可惜武天骄走了,他要是在,见到此蓝衣美妇,一定认得她。这蓝衣美妇不是别人,正是武天骄在沉月洲天上人间遇到的五行绝魂之一,水柔然。

    看到水柔然进来,米莎莉、米娅妮姐妹赶忙蹲身行礼,态度显得恭敬无比,齐声说道:“见过水长老!”

    水柔然嗯的应了一声,并不答话,只是淡淡地撩了她们姐妹一眼,目光继而转到了床榻上的神镜花身上,目露异色,格格一阵娇笑,扭着水蛇腰,一扭一扭地到了床前,妖媚地道:“呦——我的大堂主,你这是怎么了?趴着不动,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神镜花脸色火红,又羞又愤,银牙紧咬,恨声道:“水长老,您就别取笑了,老娘叫您来···”话未说完,撇了米莎莉、米娅妮姐妹一眼,道:“你们先出去!”

    米莎莉、米娅妮姐妹知道她们有事要商量,不敢怠慢,各应了一声,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卧室,房间只留下神镜花和水柔然两人。

    水柔然媚眼中满含笑意地扫视了神镜花一会,自衣兜中拿出了一瓶药水,坐到了床榻上,笑说:“桑虹都对我说了,老娘以为你早对男人失去了兴趣,没想到你到底还是不甘寂寞,格格!那位武天骄的魅力还真是不少,令我们的流香大堂主荡漾,情不自禁!”

    神镜花又气又羞,又恼又恨,道:“我叫您来,不是听您说风凉话的,而是请您帮我报仇的,您要是不帮,那就算了,用不着取笑老娘!”

    “报仇?”

    水柔然摇了摇头,轻笑道:“你要报什么仇?我看你好得很呐,瞧你一脸的满足神情,眉稍间春意盎然,滋润无比,不信,你去照照镜子。”

    “少废话!”

    神镜花气慨地道:“水长老,您到底帮不帮我报仇?”

    闻言,水柔然妖媚的笑容一敛,蹙起了眉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堂主!非是我不帮您报仇,而是本座也不是那武天骄的对手,在沉月洲,我和火长老、木长老他们已经和那小子交过手了,为此,木长老还断了一条手臂,身受重伤,变成了废人!”

    “什么?”

    神镜花惊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但一动便扯动了后庭上的创伤,痛得她闷哼一声,冷汗直冒,口中冒着冷气,却顾不得身上伤痛,惊叫道:“木长老的手臂是那小子断的?”

    水柔然点了点头,正色地道:“那武天骄的武功厉害的很,若不是他半路杀出,我们早就摆平了金如玉,拿下了沉月洲,那小子名不见经传,武功修为却已达皇武之境,可笑过去我们对他了解的不够详细,以致他坏了我们的大事!嘿嘿!不仅如此,他还是金如玉的相好,根据本座这些日子得到的消息,早在三四年前,金如玉就和武天骄勾搭上了,金如玉所生的女儿,极有可能就是他的种!”

    神镜花吃惊非小,张大了嘴巴,半响无语。水柔然瞧了神镜花一会,疑惑地道:“你的无上魔功,鲸吞大法不是很厉害吗?凭你鲸吞大法,难道奈何不了那小子?”

    神镜花神色一变,摇了摇头,道:“那小子···不知他练得什么邪功,我的魔功对他完全无用,若不是如此,我又怎会如此!”

    “这就奇了!”

    水柔然大感惊奇,蹙眉道:“连你的无上魔功都奈何不了他,难不成那小子是金刚不成?”

    神镜花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转念想道:“我要不要说出武天骄身怀天鼎神功的事?”

    想了又想,终究还是未能说出来,改口道:“水长老,那小子···说了你也不敢相信,他还真是铁金刚,堪称男人中的男人,如果你···你要是不信的话,要是有机会,不妨试上一试,试过了你就知道他是不是金刚了!”

    噢!水柔然闻言颇为心动,微笑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能够让金如玉心甘情愿地为他生孩子,能让我们的大堂主委身相伺,可真让老娘感到意外好奇啊!听你一说,老娘倒真想试上一试,看看他是不是男人中的男人?是不是铁金刚?”

    神镜花听了暗自冷笑,心说:“连老娘我在床上都不是他的对手,别说是你了,天鼎神功果然厉害,或许义母能和那小冤家一战!”

    想到此,问道:“火长老和木长老怎么样了?”

    唉!水柔然幽幽地叹了口气,蹙眉道:“木长老断了一臂,已经是废人一个了,没有多大用处了,至于火长老···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苦练离火神功,期待有所突破,再战武天骄,与他一拼高下。”

    “难怪你们从沉月洲回来后,便一言不发,原来是败在了那武天骄的手下!”

    神镜花感慨万端地道:“你们可害苦了我,你们要是早对我说,我便会对他有所提防,何至于···”说着,脸色通红,羞不可言。

    水柔然瞧着羞涩的模样宛如少女,不禁呆了一呆,目光下意识地投在她翘·起的臀上,媚笑说:“真想不到啊!老娘瞧那武天骄柔柔嫩嫩的,想不到竟然有唱后庭花的嗜好,看来你伤的很严重,来!我来替你上药!”

    说着,伸手就要来帮神镜花的忙,却让神镜花躲开了,急声道:“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她可不想让水柔然看到自己后面惨不忍睹的惨状。

    水柔然也不勉强,笑了笑,神色倏地变得严肃了起来,沉声道:“堂主!我接到消息,过两天,青龙太子就要来了!”

    “青龙太子!”

    神镜花闻言吃了一惊,忙侧转了身子,盯着水柔然,诧异地道:“太子他来干什么?”

    “当然是为鹰国皇太后贺寿来了!”

    水柔然道。

    “贺寿!”

    神镜花不以为然,冷笑道:“修罗帝国和神鹰帝国为了大陆霸权,一向互为敌国,水火无交,阿修罗陛下怎么可能好心的为敌国皇太后贺寿?这当中定然有什么阴谋?”

    “你说对了!”

    水柔然凛然道:“来得可不仅是青龙太子,朱雀公主也来了,随他们来的,还有我们帝国的三大青年高手,修罗三少!这其中的用意你不难猜到?”

    “修罗三少!”

    神镜花甚是愕然,瞬间想到一个可能,脱口道:“莫非···他们是向鹰国挑战来了?”

    水柔然不置可否,点头道:“阿修罗陛下的用意就是要修罗三少他们,在鹰国皇太后的寿宴上,向鹰国的年轻一辈们发起挑战,借此羞辱打压一下鹰国人,打击鹰国人的士气!”

    神镜花闻言秀眉一皱,忧虑地道:“莫非陛下认为鹰国年轻一辈中无人了吗?”

    水柔然淡然道:“以修罗三少的武功修为,本长老认为鹰国的年轻一辈中没人是他们的对手!”

    话音未落,神色一变,又道:“本长老倒觉得···唯一能够威胁到修罗三少他们的,只有那武天骄了!武天骄的修为不在修罗三少之下,他要是出现在鹰国皇太后的寿宴上,其结果对修罗三少他们,还真不好说!”

    “所以···我们绝不能让武天骄出现在寿宴上,坏了太子他们的大事!”

    神镜花凛然道。

    水柔然冷笑道:“镜花堂主明白就好,武天骄武功之高,本长老已经领教过了,若是单打独斗,我和火长老他们怕是谁也没把握取胜他,因此,在鹰国皇太后寿诞到来之前,我们一定要解决了武天骄,免除后患!”

    神镜花脸色微变,迟疑了一会,问道:“你想怎么做?”

    水柔然沉吟道:“你、我、还有火长老他们,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此事还要金如玉帮忙!”

    “金如玉会答应吗?别忘了,武天骄是她的姘夫!”

    神镜花阴沉地道。

    “她一定会答应的!”

    水柔然冷笑道:“事关国家大事,个人的恩怨放在一边,不然,我们只有把此事禀报给天后了,天后定然饶不了她!”

    太古山,地处神鹰帝国中部平原之上,巍峨壮丽,群山连绵,多是群峰奔突,气势磅礴,这是太古山自然景观的宏观特征。太古山多是天气晴朗之日,少云蒸雾缭之时,登高远眺,俯瞰近看,均能给人雄旷崇高之感。

    太古山脉奇峰绝岭层出不穷,有些地方,陡高的山势加上险峻的地形,不仅生人难以横越,人迹罕至,就连飞鸟也不易渡过,堪称是龙之大陆上地势最险峻的山脉。

    天峰岭,便是太古山人迹罕至的地方,在天峰岭的南端,有一座千丈绝壁的山崖,名为半天崖,山崖的半腰绝壁中,有一个深大的崖洞,这个崖洞本无名,一百多年前,通天宫主通天上人的师妹通天圣母来到了半天崖,无意中在发现了这个崖洞,便将崖洞取名为通天洞府,作为自己的修炼之地。

    大清早,天才刚亮,一位盈盈巧步,风姿优雅的绝色佳人,出现在了半天崖下。此绝色佳人,一身白洁的修士服,却有一种华服无法比拟的健康洁美感觉,衬托出她天地灵气所长钟的动人曲线,素色袍摆镶着熠熠花纹,微风起处,袍袖抚摆,衣袂飞舞,她怀抱拂尘,轻抬的纤手如拈兰花,莲步款移,秀长青丝随袂飞扬,如同风中盛放的百合。

    她束在头上乌黑闪亮的秀发,只以一只青玉木钗穿过,显得古朴高拙。有若空山灵雨般秀丽的轮廓,使得她整个人有一种清逸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恬淡气质。她不是别人,赫然是通天圣母的大弟子,号称慈云仙子的南宫倾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