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5章、第066章、第067章、第068章、第06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65章 纤手魔剑

    等待了片刻之后,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现在门前,灿烂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仿佛为她披上了一层闪亮金色外衣,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她宽阔健美的香肩上,头上的金凤钗在阳光的映照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来得不是别人,正是靖国公主樊素华。

    今天,靖国公主穿着一身淡黄之色的宫装长裙,凸现的身材更加的高·挑,性·感的窈窕健美得令人震惊且迷醉,令在场的某个男人眼珠子直凸,几欲喷出鼻血,大咽口水。

    尽管靖国公主换上了一身的女装,但好武的她,纤腰上仍悬挂着那柄重剑,强健有力的玉手握在剑柄上,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出她体内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阳光洒在她健美高大的娇躯上,宛如一股圣洁的光芒涌起,包裹在她身体的周围,光芒闪耀中,美丽而强健的靖国公主威风凛凛,斗志昂然,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女战神一样。

    靖国公主大踏步地走进了寝宫,略微地扫了四周一眼,看到边上衣衫褴褛的武天骄,眼中掠过了一丝的讶异之色,在距离皇太后身前五尺之远立住了,微微欠身,道:“素华见过太后娘娘!”

    “免礼!”

    皇太后含笑道:“快!快给公主赐坐!”

    侍女为靖国公主搬来了一张椅子,靖国公主坐了下来,而作为客人的武天骄却只能干站着,从这里不难看出皇太后对待他和靖国公主的待遇不同,天壤之别。

    靖国公主坐下后,美目撩了武天骄一眼,诧异地道:“太后娘娘,这位是···他怎么这身装束?”

    皇太后脸上闪过一丝的诡笑,道:“这位是武家的三公子,陛下新封的金刀驸马,武天骄!”

    武天骄?靖国公主微微一怔,她久不在京城,显然是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瞅了瞅武天骄,讶异地道:“武王爷何时有了这么一位三公子?”

    “武王爷不仅有了这一位三公子,还有了一位四公子,四公子武天豹,今年已经四岁了!”

    皇太后身旁的女侍卫插嘴道。

    哦!靖国公主微微动容,微笑道:“武王爷春秋鼎盛,老当益壮,又为武家添了两位公子,开枝散叶,真是可喜贺啊!”

    说着,盯着武天骄一身破烂的乞丐装束,禁不住掩嘴轻笑道:“只是···本宫瞧这位三公子···怎么这身装扮?格格!好有趣!”

    “原来素华也觉得有趣,哀家也觉得有趣!”

    皇太后笑吟吟的,瞧着武天骄道:“三公子,你何以这般如此狼狈啊?”

    她这是明知故问,武天骄暗自恼怒,脸色泛红,略一沉吟,淡笑道:“启禀太后娘娘,小可进宫时,在来到太后娘娘寝宫时,可不是这身装束,就在刚才不久前,小可到院中逛了一会,不曾想,突然来了一只疯狗,对小可乱撕乱咬、乱吠乱叫的,小可打那只疯狗不过,就成这般模样了,倒让太后娘娘和公主殿下见笑了,失礼之处,尚请太后娘娘和公主殿下恕之!”

    “疯狗!”

    靖国公主吃了一惊,愕然问道:“皇宫之中,养狗了吗?”

    “那是太后娘娘养的一只大黑狗,而且还是一只大母狗!”

    武天骄正色地道:“公主殿下,你没见到那只大黑狗,那只大母狗···”一边双手比划着说:“有那么高,那么大,咬起来那个凶、那个猛啊!小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凶猛的大母狗,差点小命不保!”

    说着,拍拍胸口,一副怕怕的神情。

    听到这话,皇太后和身旁的女侍卫全变了脸色,皇太后心中大怒,却顾忌到靖国公主在场,发作不得,只得强忍怒气,暗暗咬牙,心中骂道:“不知死活的小子,敢骂黎素华疯狗,瞧黎素华怎么收拾你!不过这小子也真命大,瞧他身上没有一处伤痕,完好无损的,黎素华竟然没有伤着他!”

    靖国公主听得饶有兴趣,笑道:“瞎说!你怎么知道大黑狗是母的?无缘无故的,大黑狗不咬别人怎么专咬你呢?”

    “大黑狗当然是母的!”

    武天骄完全无视皇太后难看的脸色,口不择言地道:“后宫里全是女人,那母狗没见过男人,见到小可不认得,自然扑上来又撕又咬的,发了情一样!”

    武天骄越说越难听,皇太后听得直皱眉头,觉得要是再让他说下去,不知他还会说出什么样难听的话来,当即下了逐客令:“武天骄,这里已经没有你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看到皇太后面泛怒色,下了逐客令,语气冰冷,武天骄也不好再呆下去,再呆下去,怕是要遭到驱赶了,呵呵一笑,道:“太后娘娘!那小可告退了,小可祝太后娘娘青春美丽,越活越年轻,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哈哈···”说到后来竟大笑了起来,转身大踏步地走出了慈心宫,得意的笑声不断传来。

    看着武天骄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靖国公主微微蹙眉,回头看到皇太后难看的脸色,摇了摇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太后娘娘!这个武天骄···忒也大胆,您就这样让他离去?”

    “不让他离去,哀家又能拿他如何?”

    皇太后苦笑,眉宇间透着一层的忧虑,叹息道:“你也看到了,一个武家庶子就敢在哀家面前如此放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素华你想,武家何曾将我们皇家放在眼里,唉!哀家真为帝国的将来担心呐!”

    靖国公主愕然,迟疑地道:“太后您是说···武家有不臣之心?”

    “武家有无不臣之心,哀家不敢断定!”

    皇太后冷笑道:“但武无敌近十几年来,越来越狂妄自负,目空一切,据哀家得到的线报,武家在自己的领地秘密训练了大批的死士,不轨之心,昭然若揭,素华!目前帝国大半的军权掌握在武家手里,陛下在的时候,武无敌或许会念在昔日的情份,不会露出反意,一旦陛下不在了,那我们帝国危矣!”

    靖国公主眉头紧皱,凛然道:“难道朝中就没有人能够制衡武无敌吗?”

    皇太后深沉地道:“武无敌武功之高,放眼天下,又有几人是他的对手,加上他手握兵权,想要制衡他,谈何容易!”

    说着,若有所思地瞅着靖国公主,肃穆庄严地道:“素华!哀家倒觉得,帝国之中,能够有资格和武无敌抗衡的,唯有你了!”

    “我!”

    靖国公主悚然一惊,旋即摇了摇头,道:“太后高抬素华了,素华不论是在武功修为上还是在战场上,都与武无敌相去甚远,素华麾下只有一个军团的兵力,而武无敌却掌握着我帝国的大半军权,岂能谈得上抗衡一说!”

    “素华!您不用谦虚,你确是有能够和武无敌抗衡的能力!”

    皇太后正色道:“哀家对你的期望很高,如果单凭你一人当然不能与武无敌抗衡,但是···如果你能与曹家站在同一阵线,联手之下,情况就不同了!”

    靖国公主闻言神色一变,迟疑地道:“太后的意思是···”“素华!你的年岁已经不小了,难道你就真的一辈子不嫁人?”

    皇太后温和地道:“哀家的意思很明确,以前哀家已经对你提过很多次了,文华···”靖国公主知道皇太后要说什么,忙打断道:“太后的美意素华心领了,您不要说了,您的意思素华明白,素华一心追求武道的无上境界,为报父仇,未有嫁人的打算!”

    皇太后见状眉头一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朱唇轻启,正想再劝说一番,忽然,门外奔进来了一位华服美妇,穿着皇家独有淡黄宫装服饰,身材窈窕,雍容华贵。不是别人,正是武德公主。

    武德公主行色匆匆,神情显得有点惶急,奔进慈心宫,便脱口叫道:“母后···”话刚出口,倏地看到在座的靖国公主,连忙住嘴。

    看到武德公主一脸的着急,皇太后玉容一变,问道:“武德!出什么事了?何以如此的慌张!”

    武德公主瞅了瞅靖国公主,犹豫了一会,道:“黎仙人不知中了什么?情况有点不大对!”

    “什么?”

    皇太后吃了一惊,沉吟了一会,对身旁的女侍卫道:“你去看一下!”

    那女侍卫答应一声,随着武德公主出了慈心宫。靖国公主见了心中疑惑,问道:“太后!黎仙人是谁?”

    “是端阳公主的师父,纤手魔剑黎素华!”

    皇太后从容地微笑道:“她和你同名不同姓,你们俩的名字可取得可真是巧合啊!”

    且说武天骄离开慈心宫,走出院门时,在院门前没看到王横他们,却看到了十八个熟悉的女护卫,她们正是靖国公主身边的“天罡女卫”她们个个全身披甲,身材高·挑健美,冷艳无匹,个个如同雌豹一样。

    对于她们,武天骄可是印象深刻,尤其是她们的首领,当中那位身材最高·挑、最冷傲的披甲女子,姿容艳丽冷漠,一双·腿分外修·长,武天骄在她面前只到她肩头,她站立着笔直,纤腰上挂着一把沉重的军刀,手上持着闪亮的银枪,显得威风凛凛,英姿焕发。

    武天骄现在没有男扮女装,天罡女卫自然不认得他,不过,他那一身的破烂,乞丐一般在皇宫里出现,自然引得天罡女卫们纷纷侧目,好奇不已。

    在这些高大的天罡女卫前,武天骄矮人一头,自行惭愧,只要是矮个子的男人,都会和武天骄一样,我怎么那么矮啊?爹娘怎么把我生的没有女人高?惭愧啊!

    武天骄不仅没有天罡女卫高,又一身破烂衣服,哪好意思在她们面前逗留,急匆匆地逃离,不见王横等人,心想:“看来他们等不及,先行回去了!”

    此次进宫,武天骄有惊无险,心中也感到庆幸,对靖国公主有着几分的感激,若非是她来了,皇太后不知会对他怎样?他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地从慈心宫里面走出来。

    正当武天骄顺着来路出宫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美妙的悦耳之音:“武天骄!”

    声音清脆动听,有着几分的熟悉,武天骄连忙转身,不禁一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的俏脸和曲线玲珑的窈窕身材。此女一身的月白色宫装,明眸双眼,眉如弯月,眼神中蕴藏著似笑非笑难以言明的意味,令人看了不禁心生怜爱之意。

    坚挺嫩鼻,搭上一张鲜红愈滴的樱桃小嘴,令人从内心深处兴起一股冲动,想上前直接拥吻。

    看到这么一位美丽的少女,对于武天骄来说,当然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眼前的这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在龙河船上有过一面之缘的檀雪公主。

    武天骄怔立了一会,正想走上前去答话,就在这时候,檀雪公主忽地向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接著转身离去。

    武天骄见了略一迟疑,心有所动,当即跟上了檀雪公主。两人一前一后,间隔保持着十几丈的距离。檀雪公主所奔行的方向,专挑人少偏僻的地方。

    不久,檀雪公主已来到后宫之外的一座御花园里头。御花园的面积约有数十亩,里头的花草树木整齐有致,处处都有人工精心栽种和修剪的痕迹,呈现出十分规律又充满美感的景象。人行道是用碎石铺设出来的,两旁种著与人等高的松树,穿过人行道,映入眼帘的正是各式各样含苞欲放的花蕾以及各种珍奇异兽。

    前方的檀雪公主,一进入御花园后,突然慢下脚步,接著缓缓走到花园之前,动也不动,一双妙目凝视著花园中尚未盛开的花蕾。

    跟在后方的武天骄,见状也放慢了脚步,缓缓走到檀雪公主身后五尺之外,笑问:“不知公主殿下引我来此,有何见教?”

    只见檀雪公主缓缓地转过身来,水灵灵的大眼凝视着武天骄,俏脸上浮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看到你本宫都差点认不出你来了,你怎么···变成如此这般模样?”

    武天骄瞧了瞧自身,苦笑道:“皇太后召我进宫,结果遇上了一位莫名其妙的女人,和他打了一架,那个女人忒也恶毒,也不知她打得是什么暗器?竟然会爆炸,所幸本公子的护体神功了得,没有被她的暗器炸伤,但这一身的衣服就保不住了!”

    哦!檀雪公主闻言脸色一变,愕然道:“那女人是不是一身的黑衣服,长头发,看上去二十左右,端庄貌美?”

    武天骄大点其头,道:“是啊!是啊!原来公主殿下认识她,她名叫什么黎素华,嘿嘿!和靖国公主殿下同名不同姓!”

    “果然是她!”

    檀雪公主动容道:“你怎么会惹上她的?你可知道她是谁?”

    武天骄微微摇头,又点头道:“知道!她是修罗帝国夜叉族之人,本公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惹上这么一个女人?我以前从未见过她,一见面她就对我痛下杀手,稀里糊涂的,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你能在她的剑下活命,可真是幸运!”

    檀雪公主凛然道:“黎素华在我们帝国的名气并不大,甚至大多数人没听说过她,但她在修罗帝国的的名气却是十分响亮,几乎无人不知,她有一个绰号,叫作‘纤手魔剑’,她是皇祖母的朋友,也是我十二皇姐的师父!”

    武天骄恍然大悟,檀雪公主说的皇祖母自然是皇太后,十二皇姐则是端阳公主,难怪黎素华要杀他,骂他“小淫贼”这一切都是缘于端阳公主之故。敢情黎素华是为了给端阳公主报仇找上他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武天骄心中像是放下了一颗石头,只要知道黎素华是端阳公主的师父,那对付起她来并不难,不过她使得暗器确是厉害,不可不妨,对檀雪公主笑道:“原来她是端阳公主的师父,我和端阳公主之间有一点小小的误会,或许是因为如此,黎素华才会找上我,公主殿下,您可知道黎素华使得是什么暗器?好生厉害!”

    “那是轰天雷!”

    檀雪公主道:“轰天雷是夜叉一族秘制的暗器,威力巨大,不知道的人若是硬接轰天雷,会被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你未被轰天雷炸死,本宫不得不认为你命大!”

    “原来那暗器叫轰天雷,炸起来真像天雷一样!”

    武天骄感慨道,寻思着:“以后碰上那魔女,在她使出轰天雷时,一定要躲开!”

    一边想着,一边目光扫视着眼前檀雪公主娇美的容貌、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心中不禁赞叹道:“我的小乖乖!不愧是皇家公主,长得真是国色天香呀!无论是容貌、仪态或是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真想不到老皇帝七老八十的,生的女儿倒是个个都是极品!”

    感受到武天骄火辣的目光在自已身上,檀雪公主脸上不禁泛起了淡淡晕红,娇羞的模样,显得可爱之极,令武天骄怦然心动,起了捉狭之心,嘻嘻笑道:“公主殿下···不!我的小乖乖!你把我引到这里来,是不是想和我谈情说爱啊?”

    武天骄的胆大,檀雪公主在龙河船上已经见识过了,此时见她出言轻薄,如此肉麻的称呼自己,嫩脸当场有些挂不住了,俏脸更红,露出似怒非怒的羞涩表情,忙转过头去,轻叱道:“胡说八道什么,谁和你谈情说爱,你少自作多情!”

    “不和我谈情说爱,你把我引来干甚么?”

    武天骄笑说:“在船上,我可是抱过你,也亲过你,说起来,我们算是有了肌肤之亲!”

    真是越描越黑,越说越离谱,檀雪公主羞得一跺莲足,娇嗔道:“你再胡说八道,本宫就不理你了,谁是你的小乖乖!”

    说着,把脸转了过来,不曾想,武天骄挺拔的身躯已直挺挺的站在眼前。一股灼热的男子气息随著微风飘进鼻间,脸颊愈发的红了起来,心头不禁砰砰直跳。

    原来武天骄趁着刚刚说话的时候,无声无息的朝着檀雪公主身前走去,当檀雪公主重新转过脸来的时候,他已站在檀雪公主身前一尺之处,正凝目瞧着眼前的绝色美人,眼神中露出勾魂摄魄之光,令檀雪公主心头有如小兔乱撞,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到檀雪公主娇嗔薄怒的模样,武天骄心中不禁一荡,差点忍不住把她给抱了起来,却也不好过分,强忍内心的冲动,语带玩笑似的说道:“小乖乖呀!你不和我谈情说爱,那你要对我说什么?”

    檀雪公主镇定了一下心神,后退了几步,与武天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道:“你要去风城的事,本宫已经对父皇说过了!”

    噢!武天骄心中一动,忙问道:“陛下咋说?”

    檀雪公主蹙眉道:“父皇说,你是武王爷的公子,此事他说了不算,要武王爷同意才行!”

    第066章 九幽邪王

    武天骄听得直皱眉头,暗道:“看来我在京城,处处要受到武无敌的限制,什么都干不了,真是混蛋!”

    沉吟了一会,道:“这事不忙,以后再说,本公子暂时还不想急着去往风城!”

    “在本宫看来,你还是早点离开京城为妙!”

    檀雪公主沉声道:“本宫引你至此,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看檀雪公主脸色庄重,语气沉重,武天骄不由心头一凛,敛起了嬉皮笑脸,问道:“什么重要的事情?”

    “本宫得到消息,九幽邪王段无情已经来到了京城,你可要小心了!”

    檀雪公主深沉地道。

    “九幽邪王?段无情?”

    武天骄吃了一惊,他不知道什么九幽邪王段无情,但光听这个人的名号和名字就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十分的冷血,诧异地道:“九幽邪王段无情是什么人?他来京城跟我有什么关系?”

    檀雪公主闻言直翻白眼,没好气地道:“你还真是孤陋寡闻,什么都不知道,九幽邪王段无情乃是阴间道道主,邪道第一高手,一身邪功恐怖惊人,直追天下五宫之主,即是你父王武无敌,也不见得能够轻易地战胜他!”

    “邪道第一高手!”

    武天骄惊诧地道:“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从来就不认识什么九幽邪王段无情!”

    “怎么会没跟你没关系?你不认识九幽邪王,但九幽邪王的徒弟你总该认识吧!”

    檀雪公主白眼道:“九幽邪王段无情可是你二哥武天虎的师父,你连这个也不知道?”

    “甚么?”

    武天骄愕然,直觉得不可思议,匪夷所思,不敢相信地道:“九幽邪王是武天虎的师父,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作为武者,每个武者都有自己的师父,你不也有自己的师父吗!”

    檀雪公主道。

    武天骄摇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想我武家也是武道世家,家传武学博大精深,龙象神功更是被誉为天下第一奇功,武天虎放着家传的武功不练,跑去拜邪派中人为师,这让我感到难以理解?难道我武家的武功还比不上那九幽邪王?”

    “当然不是!”

    檀雪公主憧憬地道:“你父王武功天下无敌,又怎么会比不上九幽邪王!”

    顿了一顿,又道:“武天虎为何放着武家武功不学,拜九幽邪王为师,这个中的缘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废话!”

    武天骄听了不由心中骂道:“这个谁不知道,何用你说,净说废话!”

    檀雪公主继续说道:“有一点,本宫或许能够理解,你武家的武功可谓是天下武学正宗,正宗内功,最注重的就是根基,根基打好了,方始循序渐进,经过长年累月的勤修苦练,一点一滴的积累,方可有所成就。但要练到得心应手,劲力自然而至,却非一朝一夕,非得穷数十年及上百年之功不可,对于那些想急于求成之人来说,没有那样的毅力,正宗武学对他们显然是不合适。”

    武天骄听她如此一说,心有所悟,恍然道:“敢情武天虎是想急于求成,才投入到九幽邪王门下?”

    檀雪公主颔首道:“邪派武功讲究的是凶狠猛厉,内功一道虽然比不上正宗内功的精纯如斯,却能使人在短期间内速成,想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武天虎才会弃家传武学不练,转而投在了九幽邪王门下!”

    武天骄听得连连点头,深觉有理,修炼邪派武功确是能够使人在短期间内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但功法邪异,会使人性情大变,坠入邪道,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而正道武功则不同,中正平和,精纯如斯,短期间内或许比不上邪道武功的进度,但长远来说,其深厚的底蕴、纯正的内功绝非邪门武功可比,由此可见,邪不压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檀雪公主说罢,瞧着武天骄不解地道:“你和武天虎虽是同父异母,但好歹也是兄弟,你怎么对他一点都不了解?连他师父都不清楚?”

    武天骄尴尬地道:“我久不在京城,与武天虎又不和睦,不相往来,只道他的武功全是我父王所教,哪知他另有师父!”

    话此,猛地想起了一事,道:“武天虎的九幽阴魂掌是否就是甚么阴间道的邪门武功?”

    “不错!”

    檀雪公主凛然道:“九幽阴魂掌乃是九幽邪功中蜕化出来的,与九幽邪功性质相同,极其的阴损歹毒,中者几乎无救,武天虎将九幽阴魂掌练的如何,本宫并不清楚,但九幽邪王的九幽邪功想来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据闻,二十五年前,金山岭一战,九幽邪王一人独战九霄宫四大长老,虽然九幽邪王受伤逃走,而九霄宫的四大长老,其中却有两人中了他的九幽邪功,那两位长老回到九霄宫后不到三年,终因熬不过九幽邪功的阴煞寒毒,魂归九幽,可见当时九幽邪王的九幽邪功有多么惊人,如今经过这么多年,恐怕九幽邪王的九幽邪功已臻顶峰之境,今番他突然来到京城,武天虎要是请动九幽邪王杀你,你就危险了!”

    听檀雪公主说的郑重,武天骄右手一挥,轻声笑道:“小乖乖!谢谢你对我的讲解,若非是你,本公子还不知道武天虎有如此厉害的一位师父,不过,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那个甚么九幽邪王段无情敢来找本公子的话,本公子阉了他,让他和皇宫里的太监一样,来侍候你怎样?”

    说着,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

    听到武天骄说出这种大话,檀雪公主也不禁笑了出来,居然没有介意他占自己的口头便宜,道:“你可真会口出狂言,本宫知道你有几分本事,连大力神熊飞也奈何不了你,可那九幽邪王段无情可不是熊飞,小心没阉着,他把你给阉了!”

    闻听此言,武天骄嗤之以鼻,轻笑道:“本公子可不是九霄宫的甚么长老,九幽阴魂掌和甚么九幽邪功再如何的厉害阴毒,也阴不了本公子,区区的九幽邪王,还不放在本公子眼里!”

    他可真会吹牛说大话,也不怕把牛吹死,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大话才说完,四周倏地响起一个阴森森、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好狂妄的小子,乳臭未干、胎毛未尽,口气倒不小,本座倒要瞧瞧你有多大本事!”

    声音有如细针般刺耳,耳膜受到这股尖锐音波的冲击,武天骄和檀雪公主脑中嗡的一响,无比的难受,陷入一片的空白,一时分不清楚东南西北。

    武天骄和檀雪公主惊骇之余,反应也快,连忙闭起眼睛,各自催运体内的真气以护住耳膜。

    随着这阴邪无比的声音一停,御花园里旋即刮起一阵阴惨惨的阴风,阴风所到之处,一股碧绿色气息悄悄地散布开来,花园里树叶为之枯萎,未开的花蕾随之凋谢,方圆五丈之内,瞬间笼罩上了一层阴森森死亡的气息,宛如森罗地狱。

    猛然间,一道修·长的黑色人影从御花园中的树丛中沖天而起,身如大鸟一般飘到了武天骄和檀雪公主的上空,直扑而下,一双蕴含碧绿气息的双掌,毫不留情地向着两人的天灵盖轰下,意欲一举击毙他们。

    黑衣人出现的诡异,来的也快,眼看两人即将死在他的掌下,武天骄忽地双目一睁,射出了两道精芒,口中暴喝一声,舌绽春雷,左手一拳击出,使出了五雷天煞拳,暗含着九重的龙象神功,势如奔雷,狂猛无匹。

    轰——一声强大的气劲爆炸声响起,急切间,武天骄蕴含九重龙象神功的五雷天煞神拳在轰中黑衣人掌心那一瞬间,轰然从掌心之中爆发了出来。

    黑衣人突然袭击,凝聚了体内近八成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