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5章、第076章、第077章、第078章、第07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075章 假昏

    九幽阴魂掌乃是阴间道邪功九幽邪功中演化而来的,威力与九幽邪功自是不能相比。武天虎生性较为懒散,不如他大哥武天龙那般练功勤奋,事实上,他的资质本不比武天龙逊色多少,只是此人喜欢投机取巧,做什么事都喜欢走捷径,又偏偏争强好胜,事事都想盖过武天龙一头,在发现自己在武功上追不上武天龙时,便转而投入到阴间道门下,修炼邪功。九幽邪王也没有藏私,将阴间道邪功倾囊相授,不过武天虎限于功力修为,又生性懒散,九幽邪王传他九幽邪功,修炼的进展不大,只得退而传他九幽阴魂掌。

    武天虎在九幽阴魂掌的修炼上倒是痛下过一番苦功,修炼的炉火纯青,但威力比起其师的九幽邪功自是相去甚远,不能相比。前天在皇宫里,武天骄与九幽邪王一场激战,若非是檀雪公主相助,武天骄差点英年早逝,至今心有余悸,不过那一激战,也令他对九幽邪功的性质多少有了一定的了解,对武天虎的九幽阴魂掌自是不放在眼里,见武天虎已失理智,势同拼命,心中暗笑:“我让你今日丢尽脸面!”

    心念间,身影向右一闪,脚步踉跄,身形不稳,模样显得十分狼狈,口中叫道:“二哥!有话好说,不要动手!”

    武天虎怒泛杀机,哪会听得他的话,一掌不中,又是一掌击向了武天骄,双掌飘舞翻飞,掌影漫天,狂风骤雨一样攻向了武天骄,猛下杀手,恨不得一下子毙了武天骄,以报生平之奇耻大辱。

    “二哥!你不要打我,小弟知道错了,是小弟的不是,救命啊!二哥杀人了···”在武天虎的凌厉攻势下,武天骄躲躲闪闪,大呼小叫,宛如汪洋中的一叶孤舟,随波逐流,其动作显得极其笨拙,狼狈之极,躲闪起来脚步磕磕碰碰、踉踉跄跄,几次差点被武天虎的掌力打中,惊险万分。然而,就在他如此笨拙的躲闪之下,武天虎急如风雨般的掌势居然打不中他,暴跳如雷,怒喝着更加加快了掌击的速度,攻势如潮。

    周围的宾客瞧着这怪异的一幕,直觉匪夷所思,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他们不明白,刚才武天骄还强势地震飞了武天虎,怎么这一会儿软了?聪明的人马上意识到武天骄在装模作样,武天虎失了理智,中招了,怕是要倒霉。

    果然,大厅里奔出了不少人,有人大喝道:“住手!”

    喊话的人正是武无敌,随他出来的还有朝中的一干文武大臣。武天虎怒急攻心,兀自不闻,仍对着武天骄痛下杀手,今天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面,若不讨回来,胸中的恶气往哪出?武天骄眼尖的很,他等得就是这一刻,一见武无敌出来,当即身影一缓,这一缓,武天虎的右掌便打上了他背心,刹时之间,院中响起了一声“啊呀”的“惨叫”只见武天骄在武天虎的一掌之下翻滚了出去,动作甚是夸张,一滚数丈,滚了一身的泥,肮脏不堪,然后挣扎吃力地爬了起来,摇摇晃晃,面向武天虎,脸色苍白如纸,颤抖着身子,手指着武天虎呻吟地道:“二哥!你好···好狠毒···对自己的弟弟也···下毒手···”话未说完,砰地倒地,昏了过去。

    当然不是真昏,而是假昏,武天虎那一掌根本伤不了他,他如此做作,为的便是让武无敌以及在场的宾客看的,让他们看看武天虎是多么的狠毒,杀弟啦!

    所有人瞧着这一幕,均怔住了,看过整个过程的人感到莫名其妙,觉得武天骄虎头蛇尾,不堪一击。而从大厅里出来的,他们没有看到前面的,只看到后面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出大厅,便看到武天虎对武天骄痛下杀手,出手狠毒,丝毫没有顾及兄弟手足之情。

    此时,武天虎发热的头脑已然冷却,冷静了下来,意识到不好,回过身,却见父王武无敌站在大厅门前,脸色铁青,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在他的左右,有当朝丞相萧宏远、太师曹志辉、太傅陆炎、兵部尚书张骁勇、刑部尚书黄世波等等,全都是帝国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看到这些人,武天虎头脑嗡嗡作响,直觉天旋地转,眼前阵阵发黑,现在他即是有一百张嘴,千般理由也说不清了,就是跳进龙河也洗不去杀弟的罪名。

    “弟弟···”远处的走廊传来一阵娇呼,数道倩影直奔而来,闯到了围观群中,一位娇美的红衣少妇俯在武天骄身上痛哭凄泣道:“弟弟!”

    红衣少妇不是别人,正是武红霜。与她一起来的还有武玄霜、武青霜以及武凌霜。四女看到武天骄躺在地上,都是痛心疾首,武凌霜怒瞪武天虎,娇喝道:“武天虎,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杀害自己的弟弟?”

    武天虎手足无措,脸色苍白,不知如何回答武凌霜的质问,呐呐地道:“我···我没有···”这话说出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周围的人都看到了,任凭他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

    “畜生!”

    武无敌怒不可遏,过来不由分说,右手一抬,啪!重重给了武天虎一记耳光。他是真打,心中的愤怒无可抑制,恨铁不成钢,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会在今天这样的场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干出这种蠢事,蠢的到家了,蠢的无可救药,蠢的···我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

    武无敌今天嫁女,心情十分的高兴,将朝中的大员们都请来,本来他今天除了嫁女,还有着另一件大事,就是当着众多的同僚的面,正式宣布二儿子武天虎立为武家世子,继承将来武家家主之位,可是没想到,他正在小客厅里招呼着一干同僚大臣们,听到大厅中喧哗,护卫来报,二公子和三公子打起来了。

    大喜之日,武家的二公子和三公子打架,那还得了,武无敌便和众位同僚出来看看,没有想到一出大厅门,就看到武天虎对武天骄下杀手,这一幕落在朝中大臣的眼里那还得了。

    现在即是武无敌想立武天虎为世子也不可能了,连自己弟弟都不放过的人又怎么能当武家的继承人?今天立武天虎为武家世子一事只能暂时搁置了。

    怒极之下,武无敌的一巴掌打的好不沉重,打得武天虎的右半边脸颊肿了起来,牙都脱落了两颗,满嘴的血,晕头转向,脑袋嗡嗡作响,分不清东南西北。

    “王爷息怒!”

    曹太师上来劝说道:“还是问清楚了再说!”

    曹太师乃是三朝元老,他在朝的时间比在场的任何一位都要长,他如今七十八岁高龄,已是须发皆白,但身子却硬朗的很,面色红润,精神抖擞,可谓老当益壮,比之宣和帝的病怏怏、半死不活的、一副要进棺材的死相不知强了多少倍,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武无敌倒想问清楚,关键是武天虎的所作所为大家瞧在眼里,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纵使他情有可原,也不能当众打杀自己的弟弟,这一切都要怪那该死的孽种!

    武无敌目光瞧向地上躺着的武天骄,只见武红霜姐妹正检查他的伤势,不禁眉头一皱,沉声问道:“他怎样?”

    “弟弟···中了九幽阴魂掌,伤的好重,昏迷不醒!”

    武玄霜悲切地道:“父王!您快救救天骄弟弟?”

    “九幽阴魂掌!”

    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大多数人都以鄙夷鄙视的目光瞧着武天虎,众所周知,九幽阴魂掌乃是阴间道的邪门阴功,其阴煞真气阴损歹毒,中者几乎无救,为正派人士所不齿,正派中人一向视阴间道中人为邪门妖人,武天虎作为武家的二公子,武家有那么多的武功不练,反而去修炼阴间道的邪门武功,并用以来伤自己的弟弟,其心肠之狠毒,枉为人了。

    武天虎投入阴间道,修炼邪功,武无敌当然知道,今天来得宾客中也有不少人知道,但大家彼此间心照不宣。如今武玄霜当众说出“九幽阴魂掌”何况在场的众多人都见识了武天虎所使的武功,他百口莫辩,有人惊呼道:“原来是九幽阴魂掌,难怪我刚才感到阴风阵阵,觉得那么冷!”

    “原来武二公子是阴间道的传人!”

    “太阴毒了,用这种阴毒的武功伤害自己的弟弟,他还是人吗?”

    旁观的宾客低声交谈着,他们谈话的声音虽小,却又怎么能够瞒过武无敌的耳朵?武无敌又气以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底埋怨武玄霜不懂事,说话没有个分寸,当下重重地冷哼了一声,瞪了武天虎一眼,大吼道:“王横!”

    声音震耳,震得边上的人纷纷捂住耳朵。听到武无敌的叫唤,王横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到他面前,躬身道:“属下在!王爷您有何吩咐?”

    武无敌右手指着武天虎,咬牙切齿地道:“将这畜生押入静园,面壁思过,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准他踏出静园一步!”

    静园是晋阳王府中最安静之所,乃是武无敌平日修心养性之所,除了他和少数的几名心腹,谁也不能出入。武无敌没有责罚武天虎,仅仅是把他押去静园思过,可见武无敌还是十分偏袒这个儿子。

    王横听了一欠身,叫过了两名护卫,押着武天虎去静园。

    处置了武天虎,武无敌一瞟“昏迷不醒”的武天骄,沉吟了一会,道:“玄霜,红霜,你们把他背去重华殿好生照顾,青霜,你去请梅太医来,为你弟弟诊治!”

    武青霜答应一声,飞快地走了,武玄霜则背起了武天骄,去往了重华殿,武红霜随后跟去。武凌霜对父王的安排大为不满,道:“父王!九幽阴魂掌无比阴毒,梅太医怕是医治不了?”

    武无敌闻言脸色一沉,瞪了她一眼,道:“梅太医医术精湛,乃是京城最好的名医,如果他都救不了你弟弟,那本王也无可奈何!”

    第076章 百里孤云

    武凌霜眉头紧蹙,却也不在说什么,心中挂念着武天骄的伤势,急忙匆匆地赶去重华殿探视。

    大喜之日,发生了这样丢脸面的事情,武无敌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暗自叹息,看到身边同僚异样的目光,不由摇头苦笑,正想招呼大家入厅就坐,门外响起了一阵尖锐细柔的声音:“太后娘娘驾到——”

    听到这一嗓子,所有人都一阵哗然,武无敌吃了一惊,大感意外,他今日嫁女,本就没有邀请皇太后,没想到皇太后不请自来,忙率一干大臣们去迎接,但已经来不及了,皇太后已经进入了王府大门,皇太后穿着一身淡红盛装,在两个宫女的搀扶下,缓缓而来。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位高挑健美的英武女子,不是别人,赫然是靖国公主樊素华。

    看到皇太后,武无敌赶忙迎了上去,近前跪拜在地,没办法,他虽然贵为王爷,军功显赫,在朝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面君有不下跪之免,但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在大众场合,还是要行下拜之礼,给一个女人下跪,这也是武无敌的无奈之举。

    武无敌下跪,一干大臣也跟着下跪,庭院里所有人都跟着下跪,高喊:“恭迎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了!”

    皇太后淡然地道,高贵的仪态透着无比的威严与庄重。

    行礼过后,武无敌急忙招呼皇太后一行进入了大厅,大厅的主位理所当然地让给了皇太后就坐,靖国公主则坐在她一旁,武无敌含笑道:“微臣不知太后娘娘和公主驾到,未能出门迎接,实是诚惶诚恐!”

    皇太后微笑道:“武卿家言重了,哀家不请自来,是哀家打扰了才是!”

    “哪里!哪里!”

    武无敌笑道:“太后娘娘万金之躯,驾临敝府,实乃微臣的荣幸,令敝府蓬壁生辉,祥光万丈!”

    这时,曹太师、萧丞相、陆太傅等一干大员们也各自上来向皇太后以及靖国公主见礼。

    寒喧过后,皇太后目光向厅内四下扫视了一眼,问武无敌:“武卿家,新郎官还没有到吗?”

    武无敌忙道:“应该快到了!”

    话刚出口,一位武家护卫飞奔进了大厅,喊道:“禀报王爷,罗家的迎亲队伍到了!”

    “来了!”

    武无敌精神一振,连忙出了大厅,众宾客也只得随他出去迎接。

    却说武天骄,在武玄霜的背负下到了重华殿,他可是一点伤都没有,武天虎的那一掌击中他,体表上冰冷,身体内却是一点内伤都没有,试想在皇宫中,阴间道道主九幽邪王段无情的九幽邪功都未能要了他的命,武天虎的九幽阴魂掌又岂能伤他分毫。

    进入卧室,武玄霜立马将武天骄往床上一丢,叫道:“别装死了!”

    砰!武天骄摔在床上,不由哎呀叫了一声,道:“你轻点!就不能温柔一点,摔死我了!”

    “摔死活该!”

    武玄霜娇骂道。

    武红霜见了吃惊非小,盯着武天骄疑惑地道:“骄弟!你没事!”

    “他当然没事了!”

    武玄霜嘟嘴道:“他可坏的很,以为他耍的那套鬼把戏没人看出来,我可早看出来了!你这一下满意了吧!二哥给你害苦了!”

    武天骄尴尬地笑了笑,搔搔头皮,道:“谢谢两位姐姐关心,不过我可没招惹他,是他招惹我的,今天我没有杀了他,已经对他手下留情了!”

    武红霜又惊又喜,随即脸色一沉,上来就来揪武天骄的耳朵,大发娇嗔:“你那么坏,害我为你担心,伤心流泪的,我饶不了你!”

    武天骄给他揪住耳朵,不禁苦笑,知道这位姐姐喜欢揪他耳朵,想来大多女人都喜欢揪人家耳朵,连忙讨饶道:“好姐姐,小弟不是有意的,您饶了小弟吧!”

    武红霜哪是生气,更是舍不得弄疼他,装模作样地发了一阵娇嗔,才松开他耳朵,道:“你真是坏啊!坏透了,小坏蛋!”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武天骄笑嘻嘻地道,真是死皮赖脸的不要脸。惹来武红霜和武玄霜的一顿白眼。

    “好啊!原来你一直是在骗我们!”

    武凌霜冲进卧室,怒气冲冲,娇叫道:“你也太过分了!父王知道了,饶不了你!”

    “凌霜姐姐!”

    武天骄忙下榻,手臂一长,将她搂到了怀里,笑道:“凌霜姐姐,你怎么不去碧水山庄看我?知不知道小弟很是想你!”

    武凌霜给他搂住,又当着武红霜、武玄霜的面,不禁大羞,急忙奋力挣扎,然而武天骄搂得甚紧,她又怎敌得过他,不一会儿,娇躯酸软,软倒在他怀里,求饶道:“你放开我!”

    两人的亲密动作,武红霜瞧在眼里,大是吃醋,哼了一声,不悦地道:“你们可真是姐弟情深呐!搂搂抱抱的,要不要我去叫些人来,看你们表演啊!”

    语气酸溜溜的,充满了醋味。

    她如此一说,武天骄也不好再轻浮,放开了武凌霜。武玄霜倒是考虑到了另外一件事,道:“弟弟!父王让青霜去请梅太医来给你诊治,梅太医来了,你怎么办?父王要是知道你装昏,定会饶不了你!”

    “今天是银霜出嫁之日,父王不会顾及到我!”

    武天骄轻笑道:“只是···如此一来,我是真要装病了,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可受不了,三位姐姐,你们可要好好陪我,不然,我一个人在床上,岂不闷死了!”

    这话听在三女的耳中,顿时红了脸,不约而同地呸了一口,一起走出了卧室,不理他了。

    武天骄见她们走了,落得个清静,在床上躺了下来,心中寻思:“武罗两家联姻,那罗云海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姻要是联成了,武天虎尾巴岂不是翘上天了!这可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至少不能让武天虎得意!”

    武天骄躺在床上,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稳妥的办法来,要是想破坏武罗两家的联姻,那可是太简单了,杀了罗云海即可,关键是杀了罗云海,固然达到了目的,但也因此彻底的得罪了罗家,与罗家结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恨,将罗家推向了武家对对立面,那将得不偿失。

    想着想着,武天骄睡着了,昨晚上与曹贵妃折腾几乎没合过眼,此时不知不觉便睡着了。不过,他没睡一会儿,武凌霜她们去而复返,武玄霜着急地道:“梅太医来了!”

    武天骄镇定的很,微笑道:“不用担心!等会瞧我的!”

    说着,闭上了眼睛,在武凌霜、武红霜、武玄霜的注视下,只见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度苍白,比死人的脸还白,气息变得极其微弱,奄奄一息。

    看到这一现象,三女诧异莫名,武玄霜一摸武天骄的额头,触手之下,感到他额上冰冷一片,不由低呼了一声。

    脚步声响起,武青霜领着背着药箱的青衣老者进了卧室,想来他就是梅太医了。演戏要演全,武玄霜很是配合,叫道:’梅太医!你快给我弟弟看看吧!他身上好冷!“青衣老者不慌不忙地放下了药箱,摇头道:“中了九幽阴魂掌当然全身冰冷,唉!你们也真是的,老夫都说医治不了‘九幽阴魂掌’,偏要把老夫请来,这不是瞎折腾吗!”

    一边说,一边慢吞吞地到了床前,看了看床上躺着的武天骄,神色一变,惊咦了一声!

    武红霜只道梅太医发现了什么,问道:“怎么了?”

    梅太医也不说话,翻了翻武天骄的眼皮,又给把了把脉,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他气血几乎停滞,寒毒缠身,老夫医治不了,恕老夫无能为力!”

    “梅太医,你是京城最好的医生,你真的医治不了吗?”

    武青霜急切地道。

    梅太医摇了摇头,道:“以前老夫也诊治过两个身中九幽阴魂掌之人,只是···他们的症状与令弟的症状大不一样,他们身体泛绿,冰冷僵硬,可令弟···老夫一时也说不上来,不像是中了九幽阴魂掌?”

    “不是九幽阴魂掌又是什么?”

    武凌霜道:“我们都看见他中的,梅太医,我看你是徒有虚名!”

    梅太医也不生气,道:“如果令弟真是中了九幽阴魂掌,只能是听天由命了,九幽阴毒无药可解,老夫真的无能为力,除非令弟有深厚的功力,自行化解,唉!你们还是给他准备后事吧!老夫告辞了!”

    梅太医来的慢,去的快。待得他走远了,武天骄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嗤笑道:“什么太医,我看是庸医才是!”

    武凌霜不这样认为,道:“至少他怀疑你中的不是九幽阴魂掌!天骄,你演的戏是瞒不过父王的,父王一定知道你假装的!”

    武天骄不置可否,略一沉吟,道:“他知道又怎样?他真要是为难我,大不了我逃走便是,我要是想逃走,天下间没有人能够拦住我!”

    说着,神情凛然,语气中透着一股傲气,显得狂妄之极。

    武凌霜等女直翻白眼,只当他说大话,武青霜道:“罗家迎亲队来了,我去看看银霜妹妹!”

    说罢,走出了卧室。武凌霜等女也纷纷离去,室中仅剩下了武天骄和武红霜两人。

    “你不去陪百里孤星吗?你和我在一起,就不怕他吃醋吗?”

    武天骄微笑道。

    武红霜冷哼道:“他才不会,我不管他的事,他也休想管我的事!”

    武天骄摇头,皱眉道:“先前在前院里,你扑在我身上哭,虽说我们是姐弟,但也难免不引人怀疑,为了避嫌,红霜姐姐,你还是去前面看看吧!”

    武红霜闻言神情一变,道:“怎么?你要赶我走吗?你是开始嫌弃我了吗?”

    说话间,眼圈都红了,泫然欲泣,一副楚楚可怜、娇弱的小女人模样,令人怜惜。

    武天骄见了心中一慌,忙道:“红霜姐姐你别误会,小弟绝无此意,只是···你也不想我们的事曝光吧!父王要是知道我们的事,我们谁也好不了!”

    “你怕了?”

    武红霜冷哼道:“我可不怕,即是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块!”

    武天骄苦笑,道:“小弟不是怕,只是不想有不必要的麻烦!先前你也看到了,我在父王的眼里的眼里,毫无地位。我假装受伤,硬挨武天虎一掌,也不乏想试试父王对我还有没有一点父子的情份,结果令我很失望,他看都不看我的伤势,宁愿我死,也不肯耗损功力救我,以他的功力,即是我中了九幽阴魂掌,他也能逼出我体内的阴毒,可他没那么做,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

    武红霜无语,沉默了一会儿,道:“弟弟!前些日子,我和王娘交谈的时候,听王娘说起你后脑反骨的事情,而你的后脑上确实是生有反骨,都说生反骨的人天生叛逆,或许是正因为这一点,父王才不会喜欢你!”

    武天骄摸着自己的后脑,冷笑道:“都说虎毒不食子,我不信这一点是他如此对待我的因由,红霜姐姐,大哥为什么要远离京城?”

    “这个···”武红霜沉吟了一会儿,摇头道:“我不知道,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同样问过父王和王娘,可他们都避而不谈,或许,弟弟!等见到大哥的时候问大哥,大哥会告诉你!”

    姐弟俩交谈了一阵,武红霜也未再打扰武天骄,离开了重华殿。这一次,他们倒没有像以前那样冲动和狂热,没有做出什么出格之事,难得彼此都正经了一回。

    武天骄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心想:“我应该去虚云观看看外公,也不知道外公现在怎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