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第111章、第112章、第113章、第114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110章 送花

    看到这一幕,御河岸边广场上的数万民众一片哗然,群情鼎沸,不少人为之惊呼:“神呐!天神下凡了···”金鹰楼内的人也是为之愕然,谁也没有瞧清楚这个白衣人是如何出现的?是从哪儿出现的?只见他右手一伸,仿佛施了定身术,霎时间,便将十几丈外要落水的武天虎给定住了,再遥空一摄,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引着武天虎,将武天虎庞大的身躯慑进了金鹰楼。

    这一手神乎其技引得在场不少人一片的喝彩,见多识广之人为之惊叹:“凌空慑物···”“千步擒龙手,是武家的千步擒龙手···”待到所有人看清那白衣人的相貌时,更是一片惊呼:“武三公子···”“是他,武天骄···”“金刀驸马···”原来这突然出现的人不是别人,赫然是武天骄。先前扮作月奴娇的武天骄,看到武无敌到来,修罗三杰挑战帝国的青年高手,他看到陆重败北,贝云霏又即将不敌,便寻思着自己是否该出场?当他看到在座的武无敌之时,心中泛怒,心道:“武无敌,你不是瞧不起我这个私生子吗,今天我武天骄便在你面前露一手,让你瞧瞧!”

    想到此,武天骄借故内急,出了金鹰楼,找了一个偏僻的无人之处,卸下女装,换上了男装,重新恢复了武天骄的身份,还特意将宣和帝御赐的虎头金刀佩挂在了腰上,借此表明提醒人们,他是帝国的金刀驸马,并不是什么武家野·种!

    当武天骄重新回到金鹰楼之时,不出他的所料,贝云霏已经败北,武天虎出战赫哲,由于楼内的人全神贯注赫哲和武天虎的比武拼斗,因此,谁也没有注意到武天骄的到来,即是少数人见到了武天骄,也不认识,只道是哪家的贵族公子。直到武天虎被赫哲打飞了,落向了御河,武天骄才出来露脸,使出武家的千步擒龙手,将武天虎“救”了回来。

    当然,武天骄并不是真想救武天虎,在他的内心,巴不得武天虎就此落入御河中淹死。之所以救他,一是给自己露脸,二是给在座的帝国官员和武无敌瞧瞧,三是给自己搏得一个好名声,知道武天骄和武天虎这对兄弟恩怨的人见了就会翘·起大姆指,说:你看,武天骄还真是顾全手足之情,兄弟之情,哥哥比武输了,弟弟不念旧恶,出手相救,以德报怨,真是胸襟开阔啊!

    武天骄一手使出千步擒龙手,将武天虎慑回了楼里,扶着他,满脸关切地道:“二哥,你没事吧?受伤了没有?”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有多关心武天虎呢,但武天虎却是知道武天骄一片的虚情假意,如果可以,他宁愿落入御河中也不要武天骄“救”武天骄这一“救”使他更加的在人前丢人。然而,赫哲那一拳轰散了他的护身真气,震得他半身剧痛,受了严重的内伤,胸口血气翻腾,鲜血上涌,几乎夺口而出。他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便要吐出血来。

    武天虎强自压住胸口翻腾的血气,脸色涨的通红,难受的内伤、翻腾的气血使得他不自然地闷哼了一声,衣袖一甩,甩开了武天骄,向福王的身边走去,哪知刚走出几步,再也压抑不住体内的伤势,哇地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极度苍白,身体晃了两晃,扑通倒地,昏了过去。

    “二哥!”

    武天骄忙过来扶起武天虎,可谓做足了戏。两个宫廷侍卫忙过来将武天虎扶走,请御医医治。

    此时,楼内一片安静,武天骄的突然出现,震惊了全场,和他有过恩怨情仇的,各人的反应各不相同。武无敌仅是脸色微微一变,便已恢复了平静,面不改色。皇太后和宣和帝感到欣喜,他们早就期待着希望武天骄能够出现,而端阳公主和武德公主她们则没来由的脸色变得苍白,浑身禁不住微微的颤抖,显得十分的害怕。曹贵妃、檀雪公主、檀香公主、燕妃、萧韵华姐妹等这一干与武天骄有过关系的女人,则是又惊又喜,若不是顾忌在场的人太多,众目睽睽之下,不然,她们早就冲到武天骄的身边了。

    今晚参加皇太后寿宴的贵族女人,过去在天上人间,和武天骄有过一腿的豪门艳妇不在少数,此时见到武天骄,不少艳妇都为之惊呼出声,盯着武天骄,均露出了迷醉、仰慕的目光!

    刚看到武天骄出现,青龙太子并不认识他,很为这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年所展露的武功感到吃惊,听到周围的呼喊声,才猛然醒悟,原来他就是武家的三公子,神鹰帝国的金刀驸马。

    在这一刻之间,青龙太子的眼中掠过了一抹凛冽的杀机,脸色变得一片青绿,真像是戴了一顶的绿帽子。

    青龙太子不期然地望向了萧韵华。只见心目中的恋人脸泛红潮,正在看着武天骄,那眼光中充满关怀与爱怜,似喜似羞,一副的含情脉脉、蜜意柔情。

    轰!青龙太子脑间一阵巨响,直觉得天旋地转,天昏地暗。顿时心中百感如潮,情思混乱,萧韵华那含情脉脉的目光,在他脑海中留下了鲜明的印象,那花朵一般的笑容,竟似是有生命的东西。可惜这含情脉脉的目光并不是对他的,而是对武天骄的,是他的面前,她竟然不顾他在,竟然这样看武天骄,有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萧韵华那花朵一般的笑容,仿佛变成了有刺的玫瑰,深深地刺痛了青龙太子的心。青龙太子的心,剧烈地疼痛,脸上的肌肉抽搐跳动,脸色阴沉的可怕。

    旁边的朱雀公主察觉到了青龙太子的异常,忙一手按着他,眼睛盯视着堂中的武天骄,露出了仇恨的目光,低声道:“皇兄,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而激动,你可是我们修罗帝国的太子,尊贵无比。那萧韵华已是残花败柳,又怎能配得上你,你可千万不要为了这样水性杨花的贱·女人失了理智,乱了方寸!”

    青龙太子痛苦地闭上眼睛,右手抓着座下的凳子边缘,抓出了一道痕迹,强忍了好一阵子,才睁开眼睛,眼神变得冰冷一片,平静无波,转首向朱雀公主点了点头,低声道:“多谢皇妹提点!为兄不会乱了方寸!”

    说着,目光转向了武天骄,瞳孔收缩,低沉地道:“武天龙要是知道他弟弟和萧韵华的事,想来他的心情也不会比本太子好到哪里去?”

    这时,武天骄向高座上的皇太后和宣和帝行礼道:“武家庶子武天骄,叩见皇太后娘娘,叩见陛下,祝皇太后年轻不老,美若天仙,比花还美,比花还娇···”“好了!好了···”皇太后打断他道,不过神情甚是愉悦,欢快地道:“金刀驸马,这些天你都去了哪里?怎么到现在才来给哀家贺寿?”

    “这个···”武天骄犹豫了一会,才道:“微臣给皇太后娘娘准备寿礼去了,因而来晚了!”

    他自称“微臣”这让在座不少人为之失笑。武天骄除了一个“金刀驸马”的挂名,本身并无官职,他倒敢在皇太后、宣和帝及众多的帝国官员面前自称“微臣”真是自抬身份。

    不过,皇太后和宣和帝听了并不责怪,尤其是宣和帝见到武天骄,脸上笑呵呵的,精神也旺盛了不少,对武天骄道:“孩子!你给太后娘娘准备了什么寿礼啊?快拿出来给太后和联瞧瞧!”

    武天骄哪准备什么寿礼了,只是临时的在花园里采摘了一束鲜花放在身上,当即装模作样的在身上掏弄了一会,从衣襟下拿出了一束鲜花,恭敬地道:“这就是微臣给太后娘娘准备的寿礼,鲜花!不知太后娘娘是否喜欢?”

    呃!看到武天骄手上的花,几乎所有人为之愕然,面面相觑。今天来得众多宾客,给皇太后所送的寿礼中,有古董、珍珠云母、翡翠玉镯、金银首饰、奇珍异宝、还有长寿面等等,但就是没有人给皇太后送花的,不!有送花的,青龙太子送的千年雪莲花,不过那是千年的稀世灵药,不算是花。可武天骄手上的花,当所有人看清他手上的鲜花时,更是哭笑不得,有的竟然失笑出声,他,竟然送的是玫瑰花!

    在神鹰帝国,男女求爱,有一个最传统的习俗,那就是送玫瑰花,因此,玫瑰花代表着爱情。武天骄竟然给皇太后送玫瑰花,这···难道他是在向皇太后求爱吗?

    霎时间,楼堂里寂静无声,一片的沉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武天骄,盯着他手中的玫瑰花愣住了。他们见过找死的,却没有见过如此找死的。就算你是武无敌的儿子,也不能当众向皇太后求爱啊!这不是在找死吗?

    不少人的脸上掠过了戏谑之色,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皇太后,想看看皇太后作何反应?高座上的皇太后羞红了脸,面红耳赤,脸红的红布一样,如同盛开的花朵一样,说不出的娇艳美丽,迷人之极。而旁边的宣和帝则是挂着一张老脸,面无表情,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曹贵妃、燕妃、萧韵华、萧琼华、檀雪公主、檀香公主等以及那一些与武天骄有过露水姻缘的贵族艳妇们则望着武天骄手上的鲜花,脸上或多或少都流露出羡慕之色,如果是武天骄给她们送花,她们定然接受。

    对于神鹰帝国人的传统习俗,青龙太子还是了解的,他也曾经给萧韵华送过玫瑰花,现在见武天骄好死不活的给皇太后送玫瑰花作寿礼,这个时候若不好好的将他一军,更待何时?要让萧韵华好好的看一下,她找的小男人是什么样的纨绔子弟。当即站了起来,大声“哈哈”了两声,朝皇太后躬身道:“恭喜皇太后,贺喜皇太后,恭贺皇太后有此一位年少英俊的面首!”

    面首!听到这话,几乎所有的神鹰帝国官员变了脸色,景王腾地站了起来,盯着青龙太子怒喝道:“青龙殿下,你这话是何意?休要出言不逊!”

    青龙太子眼光一撩景王,又斜眼瞅着怔立堂中的武天骄,冷笑道:“难道不是吗?武天骄若不是贵国皇太后的面首,呵呵!他又怎会送玫瑰花给皇太后?据本太子所知,玫瑰花在贵国的代表着男女之间的爱情,只有情·人之间才会送玫瑰花,武天骄给皇太后送玫瑰花,这不得不让本太子怀疑他和皇太后之间的关系?呵呵!据本太子所闻,武天骄乃是贵国的金刀驸马,与檀香公主···呵呵!皇太后与檀香公主一同侍候一个男人,两代同侍,这可真是···哈哈···天下奇闻,天下奇闻,相信这消息会传遍天下大陆,广为传颂,名垂千古啊!哈哈···”说着,大笑不绝,笑声传遍四周,响彻夜空。

    武天骄怔立当场,傻了眼了。他先前出去换装,回来的时候,想到今天是皇太后的寿辰,作为金刀驸马,理当给皇太后送礼,送什么好呢?想起在百花谷的事时候,九位师娘都很喜欢花,她们也说,女人爱花。皇太后是女人,想来和师娘一样,也爱花。于是,武天骄看到园中有不少的花,便随手采摘了一束,拿不送给皇太后,没想到会就扯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来?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皇太后的面首了?什么皇太后和檀香公主侍候一个男人,两代同侍,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岂有此理!”

    福王也忍不住了,拍桌而起,对武无敌喊道:“武王爷!武天骄胆大妄为,当众污辱太后圣名,您可不能不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