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第121章、第122章、第123章、第124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120章 摄心术

    武天骄跟随着武无敌回到了晋阳王府,虽已深夜,晋阳王府却依旧灯火通明,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入睡。他们之所以没有入睡,其因有四,一是今天是皇太后的寿辰,万民同同欢,普天同庆。二是百里孤云的死,惊动了整个晋阳王府。三是金鹰楼不断传回来的消息。四是赤龙兽。

    早在武天骄击败修罗三杰之时,武无敌便暗令王横吩咐手下的护卫,将赤龙兽拉回了晋阳王府。

    此时,装载赤龙兽的马车便停留在王府前院里,四周布满了护卫,不让人靠近。赤龙兽的厉害,大家已经是众所皆知,像上将军戈元那样厉害的皇武者也被赤龙兽喷出一口火给活活烧死了,换成一般人更不用说了。

    武无敌回到王府,一见蒙着黑布的马车就精神振奋,神采奕奕,围着马车转了两转,但旋即皱起眉头,心中寻思着,该怎样驯服赤龙兽作为自己的坐骑?

    也难怪武无敌对赤龙兽不心动,别人认为武无敌武功天下第一,天下无敌,但武无敌自己心里清楚,世间高手如云,比他武功高的人不是没有,什么天下第一、天下无敌那都是别人吹嘘捧出来的,如果有哪一天,当他碰上真正的高手,对方若是挑战于他,他要是败了,那时,一切的荣耀光环将不复存在,武家的势力名声也将大受影响,能否留存于世间,还是个未知之数。

    如果有了赤龙兽作坐骑,那就不一样,以武无敌的武功,加上赤龙兽之助,武无敌相信,天下间,将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那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第一,天下无敌。

    看到武无敌围着马车转,武天骄直皱眉头,心道:“赤龙兽是我打败修罗三杰得来的,凭什么归你?”

    这时,王横走到武无敌的身边,躬身道:“王爷!赤龙兽凶性暴烈,在王爷您没有驯服它之前,我们该将它置于何处?”

    武无敌沉吟片刻,道:“先停放在静园里,派人好生照料,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得任何人接近赤龙兽。”

    “是!”

    王横答应一声,随即皱起了眉头,迟疑地道:“王爷!这赤龙兽···您也知道,据青龙太子说,赤龙兽已经几个月没有进食了,依青龙太子的预计,再要两三个月,赤龙兽要是再不进食,便会活活饿死,到时···怕是王爷您空欢喜一场啊!”

    不用王横提醒,武无敌也是心中有数,自从修罗帝国捕捉到赤龙兽,在修罗帝国的鹰眼情报人员便在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到了京城,之后又将赤龙兽详细情况逐一地传回。因此,武无敌对赤龙兽情况了解的十分详细,心中寻思:“天帝神傲天不能驯服赤龙兽,难道我武无敌也不能吗?”

    想到此,武无敌心中豪气上涌,哈哈大笑道:“孤王不信驯服不了区区的赤龙兽,先将赤龙兽安置在静园,三日后,拉去斗兽场,到时,将帝国的官员,京城的民众都请到斗兽场,孤王要在万众之前,驯服赤龙兽!”

    “什么?”

    王横吃了一惊,道:“王爷您要在斗兽场驯服赤龙兽?”

    “不错!”

    武无敌自信满满地道:“孤王要让天下人瞧瞧,我武无敌不是神傲天,只有我才能匹配赤龙兽,拥有赤龙兽这样的坐骑!”

    “王爷英明!”

    王横恭敬地道。

    旁边的武天骄瞧着武无敌眉飞色舞、趾高气扬的神态,不禁心中有气,心道:“你以为你一定驯服得了赤龙兽吗,真是赖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想驯服赤龙兽,我偏不让你如愿!哼!我得想个办法让你在万众面前丢脸才好!”

    想到此,武天骄眼珠子乱转,脑中转着不为人知的念头,想着怎样才能让赤龙兽不顺从武无敌?让武无敌吃足苦头?想来这赤龙兽已经饿了几个月了,它要是不吃东西,到时武无敌驯它没有力气反抗可不行,当务之急,就是让赤龙兽进食,只有进食了,养足了力气,才能让武无敌在万众之前,丢人现眼,只是,怎样才能让赤龙兽进食呢?

    王横吩咐车夫,将赤龙兽马车赶去了静园。这时,武无敌想起了一事,问王横:“二公子的伤势如何?”

    言语中,充满了关切之情。

    王横闻言忙道:“二公子的伤势并无大碍,回来不久,便出去了!”

    “出去了!”

    武无敌脸色一沉,问道:“去哪了?”

    “这个···”王横不由犹豫,欲言·又止。武无敌见了哪会不明白,连连摇头,长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不成器啊!我武无敌英雄一世,怎么生出如此不成器的儿子!”

    王横也是叹息,道:“这几日,二公子接连遭受打击,尤其是今晚被赫哲击败,丢了王爷您的脸面,换成是谁心情也不会好,他出去···也是情有可原,无可厚非!”

    武无敌冷哼一声,一瞥旁边一直站立不语的武天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的阴沉,冷冷的道:“你跟我来!”

    说着,先行向大厅走去。

    武天骄见状心中一凛,不免有点紧张,但还是硬着头皮跟着武无敌进入了大厅,心想:“你要是为难我,大不了撕破脸皮,大家一拍两散!”

    武无敌领着武天骄一直到了内里的小客厅,迳自在小客厅的主位上坐了下来,看到武天骄站立着一声不吭,脸色冷冰冰的,面无表情,不由眉宇紧锁,暗暗叹气,一指旁边的座位,道:“你不用站着,可以坐下来说话!”

    武天骄却不坐,并不领情,平静地道:“不用,我站着就可以了,不知武王爷要和我单独说些什么?有话直说!”

    瞧着武天骄毫无畏惧的表情,武无敌叹气之余,也不禁佩服他的胆色,心道:“天虎比起他来,差的太远了,只可惜他不是我的儿子!”

    想着,心中对宣和帝有这样一个儿子,又是羡慕,又是妒嫉,寻思着:“宣和帝至今不知武天骄是他的儿子,如果知道,不知他作何反应?想来他已经是时日无多了,我是否该在他临死之前,告诉他?”

    看着武无敌面色阴晴不定,沉思不语,武天骄暗暗戒备的同时,不免一阵疑惑,不明白武无敌把自己领到小客厅来要干什么?当下道:“武王爷!您要是没事,我可要告退了!”

    他对武无敌始终是无法释怀,从心底不想认他这个父亲,因此称呼上也只叫他王爷,不愿叫他父王。武无敌心里也清楚,并不介怀,闻言淡然一笑,道:“你不用急着走,为父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为父知道,你心里一直在埋怨为父,不该和百里飞雪···”说着,神情一阵的尴尬,不知如何说下去才好?

    他不提“百里飞雪”倒罢了,一提百里飞雪,武天骄顿时胸中一股无名之火乱窜,险乎忍不住爆发出来,重重地冷哼一声,冷冷的道:“她已经是武王爷的夫人了,武王爷大可不必旧事重提,武王爷万金之躯,武功天下第一,是帝国的英雄,像武王爷这样的盖世英雄,天下的美女趋之若鹜,哪个不爱,那个贱·女人爱上你,也是情理之中,本公子恭喜都还来不及的,哪敢埋怨!”

    当着武无敌的面,痛骂百里飞雪贱·女人,出了胸中久抑的恶气,武天骄大感痛快。然而,出奇的是武无敌并未因为武天骄而感到生气,反而微笑道:“孩子,你也觉得她是贱·女人,为父也觉得她是一个贱·女人,是个贱·货!”

    听到这话,武天骄为之绝倒,想不到堂堂的王爷,竟然会说自己的女人是贱·女人,贱·货。

    看到武天骄惊异不定的目光,武无敌淡然道:“孩子!我们父子之间其实一直存在着误解,那百里飞雪···为父再如此的不堪,也不会抢自己儿子的女人!”

    武天骄剑眉一挑,冷笑道:“说的好听,那现在···你又如何自圆其说?你和那贱·女人的事,已经是天下皆知,你作何解释?”

    唉!武无敌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情···孩子!你不在的三年里,那贱·货几乎天天找上为父,让为父指点她的武功,起初为父自然是答应,时间一久,为父才发现她是別有企图!哼哼!”

    说着,冷哼两声,冷笑道:“有些人自以为聪明,以为用美色就能迷惑住本王,殊不知本王功力已臻无上化境,禅心不动,清心寡欲,对女色早已不感兴趣!”

    武天骄不以为然,道:“那飞雪楼···”“若不如此,本王又怎会让别人以为我为美色所迷惑住了!”

    武无敌淡定地道。

    武天骄一阵错愕,随即恍然大悟,想起那晚看到百里孤云和百里飞雪在后院相约,不由凛然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知道什么?”

    武无敌淡淡的道:“你是说,那贱·女人抄录我武家武学一事?”

    武天骄点点头,旋即感到不对,却也来不及了。只见武无敌面含诡笑地望着他道:“原来你也知道百里飞雪抄录秘籍一事,如此说来,百里孤云是你杀的?”

    啊!武天骄心中大惊,脚下不由得退了一步,忙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百里孤云是我杀的?”

    武无敌见了脸色一沉,冷笑道:“你不用不承认,百里孤云是死在天罡掌之下,京城之中,除了你会天罡掌,不会有别人!恰好那一晚,你在重华殿装死,你使得那一点小伎俩,就以为能瞒过本王吗?”

    武天骄愕然,没想到武无敌会知道他会天罡掌一事,看来武无敌知道他和楚玉楼的关系。

    果然,武无敌又冷笑道:“天罡掌乃是逍遥公子楚玉楼的武功,而楚玉楼便是白衣门门主楚白衣,武天骄,本王说的可对?”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武天骄心中恍然,道:“怪不得我回到京城,你从来不问我这一身武功从哪里学来的,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的一切!”

    “也不尽然!”

    武无敌平静地道:“当年楚玉楼从萧家姐妹的画舫上带走了你,再看到你平安回来,本王就猜到了一切,至于你练成我武家的武功···是否你赛英姑姑传给你的?”

    事到如今,武天骄也不容抵赖,也不能否认,凛然道:“不错!正是赛英姑姑传给我的,她给了我一本武家典籍,我大多的武功都是照着武家典籍上练的,你待怎样?”

    “果然是她!”

    武无敌眉心一蹙,叹气道:“想来龙象神功也是她传给你的?”

    武天骄也不承认,也不否认,默然不语。武无敌见状心中有数,沉吟片刻,问道:“只是本王不明白,你赛英姑姑只知道前八重龙象神功,而后面的她却不知道,你···又如何练成十七重的龙象神功?这后面的龙象神功心决你是从哪得来的?”

    “这个你不必知道!”

    武天骄索性豁出去了,凛然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你不说,本王也不勉强你!”

    武无敌微笑道:“其实本王想知道你的事情很容易,只要本王稍稍施展一下摄心术,你就什么都说了!”

    “摄心术!”

    武天骄闻言心中大骇,脚下连忙暴退数步,退到了厅门,目光瞬间冰冷,盯着武无敌,寒声道:“武无敌,你想干什么?你想对我用摄心术吗?”

    说罢,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彭,浑身骨节响起了啪啪之声,已然运起了龙象神功,欲与武无敌拼命。

    在碧水山庄后山的山谷中,武天骄蒙无心人师父传授武功,曾听无心人师父说起过摄心术,摄心术是遁世魔宗天龙教的秘门心功,又名摄魂大法。

    这名武功以精神力为引力,一经施展,能够控制人的心神,让人心智迷惑,不知不觉中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而摄心术使用过度,也能将受术人变成白痴,端的邪异无比。武无敌说出摄心术,武天骄怎不感到惊心,莫不以为武无敌要对他使用摄心术。

    第121章 主动

    看到武天骄拼命的架势,武无敌瞳孔微微一敛,眼中精芒一闪而逝,凛然道:“你是要和孤王动手吗?”

    武天骄凝视戒备,冷峻地道:“别人怕你武无敌,我可不怕,今天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会让你知道,我可不是软杮子,不是让你随便捏的!”

    武无敌莞尔而笑,轻笑道:“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本王面前如此狂妄放肆,你是第一个,哼!你武功虽然不错,已经窥及皇武境界,但比起本王来,你还是相差太远,本王要想杀你,根本是举手之劳,不费吹灰之力!”

    “那你不妨试试!”

    武天骄凛然道,身上的气势逐渐蓄至顶峰,心中念头疾转:“武无敌功力通天,与他动手,我显然不是对手,他要是对我不利,我只有使出无心人师父传授的那招‘霸绝天下’,与他拼个两败俱伤!”

    感受到武天骄身上散发的强盛气势,武无敌暗暗点头,由衷的赞赏,心说:“这个反骨仔倒真是天下少见的武学天才,学武的天赋,比起本王来也不逊多让,加以时日,摸不准能赶上本王,奇怪,当初本王明明发现他骨骼瘦弱,体质浮虚,不是练武的材料,怎么变成了罕见的武学天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本王看走眼了?不可能啊!真是邪了门了!”

    看到武无敌沉思不语,武天骄脚下脚下渐渐后退,退到了厅门口。武无敌头也不抬,冷冷的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本王还不至于欺负你这么一个后生晚辈,本王要是出手,你逃得了吗?”

    武天骄没有言语,冷眼凝视着武无敌,全神以待,不敢丝毫懈怠。

    看到武天骄警惕的神色,眼中充满敌意,武无敌直皱眉头,招了招手,语气转为缓和:“孩子!你不用怕,为父对你没有恶意,为父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你坐下来,我们好好的说话,本王向你保证,绝不会伤害你!”

    他一会“为父”一会自称本王,武天骄更加的警惕,但还是依言在厅中左侧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想说什么,快点说,我可不想奉陪!”

    武无敌笑了笑,也不生气,道:“看到你,本王似乎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年少时,本王也和你一样,叛逆,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这一点,我们父子倒是很是相同!”

    武天骄哼的一声,淡然道:“可你并没有当我是你的儿子?我一直在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

    武无敌闻言心中一凛,暗暗叹息,道:“你当然是我儿子,只是本王很不喜欢你后脑的反骨,说实在,当初本王发现你后脑的反骨时,曾想杀了你!”

    闻听此言,武天骄右手下意识的一摸后脑,冷冷的道:“可你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虎毒不食子,本王又怎会杀自己的儿子呢!”

    武无敌微笑道:“孩子!你今天在金鹰楼的表现非常之好,为父庆幸有你这样一个儿子,你让我看到了我们武家的希望,你比你大哥二哥他们强多了!”

    “不见得吧!”

    武天骄冷言道:“只怕是武天虎在你心目中,他永远是最强的!”

    唉!说到武天虎,武无敌黯然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二哥以前加害于你,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但你们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血浓于水,为父希望你们兄弟能够和睦相处,不希望你们刀兵相见,手足相残,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武天骄冷笑道:“你也知道他做了很多对不起我的事,哼!我武天骄心胸开阔,有容人之量,以前的事我可以宽宏大量的既往不咎,只要武天虎以后不来惹我,我可以当他是我二哥,如果他要是再加害于我,那就休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