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第126章、第127章、第128章、第129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125章 耍流氓

    随着多位美女的登场,武天骄嚣张跋扈的姿态略微的收敛了一些,但两只眼睛却色迷迷、直勾勾的看着中间那位说话的美人儿,眼中射出就算是色中恶鬼也无法流露的淫亵光芒,一张嘴张得大大的,一缕透明的丝线滴答的滴了下来,却犹自未觉。

    他看着的人,可不正是那位京城第一名妓,姬冰雁姬大家。

    此次来到流香阁,武天骄多少有点儿是冲着这位姬大家来的,当然,还有流香阁的当家老鸨梅姨神镜花,以及那三位紧那罗族美女,想起那一夜的风情,武天骄的心头无限火热。

    也就是大皇子福王将宴设在流香阁,换成别的地方,武天骄未必会赴宴。来到流香阁,他可不是给福王面子,也不是给武天虎面子,而是给流香阁的众多美女们面子。

    众人见到武天骄这副色狼摸样,禁不住都是心中鄙视之极,这副德行那里还有半点名门世家子弟的风范?这姬冰雁姬大家纵然再如何的出色,始终还是青楼女子,在名门世家之中,决计无法登堂入室。难道这位武家三公子、帝国的金刀驸马爷,看上了姬冰雁不成?也不怕萧家姐妹和两位公主吃醋?

    众人大摇其头,不明白萧家小姐和皇室公主怎么会儿瞧上他的?

    众人虽然从心底里鄙视武天骄,却无人敢轻视他,如果要说有的话,就是那位天神宫少宫主神俊英了。他对武天骄打败击杀修罗三杰有点不信,怎么瞧武天骄也是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有那个本事?

    福王眉头紧皱,他对姬冰雁有意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姬冰雁始终是一副若即若离,似迎还拒的样子,让福王心痒痒的,凭他的身份,已经有了王妃,自然不能再明媒正娶,甚至是娶来做偏房小妾也是绝不可能,但他心中却早己将姬冰雁视作自己的禁脔,不容他人染指。

    一道透明的形珠帘子将房中隔开了两边,姬冰雁轻轻一笑,起步走到帘子后面,在案前款款坐下,纤指一拨案上的古琴,流水般的琴音空灵透彻的响起,凭空为这场俗不可耐的酒宴添了几分雅致的情调。

    酒菜快速的端了土来,福王这个时间里与武天骄说的什么,帝国的金刀驸马爷似乎全然的听而不闻,眼睛只是直勾勾地盯在在一侧弹琴的姬冰雁大家的身上,表现的好色之极。

    福王等人大感无趣。众人早已知道武天骄喜好女色,以前常出入天上人间,与那里的贵族女人打成一片,行事必然荒诞不经,这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事情,但却是谁也没有想到此人居然粗俗不堪到了这等地步,急眼盯着姬冰雁就不离开。

    福王开口道:“昨晚金刀驸马在金鹰楼一战,一鸣惊人,令孤王佩服,看到青龙太子那张死人般的脸皮,真让我帝国的官员大快人心呐!贤弟真乃我帝国的···”话说到此的时候,武天骄流着口水连连赞同:“嗯嗯!不错不错。”

    福王听了精神一振,正想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武天骄接着道:“喔!大皇子说的没错,冰雁大家的屁·股,看上去是挺圆的,手感一定是好的,肯定够劲,真他·娘的想摸一下,揉一下!”

    这话当场将这位福王殿下噎的目瞪口呆,宛如吃了一个苍蝇一般。

    接下来,方晓青、熊飞、武天虎等人纷纷旁敲侧击,极力展示大皇子一方的雄厚实力和对人才的求贤若渴,招揽之意虽不明显,但隐隐的意思,相信就算真是一头猪也会听得明明白白。

    甚于说到福王殿下礼贤下士,招贤若渴的态度,方晓青、熊飞更是现身说法,给武天骄上了生动的一课。

    金刀驸马爷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无论您说到什么,都是一律相当内行,认真听取的样子,积极参与,热烈讨论,态度认真之极,到后来更都是他一个人在滔滔不绝的发言,但说出来的话却是牛头不对马嘴,让人无语到了极点。

    说起政治方略,治国之术,如何为民众谋福利,等等这些话题的时候,方晓青老先生不慎说到了一句话“国力民力,莫非财力”意思是说,干什么都需要有强大的财力支撑。众人纷纷赞同。

    但就是这一句话,却让武天骄奇峰突起的大加谬论,高谈阔论滔滔不绝,到最后更是离题万里的瞎扯起来。

    “钱啊,是个好东西,方大人说的很好很好,哈哈说起赌钱,哇哈哈,本公子上次就在这流香阁如意坊,一下就赢了一百万,那可真叫一个痛快,福王殿下,若非我赢了那一百万,那三位那罗族美女的权就不一定是我的喔!嘿嘿···”武天骄怪笑道:“那一夜的,真叫本公子回味无穷,想起来就兴奋,想不到那罗族的美女第一次开·苞,就那样的骚浪···”什么不好说,偏偏说到那上面去了,福王胖胖的脸顿时难看之极,他对那晚拍卖送花败北,丢了脸面一事,一直耿耿于怀,若说对武天骄没有怀恨在心,那是不可能,只是尽量的不想提及,没想到武天骄主动扯到那就上面去了,那就不是丢孤王的脸吗!

    福王大为恼怒,一张脸沉了下来。

    武天骄犹自未觉,似乎全然没有看到福王难看的脸色,说到时兴起,放下筷子,站起身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洋洋得意的睥睨着众人,两只手连说带比划,将那晚的开苞情景一一说了出来,什么花招啊、动作啊等等,说得活灵活现。

    福王等人听的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武天骄滔滔不绝,口沫四溅,说着说着转移了话题:“我小时是样样在行,吃喝嫖赌无所不会,我家乡那里有斗兽的,斗蛇的,斗狗的,斗鸡的你们知道不,斗鸡的时候,那鸡,啧啧!毛都竖起来”众人无不侧目,瞪着眼睛看着武天骄在尽情表演,一个个如被雷击,哭笑不得,这是哪儿跟哪儿?谁跟你斗鸡啦!

    福王心中已经开始后悔了,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花费这么多心思干什么?就这么一个怂货居然牵扯了自己这么大的精力,这叫什么事?看来武天骄根本就不想投靠!

    武天骄瞎说了一通,左右张望了一下,又撇开了话题,笑着问福王:“福王殿下,怎么···不见你的那位侍卫唐傲然啊?他不是你的贴身侍卫吗?怎么不跟随着你贴身保护?这可不好,福王殿下来流香阁,万一遇上了刺客,被人刺杀,那可怎么办?”

    竟然咒本王遭刺杀,岂有此理!福王心中大怒,几乎就要发作,还是一边的武天虎见势的快,按住了他,向他递了一个眼色,摇了摇头。福王这才没有发作,强忍怒气,语气转为冷淡:“昨晚在金鹰楼,唐护卫在见识了三公子和朱雀公主的刀法后,心有感触,有所顿悟,眼下正在敝府上练刀,无暇分心,因此没有随孤王来到流香阁,有劳三公子挂念了!”

    “悟刀啊!不知唐傲然悟到了什么?”

    武天骄笑嘻嘻的道:“听说这位唐傲然很了不起啊,号称什么天下绝刀,不知他绝在哪里?该不会是绝在下面吧!哈哈···那还不如入皇宫侍奉陛下!”

    越说越离谱,说到哪儿去了,福王愈听愈怒,没想到武天骄如此的不识趣、不上道,不仅有点后悔没有把唐傲然带来,不然,凭唐傲然的武功,定然可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至此,福王已经彻底对武天骄失望了,没有了招揽之心。

    “呃,福王爷,今天,这个…嘿嘿,除了喝酒,还有别的节目没有?这酒已经尽兴了,是不是该干点别的事情了!”

    武天骄满脸的猥琐笑容,让人恨不得照他脸上猛踩一脚。

    最让人反感的是,从见面到现在他对福王已经变换了三个称呼。“大皇子”、“福王殿下”、“福王爷”真是让人反感到家了。

    本来是有别的节目的,但见到武天骄如此的不识好歹,福王把已经安排的节目取消了,觉得早点跟这色鬼分开才是正经。当然,福王也是色鬼,但与武天骄比起来,小巫见大巫。

    就这短短不到一顿饭的功夫,福王简直要被他气得吐血了,还憋闷到无语,鄙视他鄙视到自己都脑袋短路了。

    见众人终于从对自己的游说中放弃,武天骄心中中暗笑,咧着嘴站了起来,一歪一扭的走到正在帘子后面弹琴的姬冰雁身边,欲在临走之前,会一会这位京城第一名妓。

    武天骄可不认为姬冰雁只是一个妓女,从昨晚上她在金鹰楼所展露出来的绝世风情,那所流露出来勾·魂摄魄的目光,武天骄肯定,她是一个身怀内媚之功的武者。

    瞧她昨晚上在金鹰楼与二皇子景王有说有笑,今天又和大皇子福王混搭在一起,左右逢源,大吃四方,可见此女混迹风尘之中,不但颇有机智,更有一身高明的武功,不是一般的角色。

    武天骄练有天鼎神功,也学过观女之术,只要是女人,他一眼或者一闻就能知道对方是否完璧之身,在他天鼎神功的感应之下无所遁形。

    武天骄瞧姬冰雁的神态,再闻到她身上的幽幽体香,她分明是处子之身。一个青楼女子,能在一位皇子的追求下,能保住自己清白而不失·身,这不是一般的妓女能做到的,可见姬冰雁绝非是一般的女人。

    流香阁明面是青楼,暗地却是天神宫设立在京城的分支机构,镜花堂。这一点,武天骄早已经从神镜花那里得知了,觉得这流香阁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流香阁既然是天神宫的分堂,可那天神宫少宫主神俊英在此,正好拿姬冰雁来调·戏一番,看看神俊英有何反应?

    “姬大家长得好标致,水灵灵的!嘿嘿”武天骄毫不掩饰自己的色迷迷,上下打量着姬冰雁,最后将目光停在了姬冰雁的酥·胸上,上下梭巡。

    姬冰雁顿时感觉浑身似乎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在一般,说不出的难受,面色一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驸马爷,请您自重。”

    “不必!不必!本驸马爷最大的好处就是身轻如燕,一点都感到自重,瞧福王殿下威武的样子,那才重呢!”

    武天骄嘻嘻笑着,就要一掀帘子闯进去。

    “驸马爷,冰雁虽然是青楼中人,却是卖艺不卖身的,请驸马爷体谅!”

    姬冰雁冷声道。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卖艺不卖身,本驸马爷我玩完之后不给钱,那就不算卖了吗?多谢姬大家的美意提醒,武天骄这里多谢了!”

    武天骄正经八百地道,恬着脸继续凑和过去。

    现在,任何人都看得出来,武天骄这家伙已经是看上姬冰雁大家了,估计很可能就要来个霸王硬上弓,甚至是表演真人秀了,这对天上人间的午夜牛郎武天骄来说,决计不是什么稀罕事!

    而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姬冰雁是什么人?这乃是此次宴会的东道主大皇子福王殿下看上的人,偏偏武天骄知道这件事还硬来,这不是明着和福王对着干吗。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出来吃一顿饭,百年不遇的与山野小子在一起,居然会发生了这种事,这还是世家子弟吗?这叫什么事啊!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还不知道眼下该如何是好?

    福王面沉如水,道:“武三少,姬大家素来高洁清华,从不接客,你我今日在此见面相谈,不扯及风月,不要为难姬大家。”

    称呼之中已经是改变了,从“贤弟”变成了“三少”“为难?怎么会是为难?流香阁不是青楼吗,在这里打开门做生意的还有什么高洁清华?哈哈哈,本公子若是不这么为难为难,那她吃什么喝什么?这是在照顾她生意嘛,这美女刚才早就说明不卖身,还如此挑逗本公子,摆明就是看上本公子了,佳人盛情,怎能辜负?”

    武天骄邪笑着,身体摇晃着,一副明显是喝多了的样子,对福王的话似是什么也没听出来,兴致勃勃的看着帘子里面的姬冰雁大家,一副精虫上脑的样子。

    姬冰雁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气的胸口一鼓一鼓的,狠狠的瞪着眼睛,斥道:“驸马爷,对我等女子,还是要有一些君子风范比较好。”

    “君子风范?哈哈哈,这里可是青楼啊!文雅一点叫青楼?说白了就是妓院!妓院懂吗?你要在妓院里面找君子,真是可笑之极,青楼本来就是一个耍流氓的地方,本公子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本来就是一个流氓,咋地?”

    武天骄非常自豪的叫嚣,似乎很骄傲自己的流氓身份。

    姬冰雁气得银牙紧咬,眼中喷火,几乎要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出手当场击杀这纨绔子弟,实在是太可恨了,就你的德行,哪怕是世上男人死光了,本姑娘也不会看土你!

    但隔着珠帘看到福王铁青的脸色,姬冰雁顿时计上心来,呼喊道:“殿下!救我!”

    姬冰雁惊慌失措的从帘子里奔出来,向着福王那边跑去。脚步虽然踉跄,速度却是极快的,相信就算是寻常天武巅峰高手,也未必能够拦截得住她。

    但她却没有想到,她快,武天骄更快,身形一晃,便已截住了她,双臂大张,顿时将一个娇柔的身体抱进怀里,嘿嘿怪笑,一双手掌成猫爪之形,“刷”的袭上了姬大家胸前的高耸的胸`峰,用力地抓捏了几下,怪笑道:“美人儿总是口是心非,嘴上嚷着不要,还不是主动投怀送抱,啧啧,还真他·娘的挺,绝色尤·物啊,此地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害臊”姬冰雁完全没有想到武天骄居然能够如此轻易地抓住自己,她之前的那一闪身看似平常,实际上却已经用上了极高明的身法,自忖武天骄难以捉到她。然而,她却没有想到,武天骄高明的不仅是刀法,轻功更加的高明,已经将师门的风舞九天身法与武家的移形换影身法逐渐的融为了一路,日益纯熟。姬冰雁一动,他后动,却是后发先至,竟然在她闪身的那一刻提前站到了自己的脚步落点,两人几乎是撞到了一起,在外人眼里简直就真像是姬冰雁自己投怀送抱一般。

    感觉武天骄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抚动,姬冰雁羞愤交加,血气上冲,几乎晕了过去。

    众人相顾变色,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在一位皇子面前,公然猥亵女子,这是何等不堪的行为,纵然此地是青楼,武天骄做的也太过分了!

    “武天骄!放开冰雁小姐!”

    神俊英第一个忍耐不住,大吼一声,冲了上来。

    第126章 藐视

    看到神俊英冲上来,武天骄不免微微一顿,就这一顿的工夫,姬冰雁趁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