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美女,舍我其谁(高H)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0章、第131章、第132章、第133章、第134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第130章 暗员

    武天骄正在为自己的小兄弟没有折断而感到庆幸,听到风声,连忙侧身闪避,瞥见宣华夫人没完没了的,心中大怒:“他·娘的,好狠啊!想让老子变成太监,岂有此理!”

    当即施以小擒龙手,疾扣宣华夫人的手腕,又快又准。

    宣华夫人见状微一缩手,一翻手腕,反扣武天骄的手腕脉门,所使的同样是武家的擒龙手法。

    京城之中,宣华夫人也称得上数一数二的女性高手,尤其是她嫁给武无敌二十多年间,从武无敌身上学到不少的武功绝学,对武家的武功也几乎是了然于胸,武天骄以武家的武功与她对招,那简直是班门弄斧,关老爷面前耍大刀,宣华夫人信手拈来,招招料敌先机,后发而先制,使得武天骄重蹈几个月前与武天虎在王府大厅一战的情景,功力明明远在对方之上,却有劲使不出,处处受制于人,尽落下风。

    武天骄虽然处于下风,但他全身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的,挺着一根异乎常人的超级肉炮,饶是宣华夫人是过来人,面对如此骇人的巨物神兵,也不免羞怯,心慌意乱。

    拆得十数招后,武天骄总算不是太笨,猛然醒悟:“嗨!我那么多武功不用,干嘛要用武家的武功和她过招?这不是以已之短攻彼之长吗!”

    一念至此,招式一变,一招“黑虎掏心”呼!右手一拳直向宣华夫人胸口捣了过去,拳挟风声,势若奔雷,赫然是铁玉瑚传授的铁家绝学,五雷天煞拳。

    宣华夫人身为女子,修炼的武功偏于阴柔一路,乍见武天骄使出如此刚猛的拳势,不免一惊,忙飘身避开,退开了三步。只是如此一来,形势立变,武天骄顿时扳回了劣势,左手不动,右拳一连三拳击向了宣华夫人,拳风激荡,刚猛急劲。

    轰!轰!轰!宣华夫人闪避不开,只得硬接,每接一拳,脚下便被震退了三步,待到接下第三拳,已是退到了床榻前,被武天骄的拳劲震得倒在了床榻上,花容失色,一片的苍白。

    武红霜已经穿上了衣服,见状大惊,忙抱住了母亲,对武天骄喊道:“不要啊!弟弟!你饶了王娘吧?不要伤害她!”

    武天骄当然不会伤害宣华夫人,只是气她不过,害得他的小兄弟撞柜,吓出了一身冷汗,见武红霜护住了宣华夫人,不禁眉头一皱,不悦地道:“她发现了我们的事,可不能让她出去乱说!”

    “不会的!她是我亲娘,不会害我的!”

    武红霜急切地道:“我·娘是不会说出去的!”

    武天骄一想也是,再怎么样,宣华夫人也不会害自己的女儿?即使是她说出去又怎样?贵族圈中荒淫乱伦之事并不新鲜,武无敌搞自己的儿媳妇,难道我就不能搞她的女儿?当然,眼前的宣华夫人···猛然间,武天骄想起了先前宣华夫人所说的话,悚然一惊,惊异地望着宣华夫人,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搞了你,又搞了你女儿?奇怪啦,我什么时候搞过你啦?”

    听到这话,宣华夫人涨红了脸,又羞又怒,推开了武红霜,恨恨地瞪了武天骄一眼,慌乱不堪地跑出了卧室,飞也似的逃离了重华殿。

    武天骄眼看着宣华夫人离去,没有阻拦。宣华夫人尽管已经有了四个儿女,但半老徐娘,风韵犹存,身材丰腴,肉感十足,若不是武红霜挡着,此时又是在大白天里,武天骄担心再有人闯进来,不然,还真想将宣华夫人和武红霜放在床上一起搞,来一个母女开花并蒂莲。

    看着宣华夫人逃离了重华殿,武天骄又把目光投向了武红霜,眼神中充满了疑问。武红霜自是会意,由于先前紧张,她并未注意到母亲的话,此时武天骄提及,也是心中骇然,看到武天骄询问的眼光,娇嗔道:“你看我干什么?你搞了我王娘,你自己不知道吗?”

    武天骄摇了摇头,道:“知道了我还问你,奇怪,我什么时候···”话未说完,身形一震,脱口惊道:“莫非王娘是天上人间的暗员,她也去过天上人间?”

    闻听此言,武红霜也是一惊,她可是天上人间的老会员了,对天上人间的事知之甚多。天上人间是贵族女人寻欢作乐的场所,如果有的贵族女人去了天上人间,又不想被人认出来,可戴上一个面具,这一类的会员称为暗员,身份极为保密。

    四年前,武天骄在天上人间,与他有过关系的贵族女人不在少数,华玉夫人、镇国夫人等等,其中也有不少戴面具的贵族女人。听武天骄一说,武红霜感到茫然,寻思着:“娘她真是天上人间的暗员?”

    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道:“不可能,只要是天上人间的暗员,都是心甘情愿的主动与男人发·生关系,娘·她又怎会怪你?”

    武天骄想想也是,笑了笑,饶是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什么时候和宣华夫人有过一腿?如果真有此事,那可太惊人了。武无敌要是知道武天骄给他戴了绿帽,一刀宰了武天骄,算是便宜了。

    武天骄多少有点忐忑不安,他本来和武红霜正爽快的时候,没想到宣华夫人闯了进来,撞破奸情,如此的一打岔,已然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武红霜也怕再出什么事端,急于到王娘那里去求和或者请求原谅,当即赶忙离开了重华殿。

    说来也凑巧,武红霜刚离开重华殿,还未走远,竹林外,来了一位紫衣女子,正向重华殿走来。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武家二小姐武凌霜。

    哈!如今的武凌霜,已然脱去了那一身的修士袍服,换上了一身淡紫的宫装长裙,愈发显得丰姿冶丽,风娇水媚。她,竟然入世还俗了。

    快到重华殿的时候,武凌霜正好瞧见武红霜远去背影,不由秀眉一蹙,甚是不悦,琼鼻中哼出了一声,不自禁地骂道:“骚狐狸,趁我不在,又想来勾引天骄弟弟!”

    说着,一望重华殿,娇靥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加快了脚步,急匆匆地奔进了重华殿。

    武天骄的艳福真是不浅,红霜姐姐刚走,凌霜姐姐就来了,只是···他的形象让人不敢恭维,赤条条的,光着身子躺在床榻上,一只手正握着自己正斗志昂扬的小兄弟,倒像是在自·慰。

    “骄弟弟···”武凌霜风急火燎地奔进卧室,刚兴奋喊了一声,但旋即瞧见武天骄那丑陋不堪的模样,顿时羞得急忙转过身去,背对着武天骄,面红耳赤,羞得脖子都红了,娇叫道:“你干什么?”

    武天骄脸皮再厚,此时此景,不免也有点尴尬,忙拉过被褥,遮盖住了身体,尴尬的笑了笑,道:“凌霜姐姐,你可回来了,你去了哪里?昨晚上怎没见到你?”

    武凌霜脸红的如欲滴血,不敢回身去看武天骄,娇羞地道:“我没去哪,我现在不住这里,住棲凤楼!”

    “棲凤楼!”

    武天骄闻言一惊,棲凤楼以前可是武赛英母女住的地方,她们走了之后,就一直空着,由侍女小梅看守着,没想到武凌霜竟住进了棲凤楼,难怪昨晚上没看到凌霜姐姐,只是···昨晚那冒充凌霜姐姐的荡妇又是谁?

    对昨晚上出现的那个荡妇,武天骄心里一直打着一个大大的问号,早上跟踪那荡妇,若不是武天虎的突然出现,或许对那荡妇的身份已经有了眉目,那荡妇敢扮成武凌霜来引·诱他,显然荡妇知道他和武凌霜有一腿,那荡妇到底是谁?

    武天骄心里充满了疑问,口一张,正想说出昨晚那荡妇之事,但旋即想道:“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凌霜姐姐为好,免得她吃醋!”

    当下道:“凌霜姐姐,你是不是在逃避小弟?不想和小弟住在一起了?”

    说着,起身穿衣。

    听到后面索索的穿衣声,武凌霜嗯了一声,对武天骄的话并不作答,道:“我刚才看到武红霜从这里离开,你···你们好大胆,大白天的干这种事,就不怕父王知道了,饶不了你们?”

    “知道了又怎样?”

    武天骄冷笑,慢条斯理地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父王就是知道了怪罪我,那也是跟他学的!”

    武凌霜默然,怔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转过了身,道:“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是在怪父王,可这也不能你成为报复父王的理由,毕竟···我们都是姐弟,这是乱伦,世俗不容!你···”“不要说了!”

    武天骄一阵的烦燥,已然穿好了衣服,坐在床榻上套上了剑靴,道:“凌霜姐姐,皇太后和陛下已经准备让我和檀香公主她们,还有韵华姐姐她们成亲,待小弟和韵华姐姐她们成亲后就不住在王府了!”

    武凌霜闻言神色一阵黯然,道:“弟弟!我刚从前厅来,是来告诉你,宫里来了旨意,陛下召你进宫!”

    “进宫!”

    武天骄闻言心中一喜,跳了起来,问道:“是不是婚期的事定下来了?”

    武凌霜摇了摇头,蹙眉道:“这我也不清楚,父王一早去了宫里,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等你去了宫里,见到了陛下,就知道一切了!”

    “那我换套衣服,马上进宫!”

    武天骄有点兴奋,显得有点迫不及待,也不顾武凌霜在场,将刚穿上的衣服又脱了下来。武凌霜见了羞的呸了一口,跑出了卧室。

    武天骄换上了一套隆重的红衣锦服,那模样就像是新郎官似的,就差没戴上大红花。可惜武凌霜跑出去了,若是见了他这一身俗不可耐的红服,定然会笑破肚皮,进宫见陛下,又不是结婚,有必要穿得跟新郎官一样吗?

    这也难怪武天骄俗气,在他的印象中,红色代表着喜庆,进宫见皇帝,当然要穿红的噜,这样才有喜气。

    武天骄穿着一身大红锦服,匆匆地赶往前厅。前厅之中,早有人在等候,正是宣和帝身边的近侍太监郭公公,由武家二公子武天虎在招待着,武天骄的到来,不说引得府上的护卫和下人们为之侧目,就连郭公公和武天虎乍见到武天骄的一身装扮,也是瞪圆了眼珠子,几乎不敢相信。

    看到他们吃惊的表情,武天骄打量了一下自身,虽然觉得红了一点,但也自我感觉良好,这一身的大红锦服是他从空灵戒中找出来的,崭新的,好像是没有穿过,应该是他师父楚玉楼的,他穿起来虽然感到有一点偏大,却也找不出更好的衣服了,将就着穿吧。

    “你们盯着我看什么?我穿红衣服很难看吗?”

    武天骄冲着郭公公和武天虎嚷道。

    呵呵···武天虎忍不住一阵轻笑,眯着眼睛笑说:“好看!好看!三弟穿起这一身喜服,活脱脱的是个小新郎官,恭喜三弟就要成为驸马爷了!”

    新郎官就新郎官,什么小新郎官?武天骄最不喜欢人家说他“小”却也反驳不得,事实上,他除了下面那个大人一等,在武家除了武天豹,他确实是小,在他的印象里,就是他的女人也是个个都比他年岁都大。

    武天骄不客气地瞪了武天虎一眼,对郭公公道:“郭公公!您也觉得我穿这身衣服不妥吗?”

    咳咳!郭公公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尖声怪气地道:“没什么妥不妥的,金刀驸马爷,陛下和皇太后他们还在等着你呢。你还不赶快随奴才进宫去,不要让陛下和皇太后他们久等了!”

    武天骄连声应是,随着郭公公出了大厅,他没有跟同郭公公坐接送的马车,而是要了府上护卫的马,随同郭公公的马车前往皇宫见驾。

    天近黄昏,武天骄跟随郭公公到了皇宫,在郭公公的引领下,来到了勤德殿。

    第一次进宫,武天骄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