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买不买拐?(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拽住景澍的双腿,往自己怀里一拉,肉棒顶到深处,景澍被顶的叫了起来。(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畜生!

    “司总,老司总在办公室等着您。”徐助手推着司霂言走出电梯。

    “我知道了,我自己进去就好。”

    司霂刚打开门的一刻,迎面来了一个文件夹,司霂言侧头躲了过去,可是脸蛋上还是被划开一道口子。

    “司霂言你这个畜生,你怎么可以和你亲弟弟做这种事。”司柏指着司霂言破口大骂。

    司霂言关上门,控制着轮椅走到司柏的面前,“亲弟弟?我可没把他当成是我弟弟,他姓景我姓司。”

    司柏早就没了绅士的模样,“你少在这胡言乱语了,你不是知道他是你母亲和那个男人生的孩子了吗,你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事!”

    司霂言带着嘲讽轻笑道:“呵,母亲有把我当过一天她的孩子吗?你有过吗?小的时候不管不问,这个时候跑来叫我儿子了?”

    司霂言根本不给司柏解释的机会,“你把他留在身边不就是因为他长的像母亲,如果我不下手是不是你这个伯伯就要下手了?”

    司柏听到这话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到司霂言的面前,“混账!我把他留在身边是因为你母亲没错,但我从来没你想的那么肮脏!倒是你,你把他留在司家,是不是把对你母亲的恨施加在这个孩子的身上了?”

    司霂言看向远处,眼前童年的记忆和景澍的脸来回穿梭着,“呵,你们对我的伤害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这个孩子错就错在他与母亲太像了,既然这样,那他就要替自己母亲犯下的错去承担!”

    司柏理亏,他心里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对司霂言小时候带来多大的伤害,可是他觉得自己还是要劝司霂言,不能让他误入歧途。

    “司霂言!你收手吧,这几年我做的手脚你都可以化解,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司家是你的,这点永远不会变。你母亲对你的态度是有她的苦衷的,不能怪她,那个孩子是无辜的,你好好照顾他吧。”

    司霂言坚定双眼看着眼前低头的父亲,“他现在是我的人,他以后怎么样只能我说的算,你就顾全你自己吧!”

    司柏知道自己儿子〖Q群816487⑸25〗17ㄠ50ㄠ33的性格,一旦他想要的东西,用尽了手段也要得到。

    深深的看了几眼司霂言,叹了口气就走了办公室。

    办公室只留下司霂言一个人,和父亲的谈话让他有些累,闭上眼睛,回想起小时候与母亲相处的日子。

    母亲给他只有冷漠的一面,从来对他不闻不问,考试考第一名,只是说一句“好棒,要加油。”在学校和人打了架,也只是问管家一句“处理好了吗?”根本不关心自己的儿子是否伤到哪儿。

    司柏或许比母亲要好一些,之前在吃饭的时候还会问问学习情况,可是在知道母亲和景家的那个小少爷偷情的时候。

    司柏当着自己的面打了母亲,母亲也只是看着司柏并没有解释一句,再后来,知道母亲怀了景家的孩子,司柏更是恼羞成怒,心疼母亲,母亲怀着孕不能下手就打自己,嘴里说着“为什么你留不住你母亲!为什么!你这个废物!”

    司霂言一声不吭,把童年所有经历的一切默默记在心里。

    他看着母亲倒在血泊中,在120接通的那一刻,他想过,如果母亲没有生下这个孩子会不会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哪怕是冷漠的也好。

    可是看着母亲那求救的样子,他狠不下来心。跟着120去了医院,在手术门外等着母亲和孩子出来,可是却只有孩子一个人出来了,母亲被留在了手术室。

    护士抱着孩子,司霂言看着小小的婴儿听着护士转告母亲的遗言“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司霂言心想,难道我就不是您的孩子了吗?有那么一刻,司霂言是想掐死这个孩子的,可是他下不去手,他知道,他对母亲又爱又恨,即使这个孩子血液里流淌着是景家的血,他也是母亲掉下的一块肉。

    看到有宝贝儿说攻是不是恋母,我就赶紧发了这章说一下攻为啥留受在身边,我之前也是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所以这章早就写好了,文笔不好,大家凑合看,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我可以改正。

    司霂言:废话真多

    胖兔:出来挨打!

    (下一章小少爷唐聿出来客串啦)

    是不是几天没收拾你?

    景澍急匆匆下车付钱,刚进摄影馆的大门就听到木枔的声音,“呦,我的大少爷你可算来了,说吧,昨晚干什么去了!”

    景澍奉承着木枔,“哎呀,我的小少爷,你可别抬举我了,我哪是什么大少爷,我都要变成没人要的小黄花了。”

    木枔看周围没有人,和景澍说悄悄话,“你家里给你找的那个男人呢?不要你了?”

    一提到司霂言,景澍有点脸红了,磕磕巴巴的说着:“你,你别乱说啊,什么男人。”

    “少在这给我装!没有男人那你喉结上的牙印狗咬的啊!”木枔扒拉着景澍胳膊要去把那牙印瞧仔细了。

    景澍捂着脖子躲开了木枔的手,求饶道:“我可求求小少爷了,你别打笑我了。”

    木枔不打算放过景澍,上前一步追问着,“你男人给你啃的吧,不用不好意思,我男人也经常我啃。”

    景澍惊讶到,张着嘴看着木枔。

    木枔被他盯的有点紧张 〗管 理贰貮七五一八六八壹八 〗,“怎么了,你不知道吗?我俩早就在一起了。”

    “说!什么时候的事!”景澍指着木枔问道,“你别想糊弄过去!”

    “就,就上次我偷跑出去,爬上了他的床,就这么在一起了啊。”想到自己男人,木枔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傻笑。

    “啧啧,你这人啊。”景澍看着一旁傻笑的木枔,摇了摇头感叹道:“你也终于体会什么是爱情了。”

    木枔合计过味儿来,“你别扯我!你男人是谁说!”

    “今儿不还得收拾收拾吗,不准备下周的开业了啊,快快,去干活!”景澍推着木枔收拾还未竣工的摄影馆。

    ……

    景澍忙了一周,起的比司霂言早,回的比司霂言晚,两个人都没怎么说上话。

    景澍刚进家门就听到厨房传来做饭的声音,心想会是谁在做饭,如果是司霂言的话不太可能,他腿还不能站太久,要是其他人,那客厅怎么没有司霂言人呢。

    胆战心惊的走到厨房,惊讶的看着做菜的人,“你怎么站起来了?腿好了?”围着做菜的司霂言看,样子像是看到什么世界奇迹一样。

    “好几天没一起吃饭了,今天你早回来就合计给你做个饭。”司霂言手里动作没停,翻炒着菜,味道传出来了,还挺香。

    景澍换了身衣服,把勒人的裹胸脱了,穿上居短袖运动裤,坐在餐桌前看着司霂言做菜。

    单单看着司霂言的背影也是一种享受,宽肩窄腰,标准的倒三角身材,接近190的身高,挺拔的身躯,就感觉肌肉都刚刚好。

    司霂言端着菜,虽然有的有点慢,但是不用扶着东西走路了,是有进步的。

    “你什么时候可以自己走路了?”景澍接过盘子。

    “上次从国外回来就可以了,尝尝这个。”司霂言就近给景澍夹了菜放进他的碗里。

    “那上次在司家老宅还用我扶你。”景澍拿着筷子扒拉着碗里的菜,声音闷闷的。

    司霂言吃下一口饭,才解释道:“情趣不懂吗。”

    景澍咬牙切齿的看了眼淡定吃饭的眼前人,夹起一大口饭塞进嘴里,心里不爽骂着司霂言。

    司霂言感觉眼前的人有点不同,好像不太怕自己了,是不是这几天没收拾的毛病?

    “最近一直在摄影馆?”司霂言淡淡的语气反倒让景澍觉得有些不舒服。

    “是啊,怎么了?以后需要和你报行踪吗?”景澍停下手里的动作,试探着。

    司霂言抬头看了景澍一眼便接着吃饭了,话都没说,景澍撇撇嘴也没再多说什么。

    景澍:我鬼混回来了.gif

    司霂言:和哪个男人鬼混去了

    景澍:你猜 歪头.gif

    自己送上门来了?

    “小徐,你帮我查查景澍摄影馆是和谁一起开的。”司霂言吃完饭趁着景澍去洗澡的功夫赶紧查查哪家的小野狗把自家的乖宝宝带坏了。

    景澍今天的心情有些好,隔着一道门都能听到他的歌声,听的司霂言有些烦。

    “司霂言我洗好了,还用我帮你吗?”景澍的注意力全在滴着水的头发上,根本没注意到司霂言那阴郁的脸。

    景澍看着走的有些慢的司霂言想要上前扶他,被司霂言打了手躲开了,景澍的手还僵在那,看着司霂言缓慢行动的背影摸不着头发。

    “自己也没惹到他啊。”景澍嘟囔着,但是也没想太多,哼着小曲儿回了卧室。

    走到浴室门口的司霂言听着景澍哼着小曲儿,不禁攥紧手里的拐棍儿,回头看着那小孩儿走进卧室,气的司霂言把浴室的门关的抖了抖。

    “少爷,和景少爷一起合作的是木家的小少爷木枔。”

    “木枔……”穿着浴袍的司霂言坐在老板椅上,看着电脑里助手传过来的照片,照片上是景澍和木枔,两个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

    照片里景澍的笑容是司霂言没看到过了,突然想起来,自从到了自己身边以来,就没见过景澍笑的这么开心。

    “少爷,这个木枔动不得。”助手的声音有些抖。

    “哦?怎么说?”司霂言眯着眼睛盯着屏幕,眼神里透露着一丝阴鸷。

    “这个小少爷目前是唐家少爷的男朋友。”

    “唐聿?这  17@50@34  就有趣了,帮我明天约唐聿,正好也该谈谈星尚百货的事了。”司霂言的手把玩着钢笔,因事情的变化扬起了嘴角。

    “当当当”

    司霂言看了表,这个时间肯定门外的人肯定是景澍了,“进来吧。”

    景澍先探进来一颗小脑袋,眨着眼睛看着司霂言,“今儿晚能和你一起睡吗?”

    司霂言向景澍招了招手,景澍颠颠颠的跑进司霂言的怀里,一屁股坐在腿上,胳膊搂着司霂言,脸蛋蹭了蹭司霂言的脸。

    “怎么的,一周没被肏下面痒了?”司霂言表面上不吃景澍撒娇这一套,但是心里巴不得对方多蹭蹭自己。

    景澍坐好,一脸正经的说:“不是~后天不是我们摄影馆开馆了嘛,想请你去镇镇场子。”

    司霂言掐了一下景澍的腰,贴近了说:“那是不是得给我报酬?”

    景澍装傻,“我可没钱。”

    司霂言吻上景澍的唇,细细的磨着,“你不给,那我就自己要了。”

    司霂言把人抱到书桌上,退下了景澍的睡裤,看着只穿了一条睡裤的景澍,“小家伙,你这是送上门来了啊。”

    景澍红着脸,撇开了头,一句话也不说。

    司霂言把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低下头去吸吮双腿中的花穴,用舌尖勾起宛如黄豆大小的阴蒂,含在口中轻轻地吸,惹得景澍轻呼一声。

    直到那黄豆大小的阴蒂变的红肿大了一圈后,司霂言才放过。

    司霂言打着舌尖乱进了那蜜穴里,穴里的水流进司霂言的口中,含不下的落在了桌子上,滩了一片的水渍。

    景澍咬着唇,十指扣着桌面,爽的他身体颤抖着,蜜穴下意识的收缩,像是谄媚裹住司霂言的舌。

    抖得景澍泄出一滩淫水,借着淫水,指腹拍打着后庭,趁着景澍的身体还在收缩,指尖快速的插入后庭。

    景澍当场踢了司霂言一脚,可是后庭的嫩肉却与主人的想法背道而驰,吸住手指,想要将异物留在体内。

    司霂言慢慢把后庭扩张好后,在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尾巴,做好润滑塞进了景澍的后庭。

    小尾巴有些凉,景澍被惊了一下,司霂言按着遥控器,把小尾巴的震动频率调至中等,小尾巴随着景澍的动作钻进深处,贴着敏感处,娇媚的呻吟声响彻整间书房。

    司霂言站起来褪去了浴袍,两根手指缠进了花穴,拇指揉搓些阴蒂,然后的夹击惹得景澍的叫声越来越大,前端的性器也已经硬了起来吐着前列腺液。

    景澍的手扶在司霂言的肩,腿盘着司霂言的腰,司霂言借着花穴的水撸动了两下上翘的肉棒,挺进景澍的花穴里,填满整个花穴,一个娇喘一个低吼。

    司霂言:爷站起来了!

    景澍:那你多卖点力

    宝贝,这个夜才开始

    司霂言抱起景澍,此时景澍能依靠的只有司霂言,便把自己全部的重心放在司霂言的身上。

    司霂言抬着景澍的臀上下有规律的动着,司霂言的性器将景澍填的满满的,每抽出一下,景澍觉得自己的花穴都会合不拢。

    花穴溢出的淫液顺着司霂言的性器滴落在地上,刚刚坐在书桌上的地方还留有淫液,正往下缓慢的滴着水。

    司霂言有些戏谑的声音在景澍耳边响起,“我都吃了那么多的水了,怎么还这么多?”

    景澍没有回答但在司霂言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换来的却是一阵猛插,景澍嗯嗯啊啊的声音连不成一句话。

    司霂言放下景澍,将景澍背对着自己,取下后庭里的小尾巴,扶着自己粗大性器挤进花穴,肏的景澍倒吸一口气,嘤咛的声音从唇齿间流出。

    司霂言握住景澍的细腰,耸着腰九浅一深抽插着,每顶一下都像是要把自己的性器狠狠的钉在景澍的身体里  17^50^34  追 新柒.六⑨八四.\二 四\四/零 ▁。

    花穴像吃了好吃的东西,每吃一口就流着汁液,吃不到的时候小嘴微张着,渴望肉棒塞满嘴里吃个干净。

    司霂言一阵猛顶,景澍觉得这个人快把自己插死了,可是自己的性器却不争气的吐了一股白浊,被白浊沾满的文件已经看不清上面的文字了。

    “弄脏了我的文件是不是应该有什么惩罚啊?”司霂言的手伸至景澍的胸前,玩弄着前胸上的乳头,使景澍直起了腰,头向后微微仰着,司霂言轻咬他的耳朵,从耳后亲到了脖颈,景澍侧着头去索吻。

    “嗯……嗯……”被亲吻的景澍下面快感来的凶猛,司霂言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使被亲晕了的景澍还是感受到了那一阵的热浪,激的自己花穴深处自然夹紧司霂言的性器,直至那一波暗潮全数撒在那硕大的性器上才罢休。

    “哈……好累”景澍的手撑着书桌,低下头喘息,下面还夹着司霂言的性器,臀紧紧贴着司霂言的小腹,腿酸的要死,如果自己的腰不是握在司霂言的手里,景澍可能会跪倒在地。

    司霂言抽出性器,双手离开景澍的腰,景澍一个没注意腿弯了一下直接趴倒在地,司霂言蹲在身后,拍了一下景澍的屁股,景澍一脸幽怨回头看着司霂言。

    “乖,跪起来点,你没那么累。”

    景澍跪在地上,手肘撑着,脸埋在手心里,下榻着腰,花穴还有频率的在呼吸,司霂言一个没忍住硬生生的插了进去。

    换着各种姿势贯穿着跪在地毯上的景澍,司霂言跪在景澍双腿两侧,塌着腰,亲吻着景澍的后背,双手揉捏着景澍的微乳,腰有频率的顶着,景澍想逃都逃不了。

    马眼渗出的液体,连成线落在地毯上,就连口水因叫的太频繁流在地毯上,景澍被肏的眼眶泛着红,泪眼朦胧,可惜现在在身后的司霂言肏的正起劲根本看不到这样的景澍,不然会肏的更凶。

    司霂言过于持久,肏的景澍都射了第二次了还没有要射的迹象,可是景澍真的跪不住了,膝盖都疼了。

    “哈……老公,你快射吧,嗯……腿疼。”景澍回头求饶着。

    司霂言马上就要到了临界点,根本听不清景澍说什么,一心冲刺,顶开花穴深处的宫口,宫口承受不住这么大的物体,紧紧的吸附着龟头,每顶一下,宫口为司霂言开的越大。

    “啊……啊啊啊”景澍被顶的话都说不出来。

    宫口的收缩夹的司霂言身体有了快感,随着阴道和宫口的双重收缩,司霂言将泄出的精液准确的射在了子宫里。

    司霂言拔出性器,景澍歪在一旁喘着气,司霂言将景澍捞起,景澍借势熊抱住司霂言,可是人的坏心起了,想挡都挡不住。

    射过的性器半软着,司霂言扶着性器塞进了还吐着白浊的花穴里,每走一步顶着景澍身体的深处,顶的景澍浑身颤抖。

    “宝贝啊,这个夜才开始。”

    景澍:请你少看点小说?

    司霂言:?你不喜欢?

    景澍:俗气死了,赶紧都扔了!

    我有在关心你

    景澍翻了个身,“嘶”的一声,浑身上下哪都透露着酸疼,朝着门口骂了一声:“司霂言你这个混蛋!”

    景澍有点后悔昨晚的勾引,不然不会被司霂言按着做到半夜,今天还约了木枔去吃小龙虾,看来这样只能晚点再去了。

    景澍抓起电话,给木枔拨了过去,听到对面有气无力的声音,景澍有点担心的问发生什么了。

    “害,你别担心,昨晚吃了我妈带来的海鲜,吃的我拉了半宿,下半夜吃了药才好。”木枔的声音透着虚。

    “那今天的小龙虾还是别去吃了,再吃的话你可能得在床上趴一天了。”景澍弯了一条腿,小腿肌肉酸痛。

    “不行!那家店我想了那么多,必须去!”一说到吃的木枔的声音一下子像打了鸡血。

    “那我们晚点去吧。”景澍挂了电话,司霂言打着领带提醒着景澍。

    “吃点清淡的。”不等景澍的应答,司霂言便让徐助手推下楼去公司了。

    景澍坐在床上有点恍惚,感觉自己像是被包养的小情人,上过床第二天一早,男人穿好衣服扔他一人在房子里。

    “司大总裁叫我来有什么事啊。”唐聿坐在司霂言办公室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着手里的电话。

    司霂言签好文件,让助手带出去才走到沙发坐好。

    “哎,你现在恢复的不错了,你爸知道吗。”唐聿贴近司霂言,有些担忧。

    “他还不知道,不过,他知道也无所谓了。”司霂言手撑着沙发,食指抵着太阳穴。

    “你说吧,今天叫我来干什么啊,不可能是因为星尚百货的事吧。”唐聿坐回去,靠着沙发,打量着司霂言。

    “木枔,你认识吧。”司霂言抬眼看着唐聿。

    唐聿的眼神变的充满警告意味。

    “他招你了?”

    “听说他和景澍玩的不错。”

    “小少爷有自己交朋友的权利,我左右不了他,你问我白问。”唐聿明显是不想参合到他和景澍之间。

    “霂言,你是什么人我清楚的很,你什么意思我也明白,但是你自己要先想好,如果你想好了,我会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唐聿突然一本正经。

    “中午了,吃个饭吧。”司霂言看了看手表,有些事还是在饭桌上才容易说。

    “景澍,呜呜呜,棒!”木枔嘴里塞满了小龙虾,口吐不清的说着话,还冲着景澍比了个大拇指。

    景澍拿过纸递给木枔,“你说什么呢,咽下去再说。”

    木枔嚼着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又把话说了一遍,“他们家的小龙虾绝了!”

    景澍看着木枔笑了一下,低头啃着手里的小龙虾,“你肚子拉成那样,你还来吃,不怕吃完住床上啊。”

    木枔伸出食指左右晃着,“不不不,不可能,我这么厉害……怎,么,可,能。”

    景澍听着木枔的声音不对劲,抬头顺着目光看向身后,离门不远处站着唐聿,唐聿推着司霂言。

    景澍和木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话不多说,低头快速的把盘子里的小龙虾吃光。

    唐聿推着司霂言走到餐桌前,木(豆丁  17∶50∶35  ) §枔低着头,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而景澍手打在椅把上,喝着果汁,根本没把司霂言放在眼里。

    “不是说让你吃点清淡的吗!”唐聿看着低着头的木枔,忍不住的吼到,这个小少爷啊,记吃不记打啊!

    木枔抬起头看着唐聿,可怜巴巴的,撇着嘴,这个样子看的唐聿心痒痒,一下子忍不住笑了。

    “我就说你舍不得骂我,宝贝亲一个!”木枔像要蹦起来,踮着脚去亲唐聿,由于二人身高有点悬殊,唐聿低下腰,用脸去迎木枔的嘴,让木枔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口。

    而景澍和司霂言这边一句话没有,但是司霂言能感觉到景澍有点生气了,原因他想不明白,明明早上自己关心他让他吃饭吃点清淡的,结果他就跑来吃小龙虾,自己还没发火他但是先生气了。

    一顿饭四个人,三个人吃的心里有事,只有木枔心大,没看出来什么。

    司霂言知道景澍生气便下去翘了班,和景澍一起回了家。

    司霂言看着身后低头换鞋的景澍,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司霂言实在想不明白。

    “你到底生什么气?”司霂言的语气有点无奈,可到了景澍的耳朵里就觉得自己生气对于司霂言来说莫名其妙。

    景澍的看了司霂言一眼没说话,换好鞋就准备进房间。

    “你到底怎么了!”司霂言有点受不了景澍的冷暴力,声音变得有些大。

    景澍回过头,突然觉得鼻酸,看着司霂言缓缓说道:“司霂言,我就真的和你只是一起上床的关系吗?”

    这一章因为工作忙我陆陆续续写了两天,结果被我手残删除了,又重新写了一遍。

    最近工作忙,更的会慢一些。

    司霂言:你别墨迹了,快帮我把我媳妇儿哄好了!

    景澍:你自己做错事就不要怪别人!

    我好像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没等司霂言回答,景澍回答了自己,“算了。”

    说完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留司霂言一个人在客厅。

    景澍窝在懒人沙发里,脑子里面很乱,来源于景澈上午给他发的一张照片,是个女人。

    或许可以说,是和他长的很像的女人。

    景澍不是第一次见她了,在景妈妈告诉他的结婚对象是司霂言的时候。他就在网上查过司家,这个女人是司霂言的妈妈。

    再之前,就是父母年少时的合照。照片上是四个人,除了自己的父母还有一对男女,从照片上很能看就来是两对情侣,这对男女一个是自己的小叔,女的便是司霂言的妈妈——言絮。

    随着自己慢慢长大,容貌上的变化,如果说这对男女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景澍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这个女人是司霂言的妈妈啊,自己和司霂言到底是什么关系,夫夫?还是兄弟?

    景澍想不明白,如果是兄弟,那父母和司柏应该知道,但是为什么还会让自己和司霂言结婚?

    脑子里面乱乱的,心里也乱。

    司霂言望着窗外,听着助手的报告,耳朵却没有听进去,心里在想是不是景澍知道了什么,可是如果真的知道了什么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难道是因为自己?

    “司总?司总?你还在吗?”

    “小徐,你说,如果景澍知道了,他会怎样做?”司霂言的语气有些淡淡的,平时很沉稳的人,此时却有点心慌。

    “虽然景少爷平时看起来像是被家里宠大的孩子,但是还挺有自己的想法的,他应该会想明白。”徐助手缓了一会,脑子里闪过各种的回答,挑了一个不那么让老板听起来会生气的。

    “明白?怎么想明白?能想明白为什么和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结婚?还是能想明白和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上了床?”司霂言在自己助手面前毫不避讳的说着露骨的言语。

    “这……司总,你这样猜,还不如直接谈,话说开了,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还不一定。”

    到了深夜也没见景澍找自己,司霂言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难道真的要亲口说?可是如果景澍选择离开自己该怎么办?司霂言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了。

    司霂言拨了唐聿的电话,过了好一会对方才接。

    “你干嘛!”唐聿的气有点喘。

    “出来喝一杯。”肯定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